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母系社會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8:31
A+ A- 關燈 聽書

宋亦然走到現在這種境地都是時騁和小五給的,小五拿了宋亦然的腎怎麼還好意思向我媽提幫她回國的事?

只要我活著,小五絕不能再回國!

她的心真的是壞透了!

我最怕她提議回國再作什麼妖!

見我一直哭著,席湛停下車抬手揉了揉我的腦袋將我摟進懷裡安撫道:「凡事都有轉機的。」

我停止哽咽道:「希望會有轉機。」

我的母親腎衰竭,她當初什麼樣的狀況現在的宋亦然就是什麼樣的狀況,很難再有轉機!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心情糟糕的隨席湛回了別墅,一夜未眠,第二天正想再給宋亦然打電話時她給我發了簡訊,「時小姐,無需擔憂我,我會積極的配合治療的,也會找個時間到梧城看望九兒的。」

宋亦然這人通透,一向看的明白,清楚我的所思所慮,所以特意發了這個簡訊令我心安。

她似乎總是在照顧別人的情緒。

我握著手機心底一陣惆悵,席湛睜開眼瞧見我盤腿坐在床上,瞭然的問:「憂慮昨晚的事?」

我點點頭說:「心裡堵得慌。」

我和宋亦然不怎麼熟,平常很少聯繫互問什麼,但我心底一直都心疼她,而且在我懷孕的那幾個月都是她在照顧我,陪我解悶子。

她是個心地很好的姑娘。

不然也不會心軟的答應時騁捐腎。

可惜被人傷的遍體鱗傷。

席湛起身輕柔的拍了拍我的背脊,吩咐道:「起身洗漱待會回時家陪孩子,我過會要飛桐城。」

聞言我失落的問他,「那你什麼時候回梧城?」

「傍晚前。」他道。

席湛見我一副不開心的模樣,他大拇指輕輕的撫摸著我的唇角,哄著道:「乖,我會早點回來陪你吃晚飯的,宋亦然那邊的事我讓尹助理查一下,倘若事情沒有那麼糟糕我會想辦法的。」

席湛這是給了我承諾。

我感激道:「謝謝二哥,我也讓談溫那邊多派遣幾個這方面的醫生到S市。」

不過宋亦然這種情況只能是儘力而為。

「嗯,我送你回時家。」他道。

我起身去浴室洗漱,正抹精華液的時候席湛突然推開了浴室的門,我從鏡子里看向他,他側著腦袋望著我的臉頰,突然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你臉上曾經有疤痕,是怎麼來的?」

席湛的眼神很專註,一直盯著我褪了疤痕已經光潔如初的臉頰,我面色莫名的滾燙,輕聲解釋道:「當初溫如嫣要拉我的胳膊,我很厭惡陌生人碰我,所以我下意識的伸手推了她,但顧霆琛護了她,導致我摔在了地上,臉頰和堅硬的水泥路狠狠地摩擦在一起,就這樣留疤了。」

席湛眼眸深邃,「你撒謊。」

「我……」

「席太太撒謊的時候總是不敢看我。」

他總是能一眼看清我的心思。

我鬱悶道:「二哥,你別這樣看我!」

席湛固執道:「那你說實話。」

「我那時自己糟蹋自己,用指甲摳了傷口。」

那段時間是我此生最難熬的日子。

亦是我孤獨無依的時候。

那時我還不認識席湛。

我似乎太孤陋寡聞,很多人都不怎麼認識,怪自己平時沒怎麼管理公司,又一門心思的撲在顧霆琛的身上,所以從未窺探過外面的世界!

以至於兩年前才認識眼前這個男人!

聞言席湛皺眉,「的確糟蹋。」

我抹勻精華液道:「我知道錯了。」

席湛沒再說什麼,他伸出手掌從後面捏住我的脖子將我拎出了門口,我拍著手心裡剩餘的精華液問他,「你幹嘛呢?我都還沒有化妝。」

他誘哄著我道:「乖,那兒有梳妝台。」

我回到梳妝台化妝,想著今天定不平靜,所以給自己化了一個很冷艷的妝容,瞧著就很女王范,生人勿近的模樣。

席湛出來時看見我這個模樣他下意識蹙眉問:「怎麼想起化這個妝?」

我笑問:「不漂亮嗎?」

他一如既往的讚賞道:「嗯,漂亮。」

我記得第一次和席湛見面的時候,他惡劣的評價我臉上的疤痕,「你臉上的疤痕很醜。」

那是他第一次說我丑。

也是唯一一次。

此後無論我問他多少次。

他都會由衷的誇我漂亮。

他打心底讚賞我。

讚賞已是他名義上的席太太。

我沒有再提過往這事,而是換了身衣服挽著他的胳膊出門,他只送我到了時家別墅門口。

我坐在車裡問他,「你不去看看孩子嗎?」

「嗯,時間趕緊。」他道。

「那好吧,我晚上聯繫你。」

我下車想看著席湛走了再進別墅,但他吩咐我先進去,我進去之後站在門口才瞧見他離開。

其實席湛的很多小細節都很暖人心肺。

我還沒來得及轉身九兒就跑過來抱住我的右腿哭道:「姑姑,我想要媽媽,你帶我見媽媽好嗎,我好久都沒見到媽媽了,九兒非常想念她。」

聽見九兒的這些話我心底猛的軟了。

越發覺得眼前的這個孩子可憐。

孩子不能沒有媽媽……

這是我腦海里第一時間的想法。

我抱起九兒哄道:「九兒乖啊,不哭,姑姑剛剛問過媽媽了,她說有時間就來看望九兒。」

九兒抽噎道:「姑姑說的真的嗎?」

我鄭重的點頭,「嗯,她答應了姑姑。」

「可是九兒真的好想念媽媽……」

還不到兩歲的孩子口齒非常清晰。

這以後定是一個聰明的孩子!

我擦了擦她臉上的眼淚哄著道:「媽媽也很想念你,但是她很忙,得放假了才能來看望你。」

九兒哦了一聲,隨後不怎麼說話!

我抱了一會兒將她放在了沙發上,觀察了半個小時后發現這個孩子比之前要沉默寡言。

我問我媽,「她昨晚為什麼會吐?」

「著涼,心情差,醫生說要多緩解她的情緒,轉移她的注意力,可九兒一直嚷嚷著要媽媽。」

孩子想媽媽實屬正常,可宋亦然那邊……

我嘆息道:「過段時間我帶她回S市,順道去看望楚行哥哥,他和嫂子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我媽擔憂的問:「他們感情不順?」

我搖搖腦袋說:「沒有,總是吵架而已!夫妻間哪兒有不吵架的?很正常的,你別太擔憂。」

我不想說實話,怕我媽為他們擔憂。

「嗯,我下午要帶潤兒和允兒去打育苗。」

「我不能陪你們,我待會應該有事。」

赫傲的事應該鬧的赫家雞飛狗跳。

麻煩待會肯定會找上門!

「沒事,我和你爸去醫院就行!」我媽拍了拍我的肩膀,感慨道:「其實還要謝謝你們呢,我和你爸孤獨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兒孫滿堂。」

「說什麼呢,你有我爸,我爸有你,怎麼能算孤獨?媽,我一個人守著時家的那段時間才算孤獨,好在已是過去的事,我現在不僅有你們,還有兩個孩子,而且身邊還有最重要的他。」

我媽道:「你真的很愛席湛。」

是的,我很愛席湛。

他是好不容易才讓我遇到的男人。

「希望你們能一直幸福!」

「會的,我先回公司了。」

……

我離開時家別墅后給譚央打了電話,她說赫家那邊沒什麼動靜,像是有人壓下了這件事。

我第一時間想到席湛。

我給赫冥發了微信,「赫家的事是被席湛壓下了?」

他回我,「不然呢?除了他誰會給你擦屁股?」

「那赫老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

赫冥回了我一個鄙視的表情,「赫老最不敢得罪的人就是席湛,因為席湛尊重他,他從不敢在席湛的面前破壞自己的形象,一般席湛說什麼就是什麼,表現出極大的寬容和耐心,所以一直以來席湛很尊重他,畢竟他從未讓席湛失望過,就像這次的這個事一樣,他剛剛雖然在明面上說了你幾句不是,但是又說了他能理解你的心情,暗地裡還讓席湛多管著你,別為了一些沒必要的人做一些沒必要的事。」

赫老的意思是顧霆琛就是不必要的人!

等等,赫冥說的剛剛……

剛剛席湛說的時間趕時間原來是去見赫老!

可他一點兒都不向我透露!

席湛就是這樣,為我做事從不邀功。

我心裡感動沒有再回赫冥的消息,沒多久元宥給我發了消息,「我沒查到桐哥的微信。」

「哦,那就算了。」我回道。

元宥挫敗道:「他挺神秘的。」

我瞧見桐哥的公號也沒更新了!

這人貌似有點懶。

生性比較隨意。

「無妨,我不是很感興趣。」

「這讓我很鬱悶。」

元宥因為這事感到非常鬱悶。

我登錄上微博翻到元大人的微博,他還在更新我和席湛的互動,而且大多是偷的桐哥的。

嘖嘖,這種行為真不要臉。

我退出微博又給譚央發了消息,「下午有空嗎?有時間的話陪我到醫院給兩個孩子打疫苗。」

譚央回我惆悵的表情,「我要回桐城。」

我好奇的問她,「回桐城做什麼?」

「我媽發現我領證了,而且還知道是顧瀾之,她正在氣頭上,我爸說她把家裡砸了個粉碎!」

我驚奇的回她消息,「你媽這麼恐怖?」

「我曾經說過我們全家人都怕她,她對我們從來都不客氣,她唯獨只遷就譚末,而且譚末因為被你趕出譚家公司,她最近給我媽甩了不少臉色,我回去估計要迎接一頓暴風雨,還有顧瀾之還非得跟著我一起回家!時笙,我現在心裡很難受,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件事!」

顧瀾之成熟穩重,處理事情向來理智甚至得心應手,他跟著譚央一起回桐城應該令人心安。

但瞧譚央這模樣似乎怕的過余了!

我好奇問她,「你媽討厭什麼樣的女婿?」

「我媽討厭無權無勢的男人,她覺得鎮不住我!她還討厭長得英俊的,她會覺得花心,當然她最討厭年齡大的,特別是大我十四歲,她接受不了的!當初有個大我六歲的世家公子哥想跟我們家聯姻,被我媽嫌年齡大直接給拒絕了!」

我又問:「那你媽是個什麼樣的人?」

譚央七個字回我,「我們家,母系社會。」

這的確是令人頭痛的事。

突然之間我為顧瀾之感到擔憂。

我收起手機正要去公司時元宥給我打了電話邀請我道:「允兒,我和赫冥剛組織了一個野外露營,你來嗎?你來的話我晚上就給二哥打電話,讓他忙完工作后直接來山裡找我們幾個。」

「有哪些人啊?」我問。

「你,我,赫冥,易徵外加二哥。」

都是自己人,我還挺想參加這種集體活動的,畢竟我現在是席太太,而他們都是我的人!

「那我能邀請我閨蜜參加嗎?」

元宥耿直的答應道:「嗯,晚上見。」

掛斷電話后我給季暖發了消息,她說她要詢問藍公子,隨後沒幾分鐘她回我,「晚上見。」

當時我以為野外露營真的只有自己人,可當我和季暖趕到的時候發現赫爾和周默竟然也在!

我鬱悶的問元宥,「他們怎麼回事?」

元宥趕緊卑微的解釋道:「不關我的事啊,是赫冥帶過來的,跟我沒關係,我沒邀請她們。」

赫冥也苦著臉解釋道:「是赫爾非要跟過來的,我甩不掉她,最後不得已同意,沒想到她還帶了人!」

這場野外露營我想立即結束,還是元宥勸著我道:「二哥剛答應過來,要不我們委屈委屈?」

赫爾聽見我們之間的對話沒有生氣,只是沉默的站在一旁,目光盯著我身後不遠的荊曳。

看她並不想惹是生非,我便妥協了。

不過她這樣蠻讓人驚訝的!

要是以前她早就暴脾氣了!!

我提醒周默道:「識趣點,不然待會送你離開。」

周默哪兒能忍這氣啊!

「我壓根就不清楚你們也在,我也不願意待呢!隨你們吧,陳深還在家裡等我呢。」

說完她直接轉身離開了現場。

這個女人這麼剛的嗎?!

不僅我驚訝,元宥也驚訝!

他問我道:「她脾氣怎麼這麼大?」

「隨便她,反正也討人厭。」

「嗯,我們先上山吧。」

我和季暖坐了一輛車,現在人差不多都齊了,唯獨席湛和藍公子沒在,席湛還在桐城,趕過來還要好幾個小時呢,而藍公子臨時有事,讓季暖先過來,待會到了季暖會給他發定位!

在車上季暖突然向我提道,「笙兒,昨晚我們差點…擦槍走火,我想儘快做處女膜修復手術。」

……

這個章節寫了兩章節的內容,兩更合一更,所以今天沒有第二更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