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我習慣了孤獨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22:12
A+ A- 關燈 聽書

夜色沉沉,季暖的臉色也沉沉,藍公子忽而抬手裹住季暖的手心,語氣薄涼的問陳深,「雖然是真心話大冒險,但你這樣為難我家藍太太就太過了!陳先生,玩遊戲也是有底線的。」

第一時間維護季暖的是藍公子。

陳深嗤道:「不是你們先開始的嗎?怎麼?玩得起輸不起?再說我又沒問你,關你什麼事?」

陳深這個語氣真的是打算撕破臉面了!

他話鋒直對季暖,「愛我嗎?」

季暖的口罩只戴到鼻樑,還能瞧見她上面的半張臉,面色異常的蒼白,眼眸里皆是惶恐,答案似乎不言而喻,在場的人大致都猜到一些,我忙望向藍公子,他眉色涼涼,冷到極致。

藍公子起身想帶著季暖回帳篷,季暖卻突然神色堅定,從唇里緩緩的吐出一個字,「愛。」

我緊盯著藍公子,他的神色我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確冷,但又含著縱容,憤怒,但除此之外還有莫名的信任,似乎很信任身側的女人!

陳深蹙著的眉鬆開,「我知道。」

他向季暖伸出手掌,似乎等待著季暖做出選擇,後者卻緩緩道:「我的確愛你,只是因為遺忘你還需要時間,但並不是忘不了你!就像兩年前……我鼓起勇氣放棄陳楚選擇了你一樣。」

陳深臉色狠狠一沉,「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要再說你愛我是因為陳楚沒在之類的話氣我!暖暖,你還不了解我嗎?我想要的必須要得到!」

季暖搖搖頭,道:「陳深,離婚那天你很決絕,但我仍舊同意放你離開,而且那天我說的明明白白,你現在的糾纏又算什麼?你不是想讓我喊你小叔嗎?小叔,你究竟想要什麼?!」

她狠狠地問:「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季暖的話語的確很決然,陳深臉色不大好,襯著月色很是凄涼,「我想要什麼你不清楚?」

「好馬不吃回頭草!」季暖決絕的語氣說道:「我不會再回到你的身邊,不會再跟你有任何的糾纏,我的確還愛你,但是我一定能忘了你!就像當年……哈哈哈,小叔,我能忘了我惦記十幾年的陳楚而選擇你,你就知道我生性多薄涼了!更何況我現在有我的丈夫、有我要依靠的男人、往後的往後我只能是我哥哥的藍太太。」

季暖在如此境地下喊了藍公子哥哥,這讓眉骨冰涼的藍公子柔和不少,眼眸溫柔的盯著她。

似乎相信著她自己能處理好這件事!

我也沒想到一個真心話大冒險能搞得如此劍拔弩張,元宥神色也震驚,但眼裡是掩飾不了的八卦之心,我悄悄地向他丟了一個小石塊!

他被砸到回眼看我。

我無聲道:「看你惹的麻煩。」

元宥無辜的回我,「跟我有啥關係?」

我們用的唇語,沒人能聽見。

現場的氣氛因為季暖的這幾句話更沉了,陳深淡漠的望著她問:「你以為我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你嗎?暖暖,你一向都清楚我是怎樣的男人!」

「既然如此……」

說這話的是藍公子。

他眸色波瀾不驚的望著陳深,「那就試試。」

超級有錢的藍公子無懼任何威脅。

季暖握緊他的手搖了搖頭,陳深因為她這個動作更加的難堪,她咬了咬唇反過來威脅他道:「我就只有這條命,你想要怎麼糟蹋都是你的事,但請你相信,我絕不會再回到你身側。」

陳深似想起什麼道:「你又要用自殺威脅我?」

「小叔,我就只有我才能威脅你了,然而很管用不是嗎?你要是再這樣,我離開這個世界也無妨。反正我過得很是壓抑,早就承受不住了!」

季暖的話如此的消沉!

太過的破罐子破摔!

我面上閃過一絲慌亂,陳深見她這樣又不敢再說什麼惹惱她,藍公子眼眸里先前的溫柔蕩然無存,此時在場的八位除了席湛還算鎮定。

元宥活躍氣氛道:「這個世界多美好啊,你幹嘛要有這種念頭,季小姐可別再亂說這話了!」

季暖沒有接話,這個真心話大冒險玩不下去了,元宥主動的撤場道:「今晚就先玩到這裡吧,散了散了,早點休息明天早上再見!」

元宥,赫冥以及易徵他們三個撤的很快,陳深冷哼一聲對季暖道:「再給你幾日的時間。」

他像赫爾以及周默那般直接離開了!

他跑這一趟就為了故意問一些戳心的問題?!

現場就剩我們四個人,氣氛還是有點尷尬的,我用水滅著篝火對季暖安慰道:「暖兒,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了,更別說不負責任的話,先早點休息吧,有什麼事明天就好了,晚安啦!」

季暖點點頭道:「嗯,我就是威脅他的。」

藍公子走在前,季暖怯怯的跟在了他後面,瞧著他們兩人的背影,我問席湛,「陳深那個人是怎樣的一個男人?他真的不會放過季暖嗎?」

席湛肯定道:「他是一個偏執的男人。」

我問:「偏執的意思是?」

「他是一個願意把自己毀了的男人!陳深他是從一個一窮二白、生死中爬起來的男人,他最想活著,但也最不在意活著,很矛盾的存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樣的存在啊……

……

藍公子走在前面,季暖緩緩的跟在後面,其實她察覺到他在生氣,但又不太清楚他為何生氣,她望著一身休閑風的藍公子心底略微忐忑,仔細想了想覺得是自己剛剛打了他的臉!

畢竟他的妻子當著那些人的面竟然坦誠的說著還愛另一個男人,無論藍公子愛她與否,她都傷了藍公子的自尊,這點令她感到愧疚、懊惱,因為她覺得這樣如仙的一個男人不該受如此的委屈,而且這個委屈還是她親手給他的!

走到帳篷門口藍公子順過帳篷處的礦泉水到了一旁洗漱,再次回來后自顧的先進了帳篷。

他一眼都沒有瞧旁邊的季暖。

季暖沉默的換了拖鞋到一旁洗漱,她在帳篷後面刷著牙,遠處是連綿不斷的山峰,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通徹,淡淡的,很像那個男人。

她洗漱完又洗了腳回到帳篷,其實她有點猶豫,不太清楚要不要與他睡一處,但自己身為他的妻子不該如此刻意,可又做不到主動。

她蹲在帳篷門口輕輕的喊著,「藍先生。」

她又喊著他藍先生。

此時此刻她覺得喊哥哥彆扭。

帳篷里的男人沒有回應她。

她又繼續喊著,「藍殤。」

帳篷里的男人仍舊沉默。

季暖想了想喊著,「哥哥在生我的氣?」

裡面傳來聲音,「我何曾生過你的氣?」

季暖道:「我能感覺到你在生氣。」

裡面又是一陣沉默。

季暖想了想打開帳篷拉鏈進去,此時藍公子正悠悠的坐在床上的,腳底踩著白色的被褥。

帳篷很大,可以容納五六個人的位置。

而且很高,算一個獨立的小房間。

她進去跪坐在他的對面,道著歉道:「抱歉,我剛剛說的那些話傷到了你,沒有及時維護你的面子!真的對不起,我以後一定謹言慎行。」

「你今晚的回答,很好。」他道。

季暖想過他無數種的回答,依他的性格他雖然不會責怪她,但從未想過他會誇她,而且是真心誠意的語氣,季暖喃喃的喊了聲,「藍殤。」

藍公子挑眉,「嗯?」

他似乎不喜歡這個稱呼。

季暖立馬察覺道:「哥哥為什麼不怪我?」

「我為何不怪你?」他問。

藍公子伸手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只留一件薄款的短袖,他想了想當著季暖的面又脫下這件短袖,在季暖面前的是一個赤裸著胸膛的男人!

他的身材極佳,人魚線條條清晰。

可不像一個懶散的公子哥。

季暖下意識的收回視線,聽見藍公子淺淺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我可以縱容你犯錯,縱容你在我的面前沒大沒小,縱容你當著我的面說愛他的話!即使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都願意摘下來送給你,但我不允許你說著糟蹋自己的話!藍太太,生命是你自己的,不過是短短數年,望你能將它珍惜。」

季暖錯愕問道:「你是因為這個生氣?」

藍公子挑眉,「怎麼?」

季暖笑著認錯道:「我錯啦!」

她態度極好,藍公子沒再深究。

季暖反問他,「哥哥能給我摘星星嗎?」

藍公子一句回她,「哥哥有錢,有錢能使鬼推磨,更何況不過是一顆星星,破石頭而已。」

藍公子的口氣真是狂妄至極。

可季暖莫名的相信。

相信他能夠做到。

不知怎麼的,季暖一直浮躁的心得到了安撫,近來那些消沉的想法也得到緩解,她規規矩矩的跪坐在地上用日本的禮儀向藍公子行了個大禮,恭恭敬敬的說道:「謝謝你,藍公子。」

藍公子這個名字她很少直接稱呼。

除了藍先生,大多稱呼他為藍殤。

想起曾經,季暖總是賴在他的身邊一口一個的喊著哥哥,那時的光景竟讓她覺得是她這輩子最溫暖的場景,要是回到曾經讓她重新選擇……

重新選擇她會跟著藍公子離開嗎?

季暖想,她還是會選擇留下。

因為那時她遇見藍公子的時機不對。

在哪一個階段遇到哪一個人似乎在冥冥中自有安排,季暖的心底的確對他有愧疚、卑微以及等等的負面情緒,但她仍舊感激現在的生活。

感激這輩子能遇一個藍公子。

「藍太太,你似乎想說什麼?」

「哥哥說過藍家不能離異,只能喪偶。」

「不錯。藍家的家規一向甚嚴。」

「那無論是好是壞,哥哥這輩子就只能我了?」

藍公子的眼眸閃了閃,道:「你要如此理解也是可以的。」

「哥哥,等陳深的事解決之後我便只做你藍家的人,未來我一定會學會如何做一個好妻子。」

藍公子回她,「我不需要好妻子。」

「那哥哥需要什麼?」

藍公子心底默念,我需要一個愛人。

一個能夠伴其一生,相愛一生,與他相濡以沫的愛人,一個能夠緩解他前半生孤獨的愛人。

藍公子微微笑道:「暖兒,我習慣了孤獨。」

季暖不解的看向他,「嗯?」

他白皙修長的手指撫摸上她的臉頰,緩緩的移向她的唇角,頓住道:「習慣可不代表喜歡。」

她真誠的望著他,「我沒明白哥哥的意思。」

「未來你會明白的。」他道。

「那哥哥現在可以告訴我嗎?」

「現在告訴你又無用。」他道。

「萬一我能幫上哥哥呢?」

「不會,現在的你幫不上我。」

聞言季暖閉嘴,她以為自己被嫌棄沒能力了,房間里的微光落在藍公子的臉上竟顯得他寂寥,也是直到這時季暖才真正的將他入了眼。

季暖想,他似乎是真的很孤獨……

她突然不由自主脫口道:「哥哥,你有我。」

藍公子眉骨柔和,挑眉,「嗯?」

「我陪你,你便不再孤獨。」

藍公子突然莫名的誇道:「真是長進了。」

季暖又不解:「嗯?」

「暖兒長大了,開始知道安慰我了。」

季暖猛的想起,曾經的自己似乎從未關懷過他。

以往都是在新年那天發一個新年快樂。

可他做事更冰冷,連新年快樂都懶得回。

季暖笑道:「這事可怪不得我。」

藍公子似乎明白她意欲何指,此時的他很愉悅,輕輕的笑了笑道:「嗯,怪我。」

季暖突然發現他們兩個竟然心平氣和的聊了一陣,要是以前可不會這麼掏心掏肺,她忽而覺得眼前的這個藍公子和之前認識的藍公子似乎不一樣了。

具體怎麼不一樣,她不太清楚。

藍公子將手從她的臉上撤走,嗓音低柔的問她,「睡嗎?」

想起昨晚的事季暖臉色一陣發燙。

她忙結巴道:「你,你先睡。」

藍公子瞭然的問:「怕我吃了你?」

昨晚撤走的人明明是藍公子自己!

她猛的搖搖頭道:「不是,我壓根不擔心。」

藍公子追問道:「那是什麼?」

季暖總不能說自己因為昨晚的事一直感到尷尬吧?

「我睡覺不、不安分,我怕壓著你,你先、先睡吧。」

面對季暖的結巴恐懼,藍公子將她擁進了懷裡,她的臉頰抵著他炙熱的胸膛,似乎像是被人扔進了火坑裡,季暖全身上下快要熟透了。

特別是摟著自己的男人還輕佻的說著,「你又不是沒壓過我。」

提起這事,季暖想起每次與他睡覺似乎都喜歡壓著他。

第二天醒來都是趴在他身上的,腦袋枕著他的胸膛。

她想反駁什麼,藍公子突然順著她的毛道:「乖,陪我睡覺。」

乖……

他是第一次哄著她乖。

季暖覺得自己的身體熱的快要炸開了!

……

今晚兩更合成一更了,所以這更有兩更的字數,也就是今晚沒有更新了!愛你們的桐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