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哥哥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20:09
A+ A- 關燈 聽書

「嗯,是她。」

荊曳的心上人吶,方才說了他是狗。

他的滿腔暗戀、一心堅守換來了對方如此的回應,在這個世界沒有比這個還令人傷心的字眼,我微微偏頭看向身後喝著啤酒的赫爾,她的臉頰被篝火映襯著,顯得紅潤且又溫暖。

與平時所見的赫爾確實略有不同。

這個女人是千金之軀,出生就在金字塔頂端,人長的漂亮又向來跋扈,重要的是心有所屬,眼裡放不下任何人,一張嘴懟天懟地懟空氣,一副誰也不怕、毫無畏懼任何後果的模樣。

她這樣的人才是最難對付的!

因為她沒有軟肋,無所忌憚!

我心底一直是討厭的她的,但她現在也沒做什麼太過分的事,除了那張嘴隨時隨地的懟我。

見我沒說話,荊曳過來蹲在我的身側緩身說道:「她挺好的,向來重情重義,對自己的閨蜜和席先生是真的無私,只是大家不了解她。」

我的確不了解,我也不用了解。

我說:「呃。」

荊曳清楚我對赫爾的誤解是不會因為他一言兩語便能解開的,他嘆口氣說道:「的確,她有時候是不討喜,但於她而言你們都不需要她討好或者奉承的,就像家主從不奉承葉挽和席諾是一個道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處境和對事物的理解!赫爾小姐她…只是嘴毒了一點罷了,其實她對你們還算客氣的,其他人早就罵開了!」

這麼說我還得感激赫爾了?!

我心底對赫爾沒好感,但荊曳又一直在我面前為她解釋……荊曳是我的人,而赫爾又是他暗戀的人,他處在中間最為難,我為了他好受一點便沒有在他的面前說赫爾什麼,只是提醒他道:「嗯,但是在她的面前不必太放低自己。」

荊曳是保鏢沒錯,但也是這個行業內的翹楚,比起席湛陳深他們是差不了多少的,只是一個自己做老闆,一個打工而已,本質上沒差別!

唉,像赫爾那種眼高於頂的是看不見地上明珠的,不過我心裡因為她稱荊曳為狗而難受。

但荊曳神色淡淡,似乎習以為常。

見我們這邊說悄悄話,季暖蹲過來問我們聊什麼呢,荊曳趕緊起身客套的喊著,「季小姐。」

季暖偏頭望著他,「這麼生疏做什麼?」

荊曳勾唇,笑而不語。

就在我想說些什麼的時候,篝火那邊傳來赫爾罵罵咧咧的聲音,「你一個大男人成天沒事的纏著我做什麼?缺愛啊?缺愛去找你以前的那些女人啊,還不夠滿足你啊?他媽的,你當我是什麼?你想我了我就得巴巴的跑過來安撫你?」

她又道:「滾蛋,老娘沒時間陪你玩!」

荊曳說的沒錯,其他人她的確開場就罵!

對我們赫爾的確算是留情了!

赫爾直接掛斷了電話,我們離得不遠,聽見赫冥疑惑的問她,「什麼人找你?最近怎麼總見有男人給你打電話?是不是偷偷的在外面玩?」

赫爾直接懟道:「不然呢?我追了席湛這麼多年卻屢屢被他拒絕,現在他有女人有小孩了難不成我還一直追著他?而且上次我跟席湛打了一個賭約,我輸了,我赫爾自然是願賭服輸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之前我看見過赫爾給席湛發過簡訊。

赫爾說她願賭服輸!

但他們兩人之間賭什麼了?

這事我心裡一直好奇記掛著的,元宥八卦的問她什麼賭約,她脾氣差道:「跟你們有什麼關係?我有那麼傻?說出來讓你們笑話我不成?」

赫冥好脾氣說道:「反正遲早會知道的。」

「隨便你們吧,這山上蚊子太多了,我先走了!在酒吧玩不開心么?我非得跟你們擠一塊!」

聞言赫冥沉臉了,「我們邀請你了嗎?」

「呵,一個私生子還敢給我擺臉色!」

赫爾這話的確是太過分了!

曾經席湛也向我介紹過赫冥,「赫冥,赫家私生子。」,但赫冥沒生氣,似乎也是習以為常!

赫冥沒有因為赫爾這句話生氣,我這時才發現身側的這些人雖然明面上覺得赫爾煩人,其實一直都挺縱容她的,至少席湛從未真的與她絕交過,不然私下也不會與她有那個賭約了!

我心底真是好奇什麼賭約!

等席湛待會到的時候我記得問問。

赫爾是個行動派,她厭煩的目光看了眼我,又看了眼荊曳,隨後匆匆的下山離開了這裡。

元宥察覺到不對勁道:「走的這麼著急像是要去赴約似的,剛剛那個電話是她情郎給打的?」

赫冥搖了搖頭,道:「不清楚,但最近的確有男人經常給她打電話,或許還在追她吧,不過不管是誰,只要她不再糾纏席湛就是萬事大吉!」

赫冥這話說的令人感到舒心,我也發現最近這段時間赫爾沒再糾纏席湛,像是突然開過光似的,看明白了一些人並不是自己能夠抓住的!

赫爾走後兩小時席湛和藍公子便到了,兩個英俊的男人同時出現只能讓我和季暖感到驚艷!

因為在場的只有我們兩個是女人!

元宥嚷嚷著,「允兒還不趕緊迎接你家男人?還有季暖,聽說你現在是藍太太了,還不趕緊過去親近親近?你們怎麼能顯得這麼淡定呢?」

元宥的聽說肯定是尹助理告知的!

我和季暖都顯得刻意鎮定,一直待在原地的,而季暖一直蹲在我的身側,主要是我們都不想在人前被人看了笑話,一直望著兩男人向我們走過來,率先打破沉默的是藍公子,「阿暖。」

他總是溫溫柔柔的喊著季暖為藍太太或者阿暖,這樣的男人真的很溫和,可是他的眉骨之間很沉靜,透著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冰冷。

似乎他的溫柔全數都給了季暖。

季暖柔柔的音色回應他,「哥哥。」

藍公子心裡期待季暖再喊他哥哥的,但她沒有回他微信,而是現在當著所有人的面喊他哥哥!

這肯定讓藍公子的心底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而這成就感是眼前這個女人帶給他的!

藍公子眼裡的溫柔都快溢出來了,他抬手揉了揉季暖的腦袋,溫柔的嗓音回應著她,「嗯,我在。」

我猛的發現季暖的段位很高!

她知道如何哄一個男人開心!

季暖起身指了指遠處的一個帳篷說道:「哥哥,那是我們的,你要先過去休息一會兒嗎?」

「嗯,你隨我一起。」他道。

藍公子帶著季暖離開了,兩人消失在篝火前,我喊了聲二哥問他,「吃過晚飯了嗎?」

席湛道:「沒呢。」

「那我給你熱一下晚飯。」

上山本就晚了,又搭了那麼久的帳篷還做了飯,而且元宥,赫冥,易徵他們又聊了很長時間的天,正打算散開回各自帳篷的時候席湛他們就到了,見席湛到了他們就不願回帳篷了,等席湛吃完了飯藍公子和季暖也過來了。

我問藍公子,「你吃飯了嗎?」

「嗯,吃過才過來的。」他道。

季暖疑惑的問他,「你們怎麼一起過來的?」

「山上的時候遇見了席湛就搭了個順風車。」

席湛說過是藍公子臉厚亂認親家。

元宥感到無趣道:「要不我們打牌?」

我接上話問:「贏錢?」

「真心話大冒險啊!」

這個真心話大冒險擱誰誰難受。

因為不知道他們會問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問題,更不知道他們會讓做些什麼,特別元宥在這兒,他這人花樣特多,所以我壓根就不願意玩!

我正要拒絕,藍公子道:「好啊。」

他看向席湛問:「你覺得如何?」

席湛可有可無道:「隨你。」

兩個大佬級的人物都同意,那我們幾個肯定逃不過,元宥剛找到一副牌赫冥就接到了一個電話,一個令人完全想不到的人打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