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赫傲被狠揍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6:38
A+ A- 關燈 聽書

譚央想了半晌道:「可能是欲擒故縱。」

荊曳離開了我們的視線,赫爾面色突然大怒,她將手中的酒杯扔到了赫傲的懷裡就追隨著荊曳的腳步離開,而且動作很著急,幾乎是跑的,生怕跟丟了荊曳似的,顯得滿身惶恐。

我錯愕的問譚央,「欲擒故縱成功了?」

「貌似是,不過你家保鏢和赫爾什麼關係?」

鬼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我認為肯定不簡單,不然赫爾也不會追著他匆匆離開!

赫爾離開后就剩下赫傲和他的幾個朋友,就在我們想過去的時候半路突然殺出一個女人!

一個長相算不上特別優秀,但令人很舒服的女人,很溫雅知性,而且眸光里透著一抹精光。

我拉著譚央悄悄走近聽見她問:「赫先生?」

赫傲詫異道:「你怎麼在這?」

看樣子赫傲是認識她的。

她勾了勾手指道:「我有事跟你談。」

赫傲肥胖的臉笑問:「談什麼?」

她嫣然一笑:「談你想談的。」

「葉檢似乎意有所指。」

瞧他們兩個應該是認識的。

他一個混血兒成語用的很不錯!

赫傲跟著那個名為葉檢的一同離開了酒吧,我的手指扶額,頭痛的對譚央道:「我們跟上去吧,免得待會找不到他,到時就耽擱時間了。」

「嗯,不過那個叫葉檢瞧著很眼熟。」

我驚訝的問她,「梧城的人你也認識?」

譚央和我不同,她是桐城人,認識的寥寥無幾,能讓她眼熟的人應該是周圍圈子裡的。

譚央搖搖腦袋,「或許是我曾經在聚會上遇到過的哪家千金,但瞧著她的服飾又不太像。」

的確不太像,她穿的衣服很廉價。

一眼就能看出是地攤貨。

我和譚央尾隨在他們的身後,似乎被察覺到,他們拐進了一條巷子,我們走過去時看見裡面有好幾條分岔路口,很難判斷他們的路線。

我皺著眉問譚央,「我們這是跟丟了?!」

「剛走,派人找一下。」她道。

我們的人派出去沒一分鐘就找到了,我和譚央趕過去時只聽見赫傲的慘叫聲,我探出頭看見剛剛那個女人正在用木棍玩命的揍著赫傲。

她的眼神里都透著凶光。

像是赫傲刨了她家祖墳似的,兩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和譚央站在巷子口動也未動,五分鐘過去那個女人才停了手,她瀟洒的走到我們身邊,揚唇解釋道:「是他剛剛想非禮我。」

譚央問了個關鍵的問題,「你們不認識嗎?」

她淡淡的語氣道:「認識,不熟,還沒有到動手動腳的地步,你們要是想報警就隨你們。」

她一副天不怕的樣子令我驚訝,隨後她當著我們兩個的面離開,我趕緊吩咐人接著揍赫傲。

十幾分鐘過去,經過兩波人的摧殘,赫傲的臉已經成了豬頭,壓根瞧不出原本的模樣!

我過去踢了他一腳問:「認識我嗎?」

赫傲已經被揍的意識模糊,壓根回答不上我的問題,我用高跟鞋踩著他的臉頰,瞧著他手足無措掙扎的模樣我心底這才覺得好受一點!

我蹲下身在他頭頂冷漠的語氣說道:「記住,不是任何人你都能欺負的,這筆賬我暫時記著!」

他揍顧霆琛的這筆賬是還不清的!

明天好戲才會上演!!

譚央狠狠地踢了一腳他的小腿,他嗷嗷嗷的一直叫著,見他這樣譚央笑開道:「他平常肯定沒少這麼欺負人,現在就是輪到他倒霉的時候!」

我恩了一聲說:「回家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睡足精神應付明天的事!

而且還要回去哄著點席湛。

他的感受才是我最在乎的!

「嗯,我要回醫院找顧瀾之。」

我和譚央分開之後我給席湛發了簡訊,「席先生,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半個小時左右到。」

席湛很快回我,「嗯,你忘了我說的話?」

我故作不懂的問:「什麼?」

「席太太,下不為例並不是說說而已。」

剛剛席湛讓我別稱呼他為席先生。

因為他覺得這個稱呼顯得生疏。

可我偏偏在老虎上拔牙!

我仍舊裝不懂問:「席先生什麼意思啊?」

「寶寶,踏進家門的時候小心點。」

席湛這赤裸裸的威脅是什麼意思?!

……

譚央與時笙分開之後在酒吧門口瞧見一輛湛藍色的跑車,她突然感到心癢,原本想打電話給姜助理借輛車到附近的盤山公路跑一趟,但想著顧瀾之還在醫院裡她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在快到醫院時自家的哥哥給她打了電話,她猶豫著接通聽見那邊暴脾氣的問:「你和顧瀾之領證了?什麼時候的事?你怎麼沒告訴我?要不是譚末剛剛說漏嘴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著我們?譚央,你個死孩子,做什麼事都不和大人商量!你以為我不知道顧瀾之是吧?他曾經給時笙表白的視頻傳滿整個微博,整整九年,他九年惦記的都是其他女人,你怎麼就一根筋的嫁給他了?而且他大你十四歲!得咧,哥不說你,你想想怎麼給爸媽交代吧!現在兩人都在氣頭上,要不是想著太晚考慮到你睡了,媽肯定打爆你的電話,你自己想解決辦法吧!」

聞言譚央神色無懼道:「你們不了解他。」

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的了解顧瀾之。

可是譚央清楚,清楚他所有的好。

「呸,現在胳膊肘就往外拐。」

譚智南憤怒的掛斷了這個電話,譚央神情淡淡的裝好手機,到了醫院時還特意在樓下買了兩杯果汁,還特意到隔壁飯店讓人給她加熱。

老闆肯定是不願意的,譚央直接給了他一百塊錢,後者二話沒說就直接給她熱了兩杯果汁。

譚央帶著溫熱的果汁上樓,剛出電梯就瞧見顧瀾之站在走廊窗口的,他正在抽煙,清雋修長的手指夾著白色的煙捲顯得格外的高貴冷艷。

是的,譚央突然想起了冷艷這個詞。

見著她回來他趕緊掐滅了煙頭,「吃飽了?」

「嗯,還給你們帶了杯果汁。」

顧瀾之垂眸瞧見她手上拿著的兩杯果汁,他接過送回到病房,隨後出來問譚央,「回家嗎?」

譚央輕問:「那他呢?」

「思思在,我明天再過來陪霆琛。」

譚央哦了一聲說:「我明天回桐城。」

明天她要回去給父母一個解釋。

顧瀾之蹙眉問:「回桐城做什麼?」

「我爸媽知道我領證了,他們兩個……」

顧瀾之接過話問她,「很不開心對嗎?」

譚央垂眸咬緊唇,心裡突然覺得對不起他。

對不起眼前這個溫文爾雅的男人。

她點點頭道:「抱歉,我沒處理好這件事。」

「顧太太,你看著我。」

他喊她顧太太……

她仍舊還沒適應這個身份。

她緩緩的抬頭對上他深邃的眼眸。

那一副好看的眉骨亦近在眼前。

「小孩,我是你的丈夫,你可曾記得?」

她記得,只是還未曾適應。

「嗯,我記得。」

「見你父母是遲早的事,你明天一個人回桐城解決不了什麼,他們只會認為我在逃避責任,連見他們的勇氣都沒有!小孩,你現在只需要相信我,叔叔阿姨的事交給我,我會解決的,你不必太憂愁。」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