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音樂會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2:44
A+ A- 關燈 聽書

郁落落明知道我和她心底愛著的男人有絲絲縷縷的關係,但她還是主動的親近我,哪怕我剛剛問的話冒犯了她,她也笑臉相迎。

見她這樣,我便覺得自己過分。

明明剛剛可以不問那些問題的……

我轉移話題說:「我們去吃飯吧。」

郁落落沒有因為剛才的事影響到心情,反而點了很多菜說:「我好久沒有蹭到季學姐的飯了,今天要一次性吃個夠,我能喝酒嗎?」

季暖笑說:「隨你,反正我買不起單可以借笙兒的,她可是個有錢人。」

我微笑的問:「不是你請客嗎?」

「我借你的又不要你的。」

季暖的神情自然,並沒有因為失去陳楚而顯得多悲傷,這有點不像之前的她……

我沒有搭聲,郁落落點完了菜好奇的問我,「時笙姐,你怎麼跟我二哥離婚了?」

聞言,季暖驚訝的起身問:「郁落落,你二哥是顧霆琛?世上怎麼有這麼巧的事?」

郁落落點頭解釋說:「我是顧家領養的孩子,跟著媽媽姓的,對外我一直都沒有說自己是顧家的人,抱歉隱瞞了你這麼久。」

季暖搖搖頭坐下說:「沒事,我也沒有問過你家裡的事,你也沒有說的必要,我只是很驚訝……因為笙兒和顧家有很深的淵源……」

服務員上了一瓶紅酒,郁落落給我們倒了一杯解釋說:「我一直沒有在國內,所以之前不清楚二哥結婚的事,他也沒有給我提過……」

我垂下眼眸端起那杯紅酒沒有說話,季暖快速的從我的手中順過去道:「楚行知道你喝酒非得打死我!對了落落,你怎麼突然想起回國了?」

聞言,郁落落垂下了腦袋。

季暖好奇問:「發生了什麼?」

郁落落喝了一口紅酒嘆息道:「我又不能在國外待一輩子,二哥讓我回梧城替他管理家業,說什麼顧家養我多年該我出分力了。」

頓了頓,郁落落好奇的望著我問:「時笙姐你為什麼要和二哥離婚?他待你不好嗎?」

好與不好都是曾經的事。

我不想提我這些事。

我胡謅道:「沒什麼,現在這個社會分分離離很正常的,我和你二哥是好聚好散的。」

我清楚的記得,在離婚的前夕我依舊在渴望顧霆琛,求他和我談一場三個月的戀愛,可他冷酷的拒絕了我。

見我情緒低落,季暖趕緊打著圓場說:「我們吃飯吧,吃了飯去看電影。」

「我待會要去公司。」我說。

季暖妥協道:「那好吧。」

我不餓,沒怎麼動筷子,而郁落落又點了很多菜,季暖怕浪費硬是逼自己吃完了。

與她們分開之後我開車去了公司。

助理還沒有下班,他見我過來趕緊起身到我身邊恭敬的說:「時總,葉挽小姐約到明天下午三點鐘的,到時陳家也會過去。」

約葉家見面他們竟然還邀請了陳家。

看來葉家是鐵了心的要陳家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問他,「陳家的底價是多少?」

「那邊沒有透露,我猜應該至少比我們高一個點,不然葉家也不會臨時改變主意。」

葉家是A市的大家族,我曾經和葉挽的父親見過幾次,他是一個很講誠信的商人。

我不知道他們今天為什麼要臨時毀約……

默了默,助理提醒說:「聽小道消息說葉家那邊的事現在基本上都是葉挽在做決定。」

我皺眉問:「葉家變天了?」

助理否認說:「沒呢,但葉董事長年齡大了,葉挽是葉家唯一的獨苗,即使現在沒有變天,以後葉家的權勢都會過到她身上。」

「那這次的事是葉挽自己做的決定?」我思索了一番,說:「如果真是這樣,她很大程度上會選擇陳家!因為她對時家不了解,陳家那邊又有顧家撐腰,小年輕肯定容易聽信旁人。」

梧城就這麼幾個大家族,顧霆琛作為陳家的說客在葉挽面前說上幾句,葉挽看不清形勢肯定會選擇陳家,哪怕不惜跟時家撕破臉面。

畢竟葉挽跟葉董事長不同,葉董事長做商人一直誠信正直,在業內有極好的名聲。

葉挽不同,她畢竟年輕。

助理無奈道,「這次我們很大程度上會競標失敗,但這次競標又對時家來說很重要。」

自從和顧霆琛離婚之後我都沒有了解過時家的狀況,我問助理,「是什麼合同?」

「替葉家做晶元。」

「葉家出技術?」我問。

助理解釋說:「時家自己有技術,只是這次合作是個機會,如果拿下它打出名氣,後面業內晶元的製造大家都會紛紛找時家。」

「那你的意思是這次合同必拿?」

「時總,不容錯過。」助理道。

……

我開車離開了公司,路過一個音樂會館時我停下了,因為門口寫著裡面有演奏會。

我將車停在路邊買了票進去,在最後一排坐下時突然看見季暖和郁落落坐在第一排的,那是很顯然的位置。

一目了然。

我忽而猜到今天會有誰演奏。

我想離開,迫切的想離開,可剛站起身又忍不住的坐下,我無法說服自己離開。

就像我無法說服自己忘掉九年前那一聲又一聲的小姑娘以及那幾個月默默地追隨。

哪怕我說過我不再喜歡他。

我閉上眼,聽見身旁的人對自己的夥伴說:「你聽說沒?今天有顧瀾之的演奏,他可是國際上的鋼琴大師啊,聽說一票難求,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這種小音樂會館演奏。」

顧瀾之的名氣很大,是有名的鋼琴家。

這事,我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剛開始演奏的是小提琴,接著大提琴,隨後是合奏貝多芬的曲子。

一場又一場的過去,那人都沒有出現,就在我打算離開時那首悲傷的音樂緩緩而出。

我猛的睜開眼,看見坐在鋼琴前彈奏著曲子的男人心裡莫名起了一陣澀然。

他的皮相英俊,他穿著黑色的晚禮服,他的身材高大挺拔,他是一個很完美的男人,他深得很多女孩的喜歡,包括他的妹妹郁落落。

他是世人矚目的似天神般的男人。

他天生孤傲,性情寡淡。

我怎麼就喜歡上了他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