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顧霆琛的新婚姻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5:32
A+ A- 關燈 聽書

顧霆琛滿臉滿眼都充滿著難以置信,似乎在他眼前的我只是一場夢,隨時都可以消失的夢!

我堅定道:「是,我是笙兒。」

顧霆琛的神色忽而開心,像個小孩子似的一直笑著,連臉上的傷口都笑的變形了,可他壓根就感覺不到痛,只是目光傻傻的一直盯著我!

我清楚,他是很想念我的。

想念到他的生命中只剩下了我。

他渴望我,渴望我回到他身邊。

渴望我能夠日日夜夜的陪伴他。

可我和他終究已是陌路。

但他的心裡充滿期望以及堅定。

認為我是他的妻子,我一直都是他的!

這樣的他,令我的心底著實難受。

難受到見他的每一面都令我傷心。

顧霆琛笑了半晌道:「他們都說你現在不是我的妻子,可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妻子!笙兒,你這輩子都是我的妻子!」

他現在的精神不正常,我沒有必要跟一個傻了的人解釋這個,因為無論怎麼解釋他都不信!

我扯開話題問:「你為什麼會受傷?」

聞言顧霆琛小心翼翼的從懷裡取出一張照片,那是我的照片,上面已經髒的快看不清我的模樣了,而且還有血跡,這是顧霆琛身上的血!

他低聲的解釋道:「我到處找你,拿著照片問你的下落,可一直找不到你,有幾個人看見了就問我要照片,我沒給,然後他們問我和你是什麼關係,我說你是我的妻子,他們不信!說沒有人會喜歡一個傻子,特別是席家的家主,他們還說席家這位是有男人的,可不會看上你的!然後他們就搶我照片,我不給,他們就打我,我一直死死的護著它,好在沒弄丟它!笙兒,我從來沒弄丟你,你永遠都是我……」

我無法再聽顧霆琛接下去的那些話,太過的戳心,趕忙起身離開了病房,顧霆琛在後面喊我,我擺擺手解釋說:「我先去趟洗手間。」

我離開病房頹靡的依靠在牆壁上,荊曳擔憂的問我,「家主怎麼樣?要休息一會兒嗎?」

我搖搖腦袋道:「沒事的。」

其實顧霆琛說話的邏輯還是蠻清晰的。

他不傻,只是忘了一些事。

然後行為有點稚嫩。

所以大家都覺得他傻了。

我伸手捂住濕潤的眼眶,沒一會兒顧瀾之和譚央就到了,顧瀾之先是進房間探望顧霆琛。

譚央站在我面前問:「小叔子怎麼樣?」

「沒事,都是皮外傷,但人心都是肉長的,見他那樣被欺負心裡很難受,我心裡堵著一口氣!」

譚央皺眉問:「查到赫爾表弟的下落了嗎?」

「嗯,荊曳知道他的行蹤。」

譚央徑直決定道:「待會我們便走。」

譚央的神色堅定,看樣子是不會輕易放過赫爾的表弟,我對荊曳吩咐,「先別驚動赫家。」

先把赫爾的表弟揍一頓再說!

顧瀾之在病房裡待了沒幾分鐘就出來了,他對我點點下巴問道:「查到是誰下的手嗎?」

譚央拉了拉我的衣袖,我下意識道:「正在查,應該過不久會有消息,到時候再告訴你。」

顧瀾之嗯了一聲道:「我們過去聊聊。」

有什麼事不能當著譚央的面聊?!

顧瀾之落落大方的對譚央溫潤的吩咐:「小孩,你在這兒等著我,我有事和小姑娘聊幾句。」

顧瀾之溫溫柔柔的稱呼譚央為小孩。

譚央乖巧的點頭,「去吧,我在這兒等你。」

我和顧瀾之到了走廊的另一端,他眸光看了眼顧霆琛病房所在的位置道:「他的精神不怎麼穩定,暴躁的時間多,但情況是有在好轉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顧瀾之眯了眯眼,語氣略為惆悵的說道:「霆琛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顧董事長打算讓他結婚。」

我驚異的問:「結婚?」

現在的顧霆琛有誰願意嫁?!

「嗯,他的意思是找個人感化霆琛,培養他們之間的感情,俗稱就是轉移注意力培養新的興趣,好讓他不用一直惦記你,畢竟你們之間…小姑娘,霆琛這樣的情況我心裡挺為他感到心痛的,畢竟曾經那麼一個要強的男人如今卻……」

我明白顧瀾之的感受,因為我也是這樣的,為顧霆琛感到痛心,心裡卻沒有任何辦法!

我問顧瀾之,「顧董事長找的哪家的女兒?」

「葉家的人,與葉董事長是一個輩分,她雖然比霆琛大一個輩,但年齡算年輕,重點是她同意嫁給霆琛,絲毫沒有嫌棄他,要是放在之前顧董事長瞧不上她,但現在是迫不得已的選擇。」

竟然和葉挽的父親是同一個輩分!

那就是葉挽父親的妹妹?!

那葉家的人會同意這門親事?!

我抓住關鍵問題問:「她多少歲?」

「二十八歲,比霆琛小了五歲。」

顧霆琛年底就滿三十四歲了,眼前的顧瀾之亦是,他們兩兄弟的年齡算起來是有點偏老的!

但四十歲的男人正是黃金期。

他們距離四十歲還有段距離。

我哦了一聲問:「葉家怎麼會同意的?」

顧瀾之嘆了口氣解釋說道:「她是葉家的私生女,算不上名門閨秀,而且我私下調查過,葉家待她一向很差勁,說好聽點她是葉家的千金,但其實她從未在葉家生活過,一直都過著普普通通的生活,董事長心底嫌棄著她呢!」

難怪葉家會同意這門親事!

但違背顧霆琛的意願……

我想說些什麼突然發現自己沒有話語權!

至少在顧霆琛的事上我沒有話語權!

這樣挺好的,至少有人陪著他!

「嗯,這事我無法做什麼評價。」

「無妨,這事還在計劃中,我心底擔憂霆琛會特別排斥她,不過慢慢來吧,總會有轉機的。」

我點點頭道:「嗯,我們先過去……」

顧瀾之忽而問我,「她給你說過什麼嗎?」

他問的突然,我彷徨的問:「什麼?」

「譚央,她有給你聊過什麼嗎?從她回到梧城后她就顯得很寡言,一直躲著我,我不太清楚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更無法直接去問她。」

譚央躲著顧瀾之是因為看了場活春宮!

所以自己無法再坦然的面對顧瀾之。

顧瀾之察覺到了異常,所以才開口問我。

難怪他剛剛讓譚央等在那兒。

我想了想如實道:「她被商微強迫的看了場成人秀,心裡一直彆扭,可能最近都無法正視你,你知道的,她畢竟還小,如同白紙那般純粹。」

聞言顧瀾之眉頭舒展,「這事好解決。」

我下意識接過問:「怎麼解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