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酒會被抓包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4:47
A+ A- 關燈 聽書

岳經理臉色冷冷的:「就算查出了有差錯又有什麼用,現在問題已經造成了,我們的供應商等著跟我們要錢,這可是兩百萬的缺口呢,行了行了,你們了兩個也別怵在這兒了,跟我出來。」

安然和霍妍跟岳經理一起出了楊主管的辦公室。

他直接帶兩人上了28樓。

三人來到了總裁辦公室。

喬御琛的視線在安然身上掃了一眼,這才看向岳經理:「怎麼了?」

岳經理將事情的大致經過說了一遍。

「要不是今天上午,那邊跟咱們要錢,我還不知道出了這麼大的簍子呢,喬總,這次,這兩個員工犯下的錯誤實在是太大,我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所以才把她們帶到樓上來,想請您定奪。」

喬御琛將手中的筆隨手扔到了桌上。

岳經理緊張了一下,不敢看喬御琛。

喬御琛抱懷,看向對面的兩個女人:「你們,有什麼想解釋的?」

霍妍連忙道:「喬總,這事兒真的跟我沒有關係,我就是按照統計表去買東西的,是個跑腿兒的。」

喬御琛挑眉,聲音清冷:「你的意思是,在帝豪集團工作,你就只負責照單採購,不管單子上出現怎樣的問題和紕漏,你都可以直接無視?」

霍妍心虛了一下。

「還是,你只是在為你自己的工作粗心找借口?這事兒,就算做表格的人做錯了有問題,你這個負責採購的採購員,就當真一點問題都沒有?」

霍妍不再做聲,心裡想著,完蛋了。

喬御琛說完,將視線轉移到了安然的身上:「你呢,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你是承認自己做錯了?」

安然呼口氣:「我可以用我媽媽發誓,周五下午的時候,表格我做完了是真的檢查過很多遍的。」

「所以,你覺得,是有人動了你的數據?」

安然點頭:「一定是。」

喬御琛看向岳經理:「去調你們辦公室的監控,查從周五下午開始,有誰用過安然的電腦。」

岳經理為難了一下:「喬總,抱歉,行政一部和四部的攝像頭壞了,還沒來的及報修。」

喬御琛冷嗤一聲:「壞了多久了?」

「不到半個月。」

「半個月的時間,來不及報修一個攝像頭?岳經理,我看,你這職位也是越干越沒有激情了,怎麼,你是想讓位了?」

「喬總,對不起,我下去后立刻讓人報修。」

喬御琛的手指在桌上輕輕敲擊著,過了足有兩分鐘,他才開口。

「行了,這事兒我會讓譚秘書去解決掉,既然你們三方都有錯,就下不為例吧。」

對面的三人都愣了一下。

岳長生驚訝的看向喬御琛,這個平常在會議里,哪怕因為幾萬塊的事情也要大發雷霆的喬總。

這次面對莫名其妙的兩百萬的虧損,竟然就這麼算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也是驚訝,她以為,他會趁此機會大做文章,好好的羞辱她一番,可他為什麼沒有?

「愣著幹什麼?還不出去?」

「是是是,」岳經理連連點頭,對兩人道:「都跟我出來。」

他們走後,譚秘書走上前:「BOSS,這事兒真就這麼算了?安小姐明擺著是被人給整了。」

「你覺得我會就這麼算了?動手腳的人,就在辦公室,對方肯定知道辦公室里攝像頭壞了,現在,即便通過樓道里的監控,確定了最早或最晚在辦公室里活動的人,可只要對方不承認,你就沒有實際的證據給對方定罪。

暫時先不要打草驚蛇,對方若見安然沒事兒,下次必然會再次出手。你在行政部安插一下人手,仔細留意一下這個毒瘤。」

「好的,那這次這批印表機怎麼處理?」

「一部分捐掉,一部分賣掉,儘力處理吧。」

譚秘書應下了,立刻就出去處理。

安然回到辦公室里,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出了這麼大的簍子,他沒理由不生氣吧,可是為什麼,他沒有處罰她呢。

一整天下來,辦公室里的人看安然的眼神,都怪怪的。

安然知道,他們是認定了做錯事兒的人是她了。

既然如此,她也懶得多做解釋。

下午一下班,她就離開了公司。

回家的路上,她手機響了起來。

她戴上藍牙耳機,接聽:「你好。」

「安小姐,是我,傅儒初。」

「傅先生,你好,我聽出你的聲音了。」

「今天我要在北城參加一個酒會,缺一個女伴,你可以賞個光,陪我參加一下嗎?」

「可我不太會應酬。」

「不怎麼需要應酬,陪我去露個臉就好。」

安然有些為難,她其實不太喜歡去這種場合。

可是,傅儒初第一次找自己幫忙,他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似乎的確不好拒絕。

「那……我去哪兒找您?」

「來我公司吧,我現在在公司。」

「好。」

安然將車子調頭,往優勝集團開去。

到了大門口,有專人在等著迎接她。

她被人帶進了一間休息室,換上了一身傅儒初提前預備好的禮服。

等到化完妝,傅儒初也出現了。

看到被化妝師精心雕琢的安然,傅儒初的眼眸中露出了驚艷。

「傅先生。」

「今天,真是我的榮幸,竟然有一位這麼美的女伴作陪。」

安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將頭髮往耳後捋了捋:「傅先生,你真的謬讚了。」

「怎麼對自己這麼沒信心?你今天一定會驚艷全場的,」他說著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安然點頭,跟他一起離開了優勝集團。

酒會在金山會所進行。

金山會所,是北城另一大權威人物,名門公子霍謹之名下的產業,以高門檻著稱。

能夠進入這裡消費的人,資產不過億,是辦不了會員卡的。

傅儒初將她帶進了酒會,一進門,兩人立刻就吸引了無數人的視線。

有人見傅儒初來了,紛紛上來主動示好。

也不乏有人,將打量的目光落到安然的身上。

傅儒初很保護安然,自始至終,都陪在她身邊,沒有跟她分開。

此刻略顯隱蔽的角落裡,一雙鷹眼一直在安然身上打轉。

而安然卻是渾然不覺。

角落裡,一道雄性聲線優雅的響起:「那位是你認識的女人?」

喬御琛聲線玄寒:「何止認識。」

「安然?」男人俊俏的眼眸眯起:「這姿色果然不錯,若是放在名媛圈子裡,排名必然在前三,只是,她怎麼會跟傅儒初在一起。」

喬御琛抱懷:「這一點,我也很好奇。」

「嗯,這女人,本事倒是不小,一邊騎在你這個猛虎身上,一邊還敢去招惹傅儒初這個老狐狸,這樣的女人野心太大,應該並不好掌控。」

喬御琛揚眉看向他:「你這是以身試驗后,來給我傳授經驗的?」

霍謹之斜了喬御琛一記:「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好心給你提個醒,你打算把我的好心當驢肝肺?」

喬御琛勾唇笑:「先把你那個小女人的事情解決了,再來給我提醒吧,你那個小女人,脾氣可不比安然差。」

「她?呵,在我面前,紙老虎一個。」

「你又如何知道,安然在我面前不是紙老虎呢?」

「這麼說來,你搞的定這個女人?」

喬御琛勾唇:「你有信心搞定黎穗,我就有信心拿下安然,要不要試試?」

「要知道,我跟黎穗之間,可是有孩子做牽引。」

「你還不是照樣拿不住她?」

他說完邪魅一笑,站起身,端著酒杯走進了人群中。

霍謹之勾唇,他還有句話,沒有來得及說。

在跟女人的博弈戰中,誰先認真,誰就輸。

看老喬緊張的這副樣子,顯然,他已經有了要輸的苗頭。

這樣的好戲,多來幾場倒也不錯。

人群中,安然恍惚間像是看到了喬御琛。

她以為是幻覺,仔細凝神望去,才發現,她沒有看錯。

不遠處正走來的男人,真的是喬御琛。

他怎麼也在這裡。

這個圈子,是通著的嗎?

她臉色一緊,有幾分緊張的問道:「傅先生,我們什麼時候走?」

「稍等,我去跟今晚就會的組織者打個招呼就走。」

「那……我先去門口等你好嗎?在裡面太悶了。」

「你一個人行嗎?」

安然連連的點頭:「我可以。」

「好,那你等我一分鐘,我很快就好。」

安然轉身正要走的時候,身前已經傳來喬御琛的聲音:「傅總,既然來了,怎麼也不過去坐?我跟謹之可一直在等你呢。」

傅儒初優雅的目光落到喬御琛身上,上前跟他輕輕碰了一下杯:「喬總,我正準備要過去呢,沒想到你卻先過來了,霍總人已經到了嗎?」

「諾,從你一進來,我們就在等你。」

安然心虛,這麼說來,從剛剛開始,他就看到自己了?

喬御琛的目光落到安然身上:「你的女伴?」

傅儒初看向安然,淡然的揚起唇角:「是,安小姐,打聲招呼吧,這位是帝豪集團的喬總。」

喬御琛挑眉看向安然,他倒要看看,她要如何跟自己打招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