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把你的人撤回去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09:47
A+ A- 關燈 聽書

第41章把你的人撤回去

慕雪柔承認,她這兩天是哭的頻繁點兒,可這不正顯著自己生性純良嗎?

夏侯銜當初喜歡她不也是這一點?

怎麼現在知道知道她傷心難過,竟然來晌午飯都不陪她吃了。

什麼處理公務,她早就派人去書房請過夏侯銜,書房外的侍衛說王爺已經走了,可見他是把該處理的都處理完了,現在又派人來跟她說要處理公務,當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是了,湖邊的事,慕雪柔也知道了。

雖然她的人看的不真切,不過夏侯銜和容離相遇這事,她還是知道的。

聽下人說夏侯銜把容離給推水裡了,慕雪柔還暗自高興來著,看來王爺對容離也不怎麼上心嘛,不然怎麼可能推容離入湖,想必是自己之前的話起了作用。

可她還沒高興多久呢,就聽下人來報,夏侯銜身邊的焙茗來了。

焙茗是誰,那是連慕雪柔都要給幾分薄面的人,自然讓人快快請了他進來。

焙茗進來打了個千,對慕雪柔說道,「側妃娘娘安,王爺今日公務纏身,實在分身乏術,又擔心您的身子,遂吩咐奴才前來回稟一聲,今兒不能過來吃晌午飯了,還特意叮囑奴才把話帶到,王爺讓您一定得好好用飯,葯也要按時喝,等晚上王爺忙完再來陪您。」

慕雪柔當然聽明白了焙茗的意思,她心裡不快但面上絲毫不顯,柔聲道,「本妃知道了,王爺也是,還讓你再跑這一趟,不過指個小廝跑跑腿的事情罷了。」

「娘娘嚴重了,奴才哪兒那麼金貴了,替王爺傳話是奴才的本分。」焙茗低頭回道。

「那你等一會兒,本妃裝些吃食你帶去書房,替本妃照顧好王爺,讓王爺注意身體,在忙也得把飯吃了,可不能餓著。」慕雪柔讓碧衣將飯菜裝盒。

焙茗連聲應了,待裝好食盒,告個罪便出來了。

待焙茗走後,慕雪柔的臉才沉了下來,她不禁反思,最近幾日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討了夏侯銜的嫌。

一個屋子的下人對主子的情緒最敏感不過,知道慕雪柔不開心,一眾人愣是大氣不敢喘,盡量放輕自己的呼吸,生怕一個不小心,主子遷怒到她們身上。

——沐芙院——

容離沐浴完,終於渾身輕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任由小桃幫她絞乾頭髮。

之前本來就吃得飽,現在又舒服的洗了個澡,不睡覺等什麼呢。

容離困意漸濃,她發現睡覺這個事情,若是睡的少了,那這一天不見得多困,若是睡的多了,那是越睡越困。

她昨兒睡的又晚,這會兒一困自然要睡個午覺的。

小桃也不例外,她被自己的想象嚇得半夜睡不著,這會兒容離困了,她也想睡覺。

主僕二人同時打了個哈欠,接著便都笑了。

「行了小桃,你去歇會吧,我也困了,睡會再起。」

「是,主子。」小桃去寢室幫容離鋪好床,服侍著她睡下后,退出去仔細關好房門,這才回到自己的房間,不一會兒便睡著了。

靜謐的空氣在房內蔓延,屋子內沒有一絲響動,這時,本就半開的窗子被輕輕推開,從外面跳進來一個人。

那人落地悄無聲息,走到床沿邊隔著輕薄的紗幔,看著床上躺著的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濃密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圈陰影,臉龐透著紅暈,應該是剛剛沐浴完的關係,空氣里飄著清淡的皂角味道,規律起伏的被褥預示著她進入了夢鄉。

來人嘴角不經意間便帶了笑意,他發現她就是有本事將遇到的困難化解,今日他得到信兒的時候本就有些晚,本以為見到她可能會被凍病。

可現在看這情形,她現在倒是比誰都健康。

搖了搖頭,回身準備離去。

「閣下來都來了,就這麼走了,不合適吧?」

床上的人睜開了雙眸,大大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那個站在屋子中央的身影,哪裡有絲毫睡意。

轉身的男人停住了本要離去的腳步,無奈一笑,他是真沒想到會被抓包啊。

「端王妃。」男人轉過身,還是和第一次一樣,正經的對她點了點頭。

容離都要被氣樂了,都翻窗進人家內室了,現在在這裝正經是不是有點兒晚?

「為什麼要在我身邊放人?」容離也不繞圈子,直接單刀直入,聊正題。

「我沒有。」男人直接矢口否認。

容離給氣樂了,還沒見過這樣的人,都被她看穿了還硬撐?

翻身下床,撩開紗幔走到男人跟前,「嘴硬是不是,沒眼線今兒你來幹什麼了?別告訴我是串門,串門可沒人走窗戶的,更何況是後院的窗戶!」

「我…」男人發現自己有些詞窮,自己這趟實在不好解釋,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一聽說她有了危險,自己就要往這邊跑,明明他們兩個只有幾面之緣。

男人陷入沉思,落到容離眼裡就好像他在找說詞一般。

氣定神閑的看著他,「我容離還沒弱到時刻需要人保護的地步,把你的人撤走,我不喜歡被監視,之前沒來的及問,你姓甚名誰家住何方,我欠你的人情一定會還,但這不是你找人監視我的理由。」

「我沒派人監視你。」男人還是堅持。

容離壓著火氣,這趟人家來也是擔心自己,她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準備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朋友,你幫了我,我承你的情,可是咱倆畢竟不熟對不對?咱們沒到那種可以介入對方的生活的地步,我的生活被別人看著,肯定是不舒服的,這符合常理吧?」

欠人情的滋味不好受,她就是不喜歡這種感覺,才不會輕易欠別人人情。

可是,誰讓她一欠就欠人家仨,還順手耍了個流氓,現在要發火她自己都覺得不合適。

「所以,現在咱們能不能打個商量,把你的人撤回去,怎麼樣?」

「我真的沒有在你身邊放人。」男人還是沒有承認,他的表情,若是一般人看了,都會覺得他沒有撒謊。

可容離不是一般人,她很確定自己的判斷,不然這個男人不會在她一遇到危險的時候,便現身。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