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真的害怕失去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5:09
A+ A- 關燈 聽書

「然然……」喬御仁眼裡全是悲傷。

他幾乎已經壓抑不了自己對她的愛和心疼,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安然看著他笑,隨後就拿起筷子,夾了半隻鴨頭開吃。

只吃了兩口,她就將丫頭放下,「不好吃。」

喬御仁凝眉。

她扯出紙巾擦了擦嘴。

「御仁,人都會變的,小時候,我們可以騎著自行車,迎著風雨放肆的幻想未來,可是我們現在長大了,我們有了各自的生活,各自的使命和各自想要守護的人和事,我們的未來,沒有交匯點。

所以……我們都退一步,我不再恨你,你也不要再為我執著了。為我受傷的人,有我媽一個就足夠了,不要再出現第二個了,我承受不起。」

她說完,站起身:「這鴨頭你請客,我就先走了。」

她走了兩步,喬御仁沒有追,卻是悠悠的道:「安然,我不怕受傷,受傷,也是一種成長方式,可我是真的害怕失去你。你不愛我也沒關係,我會選擇用我自己的方式,繼續愛你,因為……我想活下去。」

安然的心沒來由的抽痛了一下,她咬唇,沒有回頭,腳步頓了片刻后,就離開了。

回到公司,她沒有坐電梯,而是進了樓梯間,一步步的踩著台階上樓。

每上一層,她就默念一句『喬御仁,我不愛你了。喬御仁,我們過去了。』

到了9樓,她身子一旋,直接在台階上坐下。

現在的她身體狀況不適合運動,果然,很累。

下午兩點半,霍妍接了一通電話后,起身走到安然辦公桌前對她道:「你跟我出來一下。」

安然看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工作,跟她來到門口。

霍妍在前,她抱懷,身子一轉面向她:「那一萬台印表機到了,你下去跟著一起卸貨吧。」

「為什麼是我?」

「那不是你做錯了表格才會引發的錯誤嗎?」

安然嘆口氣:「昨天喬總的話你是忘了?我們都有錯誤。」

「新來的,你什麼意思呀,我是指使不動你了唄?這事兒是不是要去找岳經理來安排?還是要再去喬總那裡鬧一遍?」

提起喬御琛,安然心裡一陣噁心。

她冷冷的白了霍妍一眼,轉身往樓下走去。

霍妍看著她的背影勾唇一陣壞笑,踩著高跟鞋回到了辦公室。

郝正見安然沒有進來,問道:「霍妍,我徒弟呢?」

霍妍不屑一笑,「倉庫。」

郝正懶得搭理她,起身出去了。

安然來到倉庫門口頓時也懵了,十幾卡車。

她嘆口氣,這麼熱的天,讓倉庫的工作人員因為這個失誤來來回回的,她是真愧疚。

安然小跑著上前,幫忙。

倉管拉著她:「誒誒誒,怎麼就你自己呀,我讓霍妍帶幾個人下來幫忙,結果就給我送了一個你這樣細胳膊細腿兒的姑娘?這是要整死我們呢吧。」

安然心裡也不爽,這就是霍妍整她呢,可她能怎麼辦呢,她不想再去面對喬御琛了。

她不好意思的對倉管笑了笑,擼起袖子就開始上前幫忙。

也幸好,這些中小型號的印表機,不算太重。

她搬了沒幾趟,郝正就來了。

她笑道:「師傅,你怎麼也過來了。」

「我不過來能行嗎,這麼多貨,你卸到明天也卸不完呀。」

他說著就已經上手開始幫忙了,到底是男人,速度比她快了一倍。

從兩點到四點半,還卸了不到三分之一。

可是安然身體已經有些受不住了。

她累的蹲下,一手支在卡車邊緣,又疼又累的,滿頭大汗。

郝正從倉庫里出來,看到她這樣子,連忙上前:「怎麼樣呀小徒弟,你還行嗎?」

安然費力的點了點頭:「我就是有點兒累,休息一下,馬上就能滿血復活了。」

「那你先別幹了,我多跑兩趟,就有你那份了。」

郝正說完,繼續去幹活了。

可等他再送了兩趟回來的時候,就聽到倉庫的工人們在喊著:「姑娘醒醒。」

他一聽,快步跑上前,撥開人群。

安然竟然暈倒了。

他連忙掏出手機,撥打120。

他拍了拍安然的臉:「安然,安然。」

安然毫無反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因為不知道安然為什麼會忽然間暈倒,所以沒人敢亂動她。

急救中心的車趕來,將安然抬走,郝正也一起跟著去了醫院。

總裁辦公室,譚正楠著急,門都沒敲就闖了進來。

「BOSS,安然突然暈倒,被緊急送到醫院去了。」

喬御琛手顫了一下,心怵然一縮,他站起身就往外走。

這副緊張的樣子,連譚正楠都驚到了。

他趕到醫院的時候,在普通病房找到了安然。

她還在昏睡,身邊沒人,手上輸著點滴。

喬御琛走到她身邊,凝眉,手輕輕的撫到她臉頰上。

有些熱。

「正楠,立刻把安然轉到樓上。」

「是。」

譚正楠立刻去安排人做。

護士們正將安然推出來的時候,郝正辦完住院手續回來。

「護士,這是怎麼回事。」

譚正楠上前:「從現在開始,安小姐交給我們來處理就可以了,你回去繼續工作吧。」

「譚秘書?」

他正說著,喬御琛也從病房裡出來。

「你知道她怎麼會暈倒的?」

「她剛剛在樓下卸貨,可能是累的。」

「卸貨?卸什麼貨?」

「之前那一萬台印表機到貨了,因為貨實在是太多,所以倉庫就打電話,讓我們行政部派幾個人下去幫忙。

結果,那個霍妍公報私仇,就讓安然一個人下去了,我是後來下去幫安然才知道這事兒的,到現在,倉庫門口還有好幾車貨呢。」

喬御琛臉色一陣冷,「行了,你可以回去了。」

「是,」郝正點了點頭,將辦理好的住院手續交給譚正楠離開。

安然被安排進病房,喬御琛道:「你先回公司去。」

「好的BOSS。」

「讓那個叫霍妍的女人,立刻從公司里滾蛋。」

「是,」譚正楠先回公司了。

他坐在病床前,一個人守著她。

她一直沒有要醒的跡象,他很擔心。

安然當然不願意醒來,因為,她做了一個好美的夢。

夢裡,她跟媽媽一起在海邊散步。

她依偎在媽媽肩頭,幸福的像個孩子。

「媽,你看,那是我的房子哦,以後我們兩個就在這裡生活,再也不用看安家人的臉色了。」

「我就知道,我女兒一定會變的很優秀,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安然笑,笑的好不開心。

可是媽媽接著就道:「可是然然,媽媽希望你能快樂。」

安然看向她:「有媽媽在我身邊,我不知道多幸福呢。」

「然然,你長大了,媽媽不可能一直陪著你,你要好好的,別讓媽媽擔心。我希望,我的女兒能快樂,能開心的笑。我希望我的女兒,不要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他們不值得你為他們付出這麼好的青春,然然,離開這裡,過你想要過的生活。」

安然眼眶中有淚:「我很幸福,我很快樂,只要媽媽不要離開我。」

淚眼模糊間,媽媽的身影漸漸模糊。

她試圖要去抓,可是卻什麼也抓不住。

「媽……媽……」

喬御琛伸手握住了她夢中舉起的手。

這幾分鐘,她一直在睡夢中笑,可現在卻忽然傷心了起來。

他不知道,他在夢中經歷著些什麼,只是……很難過。

「別離開我,媽,帶我走,媽,求你了,帶我走,一起走。」

「不許走,」她忽然囈語,喬御琛握著她的手緊了幾分:「安然,不許走。」

海邊,忽然響起一道聲音『安然,不許走』,媽媽的身形徹底消失在空氣中。

安然跪在地上,放聲痛哭。

喬御琛看著她緊閉著的眼瞼下,眼珠一直在轉動,哼唧的哭聲從她鼻息間傳來,眼淚也從眼眶中湧出。

她哭了。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安然哭。

她醒著,從來不肯落一滴眼淚,從來不曾……

他彎身輕輕的抱住她,手溫柔的拍撫著她的肩膀,在安撫她。

安然忽然睜開眼。

喬御琛的氣息就在眼前。

她身子僵了一下,喬御琛側頭看向她。

「你醒了?」他的聲音很輕柔。

安然咬牙,看向他握著自己的手咬牙:「你為什麼要喊我,你為什麼要叫我,你這個混蛋,為什麼連夢裡也要出來搗亂,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我媽不見了。」

「她本來就已經不在了,」喬御琛忽然就握住她的雙肩:「你清醒一下吧。」

他隱忍的低吼聲,讓她的心瞬間像跌落進了懸崖,可她腦子也忽然就反應過來了。

是啊,媽媽已經不在了。

被安家人害死了。

那晚,她親眼看到媽媽死在了橋下的雨窪中。

她覺得鼻翼間有涼意,伸出手指輕輕撫摸了一下。

是淚。

她將眼淚拭去,打量著四周。

又是病房。

自打做了肝移植,她簡直就成了醫院的常客。

她看向自己手背上的輸液器。

「我什麼時候能出院,」說話的時候,她的聲音已經恢復了從前的冷漠。

「出什麼院,你的身體情況還沒有穩定,現在出院,你是不要命了嗎?」

安然抿唇一笑,好不凄美:「我要是死了,不正好趁了你們的心意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