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我快撐不住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7:21
A+ A- 關燈 聽書

我到別墅門口時想起席湛的威脅歷歷在目,我趴在門上瞧見書房裡的燈還亮著的,席湛還在裡面忙著處理公務,我放心的伸手推開了門。

剛推開門走了兩步就聽見身後有一抹冷清的嗓音低低的問:「你不懂下不為例的意思嗎?」

我撒腿就跑,席湛追上我直接打橫抱起了我,一個穩穩的公主抱,我下意識的抱住他的脖子抬眸望著他,而他斂眸望著我,「還敢回家?」

我裝傻笑說:「我肯定要回家啊。」

他從喉嚨深處滾出一個嗯字,我想起季暖的事忙詢問道:「陳深什麼時候舉行婚禮?感覺拖延了很長一段時間,他不會臨時反悔不娶了吧?」

陳深不娶周默那他會一直纏著季暖。

我現在並不希望他糾纏季暖。

因為我能察覺到季暖現在的心意。

她與藍公子在一起安定,而且她的眉眼之間都在期盼他,甚至迫不及待的離開去機場接他。

席湛淡聲反問我,「怎麼娶?」

我好奇的問:「怎麼?」

席湛抱著我進房間解釋道:「陳深娶周默只是臨時的對策,他不會娶她的,他只是在拖延時間解決問題。不過在問題還沒有解決的時候季暖又突然和藍殤領了證,這讓陳深始料未及,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他現在壓根就不在乎與周默的婚禮,他現在只想著怎麼從藍殤的手中奪過季暖,藍殤雖然不惹麻煩但壓根不好對付。」

進了房間席湛沒有放下我,而是抱著我邁步上了樓,我依偎在他的懷裡聽見他輕道:「藍殤那個男人雖然瞧著與世無爭,但野心不小,他這幾年布局,手腳伸到了各個角落,陳深想要對付他很難,他自己也明白這個現實,所以前不久聯繫了我,想要我和他一起對付藍殤。」

陳深竟然私下聯繫過席湛?!

我替季暖擔憂問:「你答應了?」

席湛的步伐堅定沉穩,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將我帶回了房間,我從他懷裡下來過去躺在了床上,一身的疲倦在瞬間得到了緩解。

席湛過來單膝跪地替我脫了高跟鞋,我使壞,將腳放在了他的臉頰上,他目光怔了怔,隨即握緊了我的腳,在我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將我的腳放進了他懷裡,嗓音沉然道:「席太太,這輩子還沒有誰能像你這麼大膽能夠一而再再而三的以下犯上,你真是膽大妄為、無所畏懼!」

席湛一向注重自己的尊嚴,不容他人侵犯,曾經我喊他席湛,他總是漠著聲音提醒我沒大沒小,而且他總是冷著一張臉不敢令人接近!

我笑出聲問:「我沒資格嗎?」

席湛勾唇,「你猜。」

他現在倒有興趣與我開玩笑。

我的腳在他懷裡蹭了蹭道:「別人肯定沒資格,我想身為席太太應該是有資格的,你說呢?」

席湛未語,他鬆開了我的腳起身關了房間里的燈,我察覺到不好的氣息,「你要做什麼?」

席湛淡淡的聲音從房間里傳來,「席太太,下不為例這個詞我席湛從不是說說而已,你懂嗎?」

我心底一緊,「那你要做什麼?」

「做你不願做的事。」他道。

我立即猜到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忙求饒道:「二哥,我累。」

我是真的覺得身體疲倦。

「我知道,我做事從不言而無信。」

當我全身疲倦的躺在床上望著陽台上精神抖擻的男人時心裡一直罵娘,他明知道我疲倦竟然還折騰我半晌,而且還是用平常不用的姿勢。

我下面酸楚的厲害,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強迫自己起身去了浴室洗澡,還在浴室里喝了抗癌藥以及恢復身體的葯,還有一些維生素。

雜七雜八的吃了一大堆,吃的人噁心。

噁心沒事,只要身體在恢復健康。

只要沒有繼續惡化我都能接受!

不過最近的我很是容易疲倦。

或許是身體比以前更虛弱了。

這種虛弱並不是癌症複發,就是身體沒有以前健壯,所以容易疲倦,一天的時間都想休息。

我洗完澡出來到陽台上從後面擁住了席湛的身體,想起我們已經領證的事我想我可以把席家給他了,因為無論後面發生任何變故我們都是無法離婚的,至此一生他都是我最後的良人!

而且我完全的信任著他!

猶如信任我自己這般!

與顧霆琛在一起的感覺完全不同!

席湛轉過身伸著胳膊擁住了我的身體,我們兩人坐在了陽台上的沙發里,我依偎在他的懷裡向他提議道:「二哥,席家給你經營好嗎?」

席湛擰眉問:「為何突然有這種想法?」

「我和你都忙,你在芬蘭那邊抽不開身,而我又有席家,這樣導致我們兩個經常分居!我不喜歡這樣,我想把席家給你,然後我帶著孩子跟你到芬蘭生活,我們偶爾再回梧城住好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席湛說過在芬蘭定居很不錯,他是喜歡芬蘭的,而我也不是很喜歡梧城,所以隨他到哪兒都可以,只要不跟他分隔兩地我都能接受!

席湛聰慧的問我,「因為我們領證了,你心裡完全的信任我了,所以才打算將席家給我的嗎?」

席湛猜的沒錯,但直接這樣說很傷人。

我趕緊扯謊否認道:「並不是這樣的,我之前並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我覺得……」

席湛打斷我,「我拒絕。」

我錯愕的喊著,「二哥。」

「允兒,席家是你父親從我手裡奪走留給你的,無論未來發生什麼你一定要牢牢的守著它。」

我的父親曾經是席湛的父親。

「但婚後就屬於我們夫妻的。」

「是這個理,不過他不願意。」

席湛口中的他指的是我的父親。

我不解問:「為什麼?」

「允兒,席家有太多的秘密,你父親對我和我的母親有太多的恨,很多事並不是隻字片語就能解釋清楚的。但你記住,我是你父親的仇人。」

「二哥,我並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說。

我記得曾經誰說過我的父親將他三個兒子沉了湖,但他沉湖的原因是席湛和甘霜從中作梗!

對,是席魏說的!

所以當初席魏才對席湛趕盡殺絕!

我似乎明白了一點,望著席湛寂寥的神色我沒再說什麼,而是摟緊他的胳膊安撫他說:「二哥,過去的事我們不再想,你不願意接手席家那我不再提這事!便聽你的,一段時間住梧城,一段時間住芬蘭,這樣也未嘗不好,我只想和你好好的在一起,快快樂樂的在一起。」

他嗯了一聲低頭吻了吻我的臉頰,難得柔軟示弱的說:「允兒,我的一生太過坎坷,所以曾經的那些事我不願再去探索,我只在乎今後。」

「嗯,那就將那些秘密和恨全部埋藏。」

席湛忽而偏頭吻上我的唇瓣,我熱烈的回應著他,剛又要進入正題的時候我手機鈴聲響了。

我起身回到床邊拿起手機看見是我媽打給我的,我媽怎麼突然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我接通問:「媽找我有事?」

「笙兒,九兒一直吐個不停。」

我和席湛匆匆的趕到醫院,在病房門口聽見九兒一直喊著媽媽,我問我媽,「她怎麼樣?」

「一直吐,一直哭鬧個不停,孩子想媽媽了,情緒也很差,這麼晚了我就沒給時騁打電話!」

我進病房看見九兒的臉色很蒼白,她一直哭鬧著要媽媽,小小的人臉上全是眼淚,眼睛紅透不說,鼻子也紅紅的,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我輕聲的喊著,「九兒,姑姑抱抱。」

「不,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九兒還有三個月就兩歲了,兩歲大的孩子很認人,特別是生病的時候更想依賴自己的母親。

我無助的看了眼我媽,我媽提議道:「九兒鬧了三四個小時了,她應該是想媽媽了,笙兒你給宋小姐打個電話吧,讓她過來陪陪孩子!」

我點點頭說:「我這就聯繫她。」

我出門給宋亦然打了電話,但那邊一直沒人接通,病房裡又傳來九兒的哭鬧聲,我心底滿是擔憂和焦急,所以不停地給宋亦然打著電話!

許久她那邊才接通,「時小姐。」

她的嗓音很低、很軟。

我低低的喊著,「宋小姐。」

她音色虛弱的問:「找我何事?」

「宋小姐,九兒一直在哭鬧,她身體也不太好,剛剛還一直在吐,我想著讓你過來陪陪她。」

宋亦然輕輕的喊著我,「時小姐。」

我柔柔的回應著她,「宋小姐,怎麼?」

「時小姐,我快撐不住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