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傷我,你良心不會痛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4:54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表情有些糾結,踟躕片刻后,她對喬御琛點了點頭:「喬總。」

「嗯,你今天夠悠閑的,還有時間陪傅先生參加酒會。」

一旁,傅儒初揚眉:「喬總認識安小姐?」

「認識?何止是認識呢。」

喬御琛的目光在安然身上愜意的打轉。

安然望著他,莫名的,她竟有些害怕。

怕喬御琛當眾揭穿他們的事情。

看到她的眼神,喬御琛心裡一陣發恨。

這個女人,竟然在乞求的看著他。

怎麼,她就這麼害怕傅儒初知道他們的關係?

他挑眉,眼神中變冷了幾分:「安然,你沒在傅先生面前提起過我?」

傅儒初這時也將目光落到了安然的身上。

喬御琛看到她緊張的樣子,有些得意,幸好,她還知道害怕。

還算有點兒自知之明:「我好歹是你的老闆,你這樣讓我很沒面子。」

傅儒初笑:「原來你在帝豪集團工作,以前沒聽你提起過。」

「我剛去不到一個月,」她沒有再看喬御琛,「傅先生,我想先回去了。」

「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她對他笑了笑:「謝謝你今天來邀請我參加這個酒會,我跟這種地方,格格不入,有些彆扭。北城的路,我很熟,我自己回去就好。」

她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傅儒初要去追,喬御琛的聲音淡淡的在耳邊響起:「傅總,謹之還在等你呢,難得的聚會,你不會就這麼不告而別吧。」

傅儒初擔心的看了安然的背影一眼。

喬御琛將酒杯放到了一旁桌子上:「正好,我跟謹之也聊的差不多了,也該回去了,我那個小員工,我順路捎回去。」

「那就麻煩喬總了。」

喬御琛邪魅一笑,「客氣。」

他雙手抄進口袋中,優雅的離開。

來到金山門口的時候,已經沒了安然的身影。

他蹙眉,眼神中帶著一抹冷,掏出手機撥打她的電話。

安然很快就接聽:「喂。」

「在哪兒?」

「計程車上。」

「回來,我喝了酒,需要一個司機。」

安然掛了電話,猶豫了足有三分鐘,才對計程車司機道:「師傅,掉頭回金山會所吧。」

她回來的時候,喬御琛就站在會所門口,一手抄在口袋中抽煙。

他長身玉立的站在那裡,就是一道風景。

只是……現在她覺得那道風景烏雲密布。

她下車,走過去,跟他之間保持了一些距離。

「喬總,你的車停在哪兒。」

喬御琛看著她,唇角勾著笑。

安然看不出他笑容中的意味。

「過來。」

安然站了一會兒,這才邁步上前。

喬御琛沒有給她反應的機會,將煙蒂扔掉,一手摟著她的腰,將她一旋,抵在了金碧輝煌的石柱上,放肆的吻了起來。

這樣的畫面在金山會所門口,甚至是裡面的每一個包間里,每天都會上演。

所以,這裡的服務生都能很淡定的當做什麼也沒有看到。

他的手在她身上不安分了起來。

安然死命的閉目,費勁全力才終於側頭躲過了他的唇:「喬御琛,別,別在這裡做這種事。」

她剛剛就猜到,以喬御琛的霸道個性,他今晚一定不會饒過她。

可她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裡這樣對她。

「還知道要臉?那你還敢勾引傅儒初。」

「我沒有,」她眼波間帶著一抹委屈:「我沒有勾引他。」

「我親眼看到,你環著他的胳膊,跟他有說有笑的遊走在酒會間,這麼說來,是我瞎了?」

她咽了咽口水,沒有說話。

「安然,你真是好大的膽子,你是不是真的以為,這北城的男人都可以被你玩弄於鼓掌之間?」

「我跟傅先生之間很清白。」

他鬆開她,將口袋中的車鑰匙丟給她:「清不清白,你說了不算,回家。」

安然理了理自己的禮服,嘆口氣,跟著他離開。

一路上,她都沉默著,他在一旁,情緒非常不好。

她能感覺的到。

她覺得,今晚自己是逃不了了。

她甚至在想,自己要不要直接找一輛車追尾,這樣是不是就能去醫院,而不是回家了?

正這麼想的時候,她腳下的油門已經踩了下去。

喬御琛見狀,連忙打了一把方向盤。

「安然。」

他的怒吼聲讓她猛然回神,她剛剛是瘋了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抱歉,我有些分神。」

「才跟那個男人分開幾分鐘,就已經忍不住想他了?」

安然咬唇,呼口氣,不理他。

「被我猜中了心思,無言以對了?為什麼不說話。」

她用力的拍了一下喇叭:「夠了,喬御琛,我解釋你不信,我不解釋你還是不信,你到底要我怎麼樣。」

「我要你收斂你的狐媚勁兒,不許去勾引男人,你現在還是我老婆呢,這綠帽子,我喬御琛戴不起。」

安然真的覺得心裡堵的難受。

她大概是瘋了,才會答應傅儒初去參加酒會。

不,不對,她大概是瘋了,當初才會去找這個撒旦談交易。

車子一路開回御香海苑,一停穩,喬御琛已經拉開門下車。

他將車門摔的震天響。

安然還在糾結,今晚還能不能想到辦法躲避開他。

車門打開,她正要下來,喬御琛已經將她拉了出來。

她踩著高跟鞋,被他扯著胳膊,跟在他身後一路小跑才勉強能跟上他的速度。

他將別墅的門打開。

兩人一進去,他就將她按在牆上親吻了起來。

安然推不動,也躲不開。

她腦子已經快要當機了,想要想解決的辦法,卻是想不到。

他將她打橫抱起,走向沙發扔下,俯身而上。

安然趁這空檔側過頭:「我跟傅先生真的沒有關係。」

「現在解釋有什麼用?剛剛為什麼不敢當著他的面兒,說我是你的丈夫?」

安然咬唇:「喬御琛,是你太入戲,還是你已經忘了,我們的婚姻只是契約,還有三個月,我們就橋歸橋,路歸路,從此以後各不相干了。」

他冷笑,原來她是打的這副算盤。

還有三個月,她就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找下家了?

「那又如何?起碼在這三個月間,你還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就要對我忠誠。」

「我要說多少遍,我跟傅先生之間很清白。」

「你聽過哪個女人說自己不要臉的?」

「你……」安然眼神堅定愛著一抹怒氣。

「喬御琛,你可以因為我跟傅先生站在一起,而覺得我侮辱了你,但請你不要用你骯髒的想法來噁心我,我不是你,愛著安心,卻跟我做這種事情。」

「噁心?」

他跟她做,她竟然覺得噁心?那她覺得跟誰做才不噁心?傅儒初嗎?

想到這些,他怒火中燒。

「那我今天就好好的噁心噁心你。」

他說著,撕碎她的裙子,毫不猶豫的要了她。

與她預期的感覺一樣,很痛。

她伸手,死命的掐住他的肩膀,指甲都掐進了他的肉里。

兩個人,像是瘋子一般,彼此傷害。

喬御琛說:「我今天,一定要讓你長記性,我要讓你知道,誰才是你的男人。」

安然冷笑:「這具身體,反正已經骯髒不堪了,你喜歡就拿去好了,只是喬御琛,你記住,我安然的心,這輩子,下輩子,永遠都不會屬於你。」

喬御琛心裡頓覺失落:「你再說一遍。」

她笑,笑的瘋狂:「我說,我的心,這輩子,下輩子,你都得不到。」

他動作未停,只是手卻掐住了她的脖子:「那你就給我記住了,你這顆心,我不稀罕。」

她用力的呼吸著,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是啊,他愛的人,叫安心,他怎麼可能會稀罕她的心呢。

他不會。

她的手機在包里奪命般的響了起來。

喬御琛長手一撈,將她包里的東西倒了出來。

他拿起她的手機看了一眼。

果然,是傅儒初。

他將手機比到她的眼前:「你猜,如果他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會如何?」

她伸手要去搶手機:「你還給我。」

可是他卻將手高高的舉起。

兩人的身體還沒有分開。

安然處處受制於他。

他冷笑,「這麼想接情郎的電話?好,我讓你接。」

他將手機遞到她面前:「接,現在就接。」

喬御琛冷笑,瘋也是被她氣瘋了。

「你非要這樣羞辱我嗎。」

「羞辱?你這樣的女人,還怕被羞辱?怎麼,你不接,是想讓我幫你接?」

他隨手一劃,將她的手機接起。

電話那頭瞬間就傳來了傅儒初的聲音。

「安小姐,是我,你安全到家了嗎?」

「我……」

他忽然對她用力,她隱忍:「嗯。」

「你的聲音怎麼了?」

安然看著喬御琛,一手死命的抓著沙發:「沒事,我在運動。」

「我說呢,這麼喘。今天謝謝你幫我的忙,下次請你吃飯。」

「好,那我先掛了。」

掛斷電話,安然望向喬御琛。

剛好,他也結束了運動。

他捏住她的下巴:「你很能忍嗎。」

她用力的呼吸,想要平復心底的悲傷,許久之後,她的聲音有些哀凄:「傅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那晚在海邊,是他發現奄奄一息的我,把我送進了醫院。今晚傅先生找我幫忙,我無法拒絕,所以才去了酒會,你告訴我,我做錯了嗎?

喬御琛,我真的想知道,你的人心,就不是肉長的嗎?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我,良心真的不會痛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