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怎麼不喊我哥哥?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9:04
A+ A- 關燈 聽書

車窗大開,微風拂過,我看見季暖的臉上滿是自卑,此時她的心裡應該是最難受的,特別是面對昨晚那情景時。

特別是她說出這話時!

我握緊她的手心,「嗯,我陪你。」

她嘆息道:「昨晚我和他原本相安無事的,可怪我自己不小心撲倒在了他身上,我們自然而然的接吻了,他的吻很淺,而且我的臉還在恢復期…藍殤沒有絲毫的嫌棄,我以為自己昨晚會順了他,可他最後抽身了,當時我從他的眼眸里瞧見了冰冷,那抹冰冷我可以理解為嫌棄。笙兒,他是個眉骨很清雋,眸眼說溫柔卻又沉靜的很冰冷的男人,我猜不准他的心思,在他的身邊雖然心安,但容易自卑、患得患失。」

季暖用了患得患失這個詞……

這說明她的心底開始在意藍公子了。

或許這仍舊無關情愛。

但她漸漸的將他一點一點的放入心底。

她開始在意了他的存在。

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季暖,但還是說著真心話道:「藍公子這樣的男人肯讓你做藍太太,或許他壓根就不在乎你的曾經或者你的身份。」

不過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個擇偶標準,即使他是在乎的,但因為是某個特定的人便妥協了。

席湛那句,「離過婚的女人值得我喜歡?」

元宥說過席湛有精神潔癖,所以這是他在意的,但是沒辦法,他恰恰遇到了離過婚的我!

就像藍公子遇到了如今的季暖。

我們是有不完美的地方,但世界上有太多的事都是我們無法控制的,我和季暖都不願走到現在這一境地,心裡雖對他們有愧疚、有遺憾,不過我們絕不會後悔曾經愛過,因為那不管是好是壞,那都是我們的人生,我們不可否認!

而且我和季暖努力過,為那心底所謂的愛赴湯蹈火過,但得不到一個善終並不是我們的錯,慶幸我們現在還能遇見更好的另一個他。

席湛於我。

藍公子於季暖。

毫不誇張的說,這是我們的救世主。

在瀕臨絕境時我遇到了席湛。

一個拉著我走出地獄以及死亡的男人。

而季暖遇到了藍公子。

一個肯給她家以及穩定的男人。

那麼陳深呢?!

我從未想過陳深於季暖的意義。

大概是陳楚去世后唯一的依靠。

漸漸的她開始貪戀這個依靠。

當這個依靠對她遍體鱗傷的時候她離開的很艱難、痛不欲生,但她清楚卑微是得不到愛的!

季暖身份雖然普通,但她敢愛敢恨!

你瞧在陳楚那個階段的時候,陳楚沒有傷害過她,還拿自己的命救了她而導致自己殘疾!

那麼當時的季暖呢?!

陳楚待她好,所以她一直守著心底的那份愛,當所有人告訴她陳楚死了她都從未信過!

因為陳楚未傷害過她,所以她將這份愛堅持到了最後,到陳楚真正的離去她才接受新生活!

這與離開陳深時的處境不同,陳深傷害了她,所以她沒有等他,沒有固執的守著那份愛,連一兩個月的時間都不給陳深,直接和藍公子悄無聲息的領了證,打了陳深一個措手不及!

季暖雖心軟,但那是面對沒有傷過她的陳楚。

季暖心狠,而那卻是面對傷過她的陳深。

其實在愛情中拎的最清的恰恰是季暖。

我想了很久,將我們之間的這種關係都理了理,季暖深深地吐了口氣安慰自己道:「我清楚自己沒有他可圖的東西,再自卑也自卑不到哪裡去,因為我已經是在塵埃,而他在雲端!只不過我到現在都無法相信我是他的藍太太。」

「哈,我到現在也不敢相信我是席太太!暖兒,我們兩個的經歷太像,都是不怎麼完美的女人,但我們都有資格再被另一個男人愛懂嗎?」

聞言季暖錯愕道:「再被另一個男人愛?」

我反問她,「難道你不想被藍公子愛?」

季暖趕緊否認,「你想什麼呢?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我就是覺得昨晚差點……他收手的那一刻令我感到心寒,感覺被嫌棄了,我之前早就提過想修復處女膜,並不是因為自卑或者愛他什麼的,只是想討他歡心,讓他沒有那麼難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追問:「你口中的難受指的是?」

「笙兒,他是潔身自好的藍公子,身側從無女人伴其左右,我不想讓他的第一次感到遺憾。」

沒想到藍公子還未經歷過人事!

他與席湛有太多相像的地方。

只不過他是隱者,席湛是世界明者。

我簡單直白的問:「遺憾你非處?」

「嗯,他是男人,退一萬步講,即使他不介意這件事,但我說過,我私心裡是想討他歡心的。」

「只要你決定了的事我都陪你。」我說。

季暖做事都是深思熟慮的,我多說無益。

而且她要做這件事我並不覺得有錯。

只是委屈了她要遭這趟罪。

「嗯,我先給藍殤發個消息。」

季暖取出手機給藍公子發了消息,她仍舊用著尊稱,「藍先生,我在路上,待會給你定位。」

藍先生……

我忽而明白席湛為何不讓我稱呼他為席先生。

這個稱呼的確太過生疏。

藍公子很快回了她,「嗯,想吃什麼嗎?」

季暖客氣的回道:「沒有,謝謝。」

藍公子回了她,「不必客氣。」

她又回,「嗯,藍先生。」

我將腦袋枕在季暖肩膀上的,而視線一直盯著她的手機,回了藍公子的消息后她一直在回別人的消息,有些我認識,有些我是不認識的。

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

沒一會兒藍公子給她回了消息,是一句語音,嗓音極其清朗,「阿暖,怎麼不喊我哥哥了?」

我失聲取笑季暖,「藍公子還有這趣味?」

季暖握緊手機臉色發燙的解釋道:「我對畫畫一直感興趣,以前他住我家的時候教過我一些技巧,他指導人畫畫很厲害,但就是人懶散不願意常常教我,後面我發現他妹妹每次有事求他的時候都在電話里撒嬌的喊他哥哥,那時我就學上了!每次想讓他教我畫畫或者我做錯什麼事的時候都會喊他哥哥,不過這都是五年前的事,我以為他不記得了!」

「那你們曾經那幾個月過的還蠻多姿多彩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