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你是笙兒嗎?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4:56
A+ A- 關燈 聽書

我正準備回到家的時候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屬地是梧城本地的,我疑惑誰會在這個點打給我,猶豫了一會兒我接通問道:「請問你是?」

「嫂子,我是思思。」

……

當我趕到醫院時瞧見顧霆琛滿身的傷痕,都是摔傷,英俊的臉頰上也劃破了好幾道口子。

我皺著眉問顧思思,「怎麼回事?」

顧思思哭紅著一雙眼道:「我私下和瀾之哥提過,說有時間帶哥來見見你,因為他的心底最想見的都是你,可瀾之哥說你現在有你自己的生活,我們不便再打擾你!這話瀾之哥每天都會給他解釋,每天都會提醒他你已經不是他的妻子,目的就是想讓他清醒!可我哥不信,還因此瘋癲過幾次,瀾之哥卻一直無動於衷,今天白天說了更過分的話,但我哥今天的狀態很安靜,不吵不鬧的,不過人到晚上就消失了,再次找到他時就見他蜷縮在巷子里的,滿身的傷痕,生命體征很低,剛剛醒著的時候還一直喊著你的名字,我不忍心就給你打了電話!」

問顧思思問題,她總能扯一大堆。

我站在病房門口望著病床上的顧霆琛,心裡突然酸楚的厲害,我問顧思思,「醫生怎麼說的?傷勢嚴不嚴重?他最近的精神狀態怎麼樣?」

「都是些皮外傷,不怎麼嚴重,但瞧著令人心疼,不過我哥的精神狀態比以前好了不少,醫生說恢復的可能性很大,但還是要繼續治療,瀾之哥每天都會到顧家陪著他,瀾之哥不在的時候就我守著。」

他們一直守著顧霆琛還能將他守丟,心也真是大,我沒有再問她什麼,顧思思離開說要給顧瀾之打個電話,「我讓瀾之哥過來照顧他。」

顧思思離開后我讓身側的荊曳查一下原因,沒多久他給我看了一段顧霆琛在巷子里挨打的視頻,打顧霆琛的這些人是一心下著狠手的。

他們打了顧霆琛整整五分鐘,這五分鐘里我的心一直都是揪著的,那股難受的勁壓的我快喘不過氣,像是被奪走了呼吸一樣令人窒息。

我濕潤著眼眶問荊曳,「誰做的?」

荊曳的面色突然猶豫道:「是赫家的人。」

我震驚,忙問:「赫家?」

荊曳解釋道:「我根據線索調查下去發現是赫爾的表弟,二十三四歲左右的一個混血兒,我對他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那人有點紈絝,為虎作倀,這次偶打顧先生應該是私人恩怨。」

怎麼牽扯到了赫家?!

我著實不願意去接觸赫家。

可這個視頻……

他們偶打顧霆琛的五分鐘里毫不留情,而且顧霆琛很害怕,他一直蜷縮著身體一動不動。

任由著他們撒氣!

憑什麼呢?!

憑什麼顧霆琛要被這般欺負?

這一瞬間我想撕碎了赫爾的表弟。

我想替顧霆琛復仇!

可不該由我出這個頭!

因為現在我是席湛的妻子!

而顧霆琛又是我的前夫……

於情於理我該避嫌!

不能讓席湛感到絲毫的不愉快!

我再次受虐的看了一遍這個視頻,眼淚終究沒忍住奪眶而出,我忙吩咐荊曳道:「準備一下待會去赫家,這個事一定要向赫家討一個公道。」

荊曳恭敬道:「是。」

荊曳離開后我趕緊給譚央發了消息。

「譚央,我在醫院裡。」

譚央回我,「在醫院做什麼?」

「顧霆琛被人揍了,顧思思第一時間聯繫了我,她現在正給顧瀾之打電話通知這個事呢。」

譚央瞭然的回我消息道:「我剛回家正想和顧瀾之說話的,結果他手機響了,原來是顧思思打的!顧霆琛被誰揍了?這口氣絕不能咽的!」

我剛剛和譚央一塊離開茶館的,沒想到她都已經到家了,我想了想編輯著簡訊道:「是赫爾的表弟,我剛想過替他報仇的,但我現在是席湛的妻子,所以這事我只能避嫌讓顧瀾之處理。」

我站在醫院的走廊上等著譚央給我回復,她果然沒讓我失望道:「你要避嫌,但我不用避嫌,有人欺負了我的小叔子這事一定要討個公道,你在醫院裡等著我,等我過來再商量怎麼辦!」

我回她,「嗯,我在醫院裡等你。」

待會顧瀾之會和譚央一起到醫院。

這次這個事只能譚央出頭,而我能做的就是陪著譚央。

我想了想謹慎的給席湛發了消息。

「我會晚點回家。」我說。

席湛回我,「嗯。」

這個男人從不會問我做什麼。

一如既往的相信著我。

我想了想打著預防針道:「是顧霆琛被人揍了,譚央要為自己的小叔子出氣,她拉著我……」

待會對付赫家的人肯定沒那麼容易,即使把赫爾的表弟揍一頓,赫家也不會忍氣吞聲的!

到最後席湛肯定會知道這事!

所以提前打個預防針是明智的選擇。

至少讓他知道我沒有隱瞞他。

席湛回我,「很好,懂得報備。」

席湛是個聰明的男人,多多少少猜到我也有為顧霆琛報復的心,不然我不會陪著譚央的!

但他沒有絲毫的計較。

只是誇我懂得報備。

我忽而明白,席湛心裡並不在意我為顧霆琛做什麼,因為他曾經說過每個人都有過去,而他尊重我的過去,他在意的是我會不會瞞著他!

這次我沒有瞞著他,所以他沒有生氣。

我笑了笑低著腦袋沒有回他,席湛又給我發了消息,「注意安全,席太太記得早點回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開心的回道:「嗯,席先生。」

他又回我,「稱呼我為什麼?」

我發了個乖巧的表情,「席先生啊。」

「下不為例,太過生疏的稱呼。」

我:「……」

席湛似乎有一點點幼稚?

我抿了抿唇笑開,荊曳問我笑什麼。

我搖搖腦袋反問他,「赫爾找你做什麼?」

荊曳眸色暗淡道:「無事。」

無事赫爾還特意向我問荊曳?

我想著事情肯定沒那麼簡單!

……

顧瀾之他們還沒到時顧霆琛就醒了。

我進去坐在他身邊輕言細語的問:「身上痛嗎?」

他睜著一雙難以置信的眼睛盯著我半晌,最後不確定的問了一句,「你好,你是笙兒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