第375章 藍太太,你在討好我?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4:22
A+ A- 關燈 聽書

易冷和赫爾是閨蜜,她最了解赫爾的性格。

我點頭,「的確,但還了她不少。」

她再次真誠的感激道:「真謝謝你。」

「沒事,你還要在這待一周的,要是被赫爾發現你肯定藏不住會提前離開這兒的。」我說。

「時小姐,我打算多待兩個月。」

我疑惑的問:「怎麼突然改變了想法?」

「我前幾天聯繫了家裡,易家那邊的事尚且井井有條,我向他們提議再多給我兩個月的時間。」

易冷很不願意回去,逆反心理很重。

不然不會爭取這兩個月的時間。

「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決定。」

易冷點頭,轉身上了樓。

她剛上樓赫爾她們就推開了茶館的門,赫爾見我在臉色瞬間陰沉,「時笙你怎麼在這兒?」

我攤手剛道:「貌似跟你沒關係。」

聽聞我這個語氣赫爾的臉色更陰沉了!

她直接給我甩臉,「真是倒霉,喝個茶也能碰見……」

她說了半句突然頓住問:「荊曳也在?」

她第一次在我的面前提起荊曳。

我原本不想回答她的,但是看在荊曳喜歡她的份上我如實的回她,「他在外面的車上。」

話落赫爾轉身推開門離開了茶館,周默有霎時的獃滯,她站在茶館門口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還是季暖淡淡的提醒她道:「周小姐,這是我的店,抱歉,我不怎麼歡迎你,請你離開。」

見季暖說話,周默心底這才有了底氣,「是你的啊?抱歉我一直都不知情,我先回家找陳深了,他方才打電話還說晚上要陪我吃飯呢!」

周默轉身伸手拉開門要走,季暖忽而出聲喊住她,特意誅心道:「陳深早上才給我打了電話說他在歐洲,最晚明天才到梧城,你晚上是跟哪個陳深在一起吃飯啊?還有哦,我不惦記你家陳深,以後別有事沒事的在我面前提起他。倒是你要管住他,別成天沒事的就往我家裡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周默氣急,「胡說八道。」

季暖斜她一眼,「不是每個人都惦記他!何況陳深於我而言是我吃過的飯,我對吃過吐出去的東西感到噁心,不會有什麼興趣的,但就怕他耐不住!你知道的,男人總是喜歡惦記前任!」

我感覺季暖的戰鬥力提高了,周默被氣的臉色煞白,她剛離開茶館兩分鐘季暖就接到了陳深的電話,季暖將手機放在桌上說道:「她肯定給陳深告狀了,你們猜猜陳深會怎麼罵我?」

現在的季暖提起陳深語氣輕描淡寫的。

譚央肯定道:「他不會罵你的。」

季暖好奇的問她,「為什麼?」

「你現在和藍公子是夫妻,陳深心底感到了危機感,他不會再像以前待你,反而還會哄著你!」

譚央對我和季暖的事一向了如指掌。

我經常會給譚央講我的事,然後等她疏通我。

季暖給譚央講應該也是想得到安撫。

畢竟在我們其中看的最通透的就是譚央。

「那我們瞧瞧。」

季暖接通電話並按了擴音。

陳深低沉的語氣傳來,「在做什麼?」

「在茶館,怎麼?」

「剛周默打電話說你欺負了她。」

季暖正想回他時,他先道:「你欺負了她無妨,只要你沒受欺負,我現在最怕的是你受欺負。」

季暖的聲音梗住半晌才道:「與你無關。」

陳深嗓音冰冷的問:「與我無關那與誰有關?」

季暖想了想,扎心的提醒他道:「陳深,我現在是藍太太,是藍公子的妻子,即使有什麼事也是該藍公子關懷我,你一個前夫又算什麼呢?」

季暖的話字字誅心,陳深是個暴脾氣的,但性格又冷,這就導致他沉默且直接的掛了電話!

氣氛較為凝固,譚央緩和氣氛道:「瞧我說的沒錯吧?陳深後面對你都不會太過分的,畢竟他怕把你推出自己的身邊,怕你越走越遠的!」

季暖嘆息,如實的說出自己的心情道:「我之前是想報復他的,可是他一示弱我就……我現在不想報復誰了,我只想平平靜靜的生活在梧城。」

譚央一針見血道:「你嫁給藍公子就是對他最大的報復,因為你已經有所屬,與他毫無關係!」

我笑道:「你怎麼什麼都明白啊?」

譚央咧嘴一笑,「誰讓我聰明呢?」

「你們先忙吧,我先走啦!」

季暖的面色充滿喜悅,眸光里還帶著一絲期待,我下意識的追問她,「家裡有人等著的?」

季暖含糊不清的回我,「你猜!」

我笑了笑,猜測問:「藍公子在梧城?」

季暖微笑道:「嗯,他待會到,我要去接機!」

「那我就不起身送藍太太了!」我打趣道。

「席太太和顧太太,小的先告辭!」

如今我們三人都成為了他人的太太。

季暖走後譚央問我,「何時升職的?」

「一周前領證的。」

「嘖嘖,我們三人都是已婚婦女了!」

譚央到現在都有點難以接受這種身份!

說到底是她小,而我和季暖都是二婚!

「得了,回家吧,我們都有人在家裡等著的,你再不回去顧瀾之可是要親自過來找你了!」

譚央鬱悶的起身,「我該怎麼面對他啊?」

……

機場。

季暖趕過來時距離藍公子到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她耐心的在機場里等著,一點兒都不覺得無聊,半個小時之後她忽而起身在機場里逛著,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花店。

機場的鮮花很貴,不過季暖沒有太過心疼。

季暖挑選了一束很漂亮的白玫瑰。

這種純凈的白色很像那個居住在冰島的男人。

季暖捧著玫瑰花到了機場侯人的地方等著,足足站了兩個小時,就在她感覺到自己快撐不下去的時候,她看見藍公子的身影緩緩的從裡面信步的走來,她對他驟然一笑。

藍公子沒有穿正統的衣服,就兜了一件薄款的白色襯衣,下面穿著黑色的休閑褲,襯衣配休閑褲,這個裝扮略有些怪怪的,穿在藍公子的身上就是那麼的驚為天人。

季暖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怎麼說呢?

她真的很想依賴他一輩子。

因為他給了她前所未有的踏實感!

季暖上前遞上那束白色玫瑰。

藍公子溫潤的笑開問:「你為何送我鮮花?」

季暖找了個借口說:「接機不送花有點怪怪的。」

在場的遊客眾多,接機的人亦很多,但送花的寥寥無幾。

藍公子通透聰慧,他眸光溫柔的盯著她,眉骨清雋道:「藍太太,你在討好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