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冷漠的顧瀾之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2:12
A+ A- 關燈 聽書

窗外淅淅瀝瀝的又下起了雨,落在江川之上泛著細微的波浪,桐城這座城市和梧城太像了,多雪且多雨,空氣里一直瀰漫著潮濕的氣息。

顧霆琛頷首道:「時笙,你口口聲聲說你愛顧瀾之。」

「是,我愛顧瀾之,所以很煩你現在的糾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顧霆琛厲聲呵斥道:「閉嘴,時笙。」

我諷刺的問:「怎麼?我不能提顧瀾之?不能說我愛他?顧家這三年憑藉著時家發展壯大更甚至齊傲時家,你以為你用的是誰的?你能得到那些不過因為你是個贗品,而你揮霍過也無視了本不屬於你的愛,所以你有什麼資格來這兒找我復婚?」

現在的我只想甩開他這個麻煩所以口無遮攔。

去他么的復婚,真當我好欺負不懂得痛是不是?

顧霆琛想要復婚,這輩子都不可能!

我的話太過犀利,顧霆琛晃了晃身體頹廢的坐在床邊,手指輕輕的抵著額角,嗓音異常沙啞的問道:「即使我不記得這些,但你這樣否定我的存在……」

他忽而頓住,神色充滿悲傷道:「時笙,你真是知道該用什麼方式來傷害我,最有本事來戳我的心,這樣會讓你感覺到報復的快.感嗎?」

他說的這些話,給我一種他記得我們曾經的錯覺。

見不得他這樣,我閉上眼說:「我沒報復你。」

我只是實事求是說一些真話罷了。

這些比起他曾經給我的傷害不及萬分之一。

「我的哥哥,顧瀾之。」顧霆琛忽而提起顧瀾之,薄涼的唇說著薄涼的話道:「他看似對誰都溫和,實際上待誰都冷漠,他這人太過孤傲,誰都入不了他的眼,包括我母親領養的女兒郁落落,那個小姑娘喜歡他很多年,追著他滿世界的跑,可他呢?一句不愛就給打回來,落落一旦說什麼出格的話顧瀾之就會將她送回顧家,幾年都不會再跟她聯繫。」

我滿臉震驚的問:「郁落落喜歡他?」

那前天她看見顧瀾之抱了我……

那她該是有多傷心?!

因為他愛的那個冷漠男人,主動擁抱了其他女人。

即便是他口中的可憐,也比那一句不愛強。

顧霆琛垂下眼眸,嗓音里透著無盡的疲倦道:「落落喜歡他的事眾所皆知,包括我的母親都是贊同的,可外人無論怎麼支持都撼動不了他那顆冰冷薄涼的心,你以為他九年前給你的那點溫暖是因為愛你嗎?」

我怔住,聽見顧霆琛殘忍的說:「那不過是他給你的憐憫。」

頓了頓,他冷笑著說:「或許連憐憫都算不上。」

我跌坐在床上,心裡一陣浮亂。

見我這樣,顧霆琛挑眉問:「怎麼,傷心了?」

我閉上眼下著逐客令說:「你走吧顧霆琛,你不用糾結曾經,因為我和你壓根就沒有曾經,即使有,我也不過是將你認成了顧瀾之。」

顧霆琛:「……」

房間里是久久的沉默,我突然爆脾氣問:「你到底走不走?你非得讓我把話說到最難堪的地步?還是你要逼得我從這兒跳下去?」

顧霆琛似乎很執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那時的我特別怨恨顧霆琛,對他帶了太深的偏見。

哪怕現在的他忘了我們曾經的事,哪怕他很無辜,我都對他帶著深深的不耐煩。

只是希望他趕緊從我的世界里消失。

可我並不知道,那時的顧霆琛是假裝失憶的,他記得我們的曾經,記得自己對我的愛。

他這樣,不過是想換一種方式重新認識我。

可我呢?!

我說他是一個贗品。

我直接否定了他的存在。

那時的他就是曾經的我,在自己的世界里心潮澎湃、兵荒馬亂,面上卻還要雲淡風氣,明明想盡了一切辦法接近自己愛的人卻總是被對方的冷漠拒絕,被對方的話一次又一次的傷到卻還是捨不得放棄。

那時的顧霆琛,隱忍不拔,情深不移。

……

顧霆琛不肯離開,我拖著行李箱下樓正要踏步進雨中的時候,顧霆琛拉住了我的胳膊,嗓音淡漠如水的說:「你留下,我走。」

說完,他長腿闊闊的邁進了微微細雨中。

他的背影挺立孤寂,帶著一股決然。

細雨朦朧中,我的眼睛似乎也濕潤了。

我閉了閉眼,轉身回了樓上。

可能是和顧霆琛爭執了半天,此刻我的精神很疲倦,取出抗癌的葯喝下就睡覺了,一晚上都在做噩夢,斷斷續續的清醒也沒休息好。

我早上疲倦的躺在床上時傅溪給我打了電話。

他約我,「寶貝兒,待會有時間嗎?」

要是之前我會說有時間,可經歷過昨晚那件事之後我心裡隱隱的感到不安,我怕越到後面糾纏越深,便拒絕說:「我待會離開桐城。」

傅溪不解的問:「你剛到桐城,怎麼突然想著離開了?」

我找了個借口敷衍說:「公司現在在我名下,有很多事都要處理,而且我還要找個時間回S市檢查身體,楚行一直在叮囑我這事呢。」

在楚行的人生安排里,我的事是頭等大事。

他不允許自己出錯,更不允許我糟蹋自己身體。

回梧城之前他叮囑說:「笙兒,我們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治好你,其餘的事都是小事,我希望你能珍重自己的身體,不然我會……」

他抱了抱我,神色淡淡,冷漠的語氣威脅說:「我沒有那麼善良,如果你沒了我會殺了你在意的人,算是將我這條命還給你媽媽,所以你自己且行且珍惜。」

楚行認為我在意的人是顧家那兩兄弟。

他怕我糟蹋自己,說出了狠話。

在我陷入沉思中,傅溪的聲音傳來,「你不會是因為昨晚……」

我立即打斷他笑說:「真有事,過段時間再來找你。」

傅溪特別好說話道:「嗯,隨你。」

掛了傅溪的電話后我覺得無聊登陸了微博,熱搜第三是——時笙的新戀情。

我不解的點進熱搜,看見那個視頻怔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