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我不怕死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5:02
A+ A- 關燈 聽書

他怔愣了一下,望著身下的她。

她咬唇,眼眶發紅:「不,我說錯了,你這樣的人,應該根本就沒有良心吧,畢竟,你跟他們都一樣。」

喬御琛從她身上離開,坐在沙發上。

兩人都沉默了起來。

她站起身,將已經被撕碎的禮服往自己身上攏了攏,望著他。

「喬御琛,我是坐過牢,可是坐過牢的人,不都是十惡不赦的。既然你選擇跟我互相傷害,那我們就繼續吧,我也想看看,你到底想讓我多麼後悔,當初招惹了你。」

她呼口氣,轉身往樓上走去。

他聽到房間的關門聲后,用力的將茶几上的杯子抓起,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心裡一點沒有懲罰她的快感。

反倒是看到她這副用倔強來掩藏悲傷的樣子,讓他心疼。

她總是這樣,輕而易舉的,就能讓他心痛不已。

安然回了房間,進了洗手間,拚命的清洗自己。

就在今天上午,她還在感激,他放過她一馬。

可晚上,他就給她上了很生動的一課。

如果一個男人對你沒有好感,他對你的救贖,也會變成傷害。

這是他們第幾次做這種事情了?

這份契約婚姻,不知道為什麼,好像一點點的變了味道。

果然,招惹自己無法掌控的男人,太危險。

第二天上午,安然早早的就起床離開了家。

她先坐公車,去優勝集團取車,隨後才開車來到了公司。

早上起來沒有見到安然,喬御琛整個人心情都變的不太好。

半上午的時候,譚正楠敲門進來:「BOSS,二少爺來了。」

喬御琛臉色一冷:「趕出去。」

他正說著,喬御仁已經闖了進來:「哥,我上次問你,讓我來公司上班的事情,你還沒有給我答覆。」

「你覺得,如果你是我,你會答應?」

「哥,我真的需要一份工作,我不想再去國外了。」

「我看,你是真的想要搶安然才對吧。」

「你又不愛她,」喬御仁握拳:「但我愛她。」

「我愛不愛她,不是你該考慮的問題,你愛不愛她,也跟我無關,我就提醒你一句,如果不想讓她在我這裡受苦,你最好不要再糾纏她了。」

「她是我的初戀,你自己不也很清楚,初戀有多難忘嗎,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逼我忘記她?我試過了,可是做不到。」

喬御琛的手在桌上用力的拍了一下:「喬御仁,還輪不到你在我面前指手畫腳,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我的身份……我的身份如何?我也是喬家的兒子,我為什麼就不能進喬家工作。」

他冷聲一笑:「那我就讓你看看,你這個喬家的兒子,在喬家有多麼的廉價。正楠,叫人上來,把他給我扔出去。」

譚正楠點頭,上前對喬御仁說了一聲對不起后,強硬的將他帶出了辦公室。

喬御仁被人推到大門外,保安阻止他再次進入,他不肯走,就站在公司門口,一直在等。

中午,安然跟郝正一起下樓吃飯,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出大樓。

看到喬御仁的時候,她想躲已經來不及。

「然然。」

郝正看她,壞笑:「男朋友?挺帥的嗎。」

安然尷尬的笑了笑:「不是,是以前的同學。師傅,要不你先去吃飯吧,我們改天再一起吃。」

「行,那你先忙。」

郝正離開后,安然走向喬御仁:「你在這裡幹嘛?」

喬御仁握住她的手腕:「然然,我哥不肯讓我進公司工作,你又不肯跟我離開,為了重新找回你,我只能每天都來這裡等你了。」

「你何必要這樣呢?我的話,不是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嗎?」

「你都不覺得惋惜嗎?我們曾經的一切那麼美好,為什麼要結束。」

「曾經……是啊,你也知道是曾經,過去的,就不能讓他過去嗎?」

「如果能過去,我何苦這樣回來找你?然然,我的心不允許我放棄你,我能怎麼辦呢?知道你跟我哥在一起,我覺得很震驚很痛苦很難過。可是,如果讓我就這樣一輩子失去你,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生不如死的事情。

然然,四年前,我不告而別,是我錯了,可你從來沒有給過我解釋的機會,我當年,真的是有苦衷的,你了解我的,如果不是因為逼不得已,我不可能拋下你。」

他緊緊的抓著安然的手,安然想把自己的手抽出了,可他根本就不給自己機會。

「御仁,這裡是帝豪集團,到處都有你哥的眼睛在幫他看天下,你這樣抓著我,若是傳到他耳中,他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怕他對付我,就證明你還關心我,然然,你承認吧,你並沒有忘記我。」

「喬御琛脾氣暴戾,我只是不想被你連累。」

「你胡說,我已經豁出去了,如果他真的想對付我,那就讓他殺了我好了,你給我一個機會,好好跟我談談,行不行。」

「再談,我也不可能回到你身邊。」

「難道有誤會,不該解開嗎?」喬御仁聲音高了幾分:「我們之間,連一起坐坐都是多餘的嗎?」

有同事陸續從辦公大樓里走出來,他們看到安然這邊跟男人糾纏。

都對這邊指指點點。

安然無奈:「好,我跟你談,你先鬆開我,我們找個地方談。」

喬御仁鬆開她。

安然轉身在前走,喬御仁跟在她後面,兩人走到兩條街外的咖啡店門口。

喬御仁拉住她手腕:「然然,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我剛剛經過的時候,看到那邊有間干鍋鴨頭店,我們去吃干鍋鴨頭吧。」

「我……」

「走吧,我帶你過去。」

不等安然說話,喬御仁已經拉著她的手腕,將她往那邊帶去。

安然本就瘦弱,也不指望能夠掙開他。

他將她帶進店裡,店面不大,可是人卻很多。

他點了一盆干鍋鴨頭:「這些年,我沒有再吃過這些東西。」

她沒有說話。

「因為我想,等你出獄,我回國來帶你離開后,跟你一起吃,我們可以每天都吃。」

安然在桌下的手緊了緊:「喬御仁,你別煽情,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我不是煽情,我說的都是實話,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都是跟你一起度過的,沒人知道,你在我心裡有多重的分量。」

「你若還要繼續說這些,那我可就走了。」

「別走,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話?然然,這四年,我不是不想回來,是不能。」

安然看他,沒做聲。

「四年前,我媽為了能夠讓我在喬家有一席之地,聽了旁人的慫恿,給我哥下藥,想要拍到一些……不利於我哥的東西,讓他失去繼承權,可沒想到,卻被我哥給逃掉了。

他躲過一劫,藥效過後,就回來找我媽算賬,我親耳聽到,他說要把我媽送進監獄后,暗中做掉我媽的話。

你也知道,我媽她……是我爸的情人,我在喬家根本就沒有任何地位。如果不是為了我,她不會以身犯險。

當時是為了能夠救我媽一命,我才答應我哥,帶我媽離開中國,以後再也不回來了。

我不想拋棄你,可是當時的情況,我真的是沒有辦法,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媽被他整死。」

安然聽到喬御仁的話,眼神中多了一絲凄楚。

「可你,甚至連個消息,都沒留給我。」

「事情太倉促了,我也是出國后,才從打電話來罵我的知秋口中知道,你在我出國那天,被我哥送進了監獄。

然然,我們真的是上天註定好的一對,我們的身世相同,經歷相同,就連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也都是在同一時間發生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我沒有實現自己的承諾,沒能保護好你,給你幸福,可是我也為此承擔了四年的痛苦,這些,就當是我為自己背棄你而買單了。你離開我哥,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安然閉目,想要把眼眸中的痛苦掩藏起來:「我說過的,來不及了。」

「我不介意你曾經跟過我哥,你有沒有過別的男人,我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你這個人。」

「御仁,我……我已經回不去了,」她呼口氣:「四年前的安然,可以跟你在一起,那是因為,她的心中沒有恨。可是現在的安然,整顆心,全都被仇恨填滿了,只要安家人一天不得到應有的懲罰,我就沒法兒安睡。」

「我幫你,」喬御仁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然然,讓我幫你,幫你報仇后,我們重新在一起,好好的生活。」

「你不要你媽了嗎?你現在站在我身邊,就意味著要跟你哥為敵,跟安家為敵,跟整個帝豪集團為敵,你確定,喬御琛會放過你媽?由著你跟我在一起報復安家?」

喬御仁握著她的手,鬆了幾分。

安然笑,將手抽了出來:「既然從一開始,你選擇了孝順,那你現在,就不要讓你過去痛過的四年,白白付出了。我不希望你跟我在一起后,又開始惋惜當年沒能救自己的母親。」

「可你根本就不是我哥的對手。」

她笑,笑的篤定:「我的確不是他的對手,可有一點,我比他強,我不怕死,更不怕……玉石俱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