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找人復仇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6:04
A+ A- 關燈 聽書

顧瀾之笑而不語,我瞬間明白什麼意思,臉色不由得發燙,卻還是嘴賤的提醒他道:「對待女孩子還是要溫柔點,特別是你沒什麼經驗。」

顧瀾之一怔,隨即溫柔的笑開道:「嗯,我會有分寸的,等往後再說,我瞧得出她待會要去做什麼事,我猜的沒錯的話應該是與你一起吧?我再往深了猜,你們應該是要去為霆琛報仇!」

顧瀾之猜的很准,他真是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但他對譚央貌似一直都不太了解。

我好奇的問他,「你調查過譚央嗎?」

他坦誠道:「沒有,一直在等她坦誠。」

我笑著提醒說:「那很難,她從不覺得那些事是什麼重要的事,的確對你沒什麼影響,但是了解一下你便能清楚真正的譚央是什麼樣的。」

真正的譚央大公無私、沒有名利之心!

顧瀾之嗓音暖暖的提醒道:「嗯,我會的,你待會和她做事小心點,我不怕鬧的天翻地覆,滿世界風雨,就怕你們兩個會受到傷害,懂嗎?」

顧瀾之清楚我們要去惹是生非,他沒有阻攔我們,甚至沒有問我們要去做什麼,只是叮囑我們兩個人的安危,這樣的男人世間不可多得。

「我會的,那我先去找譚央。」

我走過去拉了譚央的手腕,她下意識的望向走過來的顧瀾之,而且下意識扯謊道:「我有點餓了,先和時笙下樓吃點東西,待會再來找你。」

我:「……」

我偏向顧瀾之,他沒有戳破譚央,唇角反而是帶著寵溺的笑容回應著她,「嗯,帶錢了嗎?」

譚央面色自若的回道:「嗯,身上有!」

我和譚央進了電梯,剛進去就聽見顧霆琛的聲音彷徨的問顧瀾之,「哥,笙兒去哪兒了?」

顧瀾之回著他道:「太晚了,回家休息了。」

「可是她剛剛說只是上個廁所……」

眼圈特別酸楚,心裡也酸的要命,譚央摟緊我的胳膊詢問我,「瞧見他這樣是不是很難受?」

是的,我雖和顧霆琛已是曾經,可他畢竟是我曾愛過的男人,是做了我三年丈夫的男人,未來我可以與他萍水相逢甚至恩斷義絕,但我絕不容許別人這般侮辱他,特別是他的精神……

他現在沒有能力為自己討什麼公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閉上眼道:「是,我會為他找個公道。」

「但你現在是席太太,想過怎麼跟席湛解釋嗎?他那人表面越雲淡風輕,心底越是沉重壓抑。」

我現在的確是席湛的妻子,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點席湛能理解的,再說我向他報備過。

況且不是譚央要替自己的小叔子報仇嗎?

我將鍋扔給她反問道:「不是你提的嗎?我頂多算從犯,我回家向他解釋他一定能理解的。」

譚央瞬間明白,「你將我下套了。」

我笑而不語,譚央沒有因這事責怪我。

荊曳親自開著車帶我和譚央到了酒吧,這個點赫爾的表弟還在這裡浪跡,正適合對他下手!

我和譚央下了車,荊曳和另外幾個保鏢跟隨在我們的身後,其他的人都守在酒吧門口的。

我走進去對譚央提醒說:「譚央,待會只是胖揍赫爾的表弟一頓而已,真正的麻煩在明天。」

明天赫家的人肯定不會輕易就將此事揭過,後面肯定會查到我們的身上,而赫爾又正在梧城,依照赫爾的脾氣肯定會鬧得滿城風雨!

原本我們可以直接找赫家討個公道的,但他揍顧霆琛的這個賬我一定要讓我的人狠狠還給他,讓他也常常被眾人欺辱滿身傷痕的滋味!

譚央無所謂的語氣道:「怕什麼?你身後有席家以及席湛,而我身後有譚家以及……哈哈,我還是席湛手底下的技術骨幹呢!他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出事?放心,我們兩個活在這世上本就是肆無忌憚的,平時雖然不找別人什麼麻煩,但一旦麻煩找上我們,我們沒有忍氣吞聲的必要!時笙,你要記住,你可是全世界最有權勢的女人,哪怕你壞透了都無人敢說你什麼!」

我向裡面走道:「我清楚。」

我一向都清楚這點,不過從十四歲接過時家開始到與顧霆琛結婚的那幾年我從未用權勢故意壓過誰,而且為人我處處得饒人處且饒人。

甚至每做一件事就瞻前顧後!

其實沒必要這樣的,譚央說的對,我手中握著的權勢足以支撐我在這個世界上為所欲為。

譚央突然頓住腳步道:「我好像看見了赫爾。」

我也跟著頓住腳步,的確在最裡面瞧見了赫爾,她真的是陰魂不散,在哪兒都能遇見她!

我偏頭望向身後的荊曳,「能帶她離開嗎?」

帶赫爾離開,半個小時就成!

荊曳眼眸閃了閃,為難道:「家主,我只能試試。」

「對了,赫爾的表弟叫什麼?」我問。

「赫傲,就赫爾旁邊的那個混血兒。」

我轉回頭望過去,是一個長相不怎麼樣甚至有點肥胖的年輕人,此時正和赫爾兩個碰杯。

荊曳在身後解釋說道:「他是赫老親哥哥的獨子,算是老來得子,赫家的人都很縱容他,所以養成了他紈絝的性格,而且他一直深得赫老喜歡,在赫家他比赫冥更有地位,掌管赫家的生意僅次於赫爾,所以也算一個有權有勢的。」

嗯?!

就這個瞧著一臉肥肉白痴的人深得赫老喜歡?

那在赫家赫冥究竟算什麼身份?!

我眯了眯眼吩咐荊曳,「引赫爾離開。」

我們的目的只是揍赫傲一頓,有什麼後果明天再說,因為我心底著急回家,畢竟席湛還在家裡等著我的,所以現在我並不想與赫爾碰面。

荊曳恭敬的答道:「是,家主。」

荊曳繞過我們從赫爾的面前路過,赫爾一瞬間就瞧見了他,她驚了驚問:「你怎麼在這兒?」

距離太遠,我們是聽不見聲音的,但赫爾的唇語很好猜。

荊曳未理她直接進了酒吧後面。

我怔了怔問譚央,「他這是什麼意思?」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