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臉厚的藍公子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9:37
A+ A- 關燈 聽書

提起曾經季暖神色一陣恍惚,「說真的,我大多都忘了,畢竟是五年前的事了,我也沒想過現在會和他有什麼牽扯,既然他喜歡聽我喊他哥哥,那我等臉完全恢復了便試著討他歡心。」

季暖的臉還在恢復期,戴著輕薄的口罩,我問她什麼時候會完全痊癒,她說就這段時間。

我握緊她的手說:「都會好的。」

我想起她為我做的,想著現在就我們兩個人,正好有機會聊聊,便提起當日那件事,「席湛母親的事謝謝你……暖兒,你救我出了火海!」

「我不想你為難。」

季暖的頭髮被風吹的很凌亂,她伸手理了理耳發道:「我們認識多年,互相信任對方,你知我的憂愁,我也知你的憂愁,你想為我解憂,我也想為你解憂,這麼多年都是你在幫我,現在你遇到事了我也只能幫你到這步!不過那天出來后我遇見了陳深,他將我綁進了他的公寓。」

聞言我心驚,「那後來呢?!」

窗外的微風又吹亂了季暖的耳發,她眼神暗淡的說:「那男人強勢,不肯放我離開,甚至欺辱我,我……已是藍殤的妻子,我對不起…他,但我力量終小,敵不過他,所以無法在梧城擺脫他的糾纏,後面我和藍殤通了個電話,我無助的問他要不要來梧城陪我,他答應了我。」

這就是藍公子來梧城的理由。

藍公子在梧城,陳深的心底就會有忌憚。

就不會再肆無忌憚的對待季暖。

我遲疑的問:「那你那天怎麼離開陳深的?」

「他想和好如初,說周默並不是我們之間的阻礙,可我死扛著沒有答應他,最後他撕碎了我的衣服,親了我的唇,摸了我的身體,最後的最後我哭了,以死威脅他,他這才放我離開!」

季暖神色特別暗淡道:「他當初離開的時候很果斷,做事決絕、神色冰冷,我當時很難以置信,不敢想象平時寵溺著我的男人,甚至在床上哄著我的男人突然之間變的我不認識了……笙兒,你知道那種感覺嗎?當你全心全意相信著他並且只有他可以給你依靠的時候,甚至認為自己無論犯多大的錯,或者無理取鬧,作天作地,他都不會離你而去!他只是你的,這是你唯一的認知,可突然間他就像變了一個人,我這輩子都無法忘記那天在醫院裡他向我說著離婚的神態,那時我最無助、最難堪的處境!」

說著說著季暖的神情更暗淡了,這種暗淡的神色像是對過去的無奈,亦是對未來的彷徨。

我點點頭理解道:「我能明白,就像在教堂那天……算了,過去的事不再提了,往後的日子還長呢!暖兒,希望你我能幸福安康的過一生!」

「嗯,昨晚失眠,我先睡一會兒。」她道。

我昨晚也失眠了一晚上。

季暖沒有回他的語音,我和她依偎著在車上睡的很熟,到了山裡還是荊曳過來喊醒了我們。

睡了一覺后精神狀態充沛,元宥見我下車后趕緊跑過來安排道:「天都黑了,晚上我們隨便吃點什麼,先搭帳篷吧,等二哥過來很晚了。」

用不著我們幾個女人辛苦,元宥、赫冥、易徵、荊曳以及我那些保鏢很快就搭完了帳篷。

隨後除了荊曳其他的保鏢都退下了,荊曳幫著他們做飯,我坐在那兒吩咐荊曳給我遞水。

荊曳剛拿了瓶乾淨的水,赫爾馬上不客氣的懟著我道:「時笙你手殘啊?你不知道自己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樂呵一笑,「我又沒吩咐你。」

我特別看不慣赫爾的態度,隨後話鋒一轉的問道:「我和我的人說話有你插言的份嗎?」

「切,瞧把你嘚瑟的。」

她直接給我翻了個白眼。

荊曳按照吩咐將水遞給了我,我接過特別困惑的問她,「你管這麼多幹嘛?難不成對我的人感興趣?指不定是這樣的,你一直都盯著他的!」

「我有必要對你的狗感興趣嗎?」

赫爾出言不遜,我感覺到荊曳的身體僵了僵,隨後沉默不語的回到剛才的地方繼續幹活。

荊曳私下會和我聊幾句,但在人前是個特別沉默的人,見他受了委屈我心裡特別的不好受!

而且他對赫爾……

被愛的人這麼說心裡肯定很難受吧!

我擰開蓋喝了口水冷漠的語氣對赫爾鄭重的介紹道:「荊曳是我席家的金牌保鏢,身份尊貴不比你差,而且在我的眼裡你一點都不如他!」

赫爾是個不服輸的,她想再開口跟我吵的時候元宥趕緊拉住了她,「我的姑奶奶,你消停一會兒吧!待會二哥過來見你這樣又要趕你離開!」

赫爾冷哼一聲,「誰怕呢。」

赫爾的確不怕席湛。

在這世上她是我見的第一個敢對席湛的人。

主要是她天不怕地不怕,壓根不怕席湛的威脅,那天在雪地里即使她被席湛狠狠地踢了一腳,她也是滿身的傲氣,一點兒都不肯服輸!

所以想讓她服輸,還不如讓她死呢!

我嘆息,「真煩人。」

赫爾聽見沒再懟我。

還在做飯的時候我收到了席湛的消息,「我在路上,還有兩個小時到,藍公子和我在一起。」

這兩人怎麼走到一起了?!

我問了席湛,他回我,「臉厚唄。」

我笑了笑繼續發消息追問:「怎麼?」

「他說我們現在是親家,非得蹭車。」

我望著手機笑出聲,席湛又給我發了消息,「他之前搶了我不少生意,我和他怎麼能算親家呢?」

這麼一說,藍公子確實臉厚!

因為梧城多雨潮濕,所以這次野炊的地點沒有在梧城,我抬頭瞧見頭頂的星空異常疏朗。

我收起手機偏頭看向了身側的荊曳。

他一直都守在我身側的。

從來都盡心儘力的保護著我的安危。

其實他一點兒都不容易,特別是上次我的保鏢團就他一個人還活著,他的心裡肯定很難過,畢竟那些都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

現在他心愛的人又如此的侮辱他!

我輕聲問他,「你愛的那個女孩是……」

我沒有說完,荊曳一怔,想了許久道:「我的心上人,是個無比勇敢又不諳世事的貴人。」

無比勇敢又不諳世事……

「荊曳,是她嗎?」我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