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真的沒派人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09:56
A+ A- 關燈 聽書

第42章我真的沒派人

今兒的事情她承認有故意的成分,這個法子也是她在夏侯銜出現后突然想出來的,容離一直沒有找出跟在身邊的人,像這種高手她找不出來,只能找到他的主子去問了。

容離在賭,賭她的第六感,若是猜對了,男人現身,那她便問個清楚,並讓他把人帶回去。

若是料錯了,她便推翻之前的想法。

現在看來,自己是猜對了的,可對面的男人再一次搖了搖頭,淡定的說道,「我真的沒有派人跟著你。」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很好,容離覺得自己的耐心要用完了,這種死不認錯的態度,實在勇氣可嘉,容離忍不住要給他點個贊。

是問,那個人能像他一樣,事情都擺在眼前了,還是裝作一副自己沒有做過的樣子。

容離忍了又忍,終於忍不住了,「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好好說不聽是不是?非得讓我把人找出來,拎到你面前你才能承認?」

只見對面的人,仍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點了點頭,「你如果真找到的話,我一定會承認的。」

「你!」容離感覺自己的語言已經匱乏到不知道要說什麼的地步了,這人怎麼這麼軸?

「主子?」噹噹兩下,輕輕的敲門聲伴隨著小桃疑問的聲音響起,「您在跟誰說話嗎?」

小桃本來睡著了,但是白天她又不敢睡太死,保不齊有個什麼事情,沐芙院還指著她呢。

這不,迷迷糊糊似睡非睡間,就聽到主子的卧房有響聲,她下床打開房門,便隱約聽到主子在說話,這才趕忙過來看看,她怕是自己睡覺,再耽誤了什麼事情。

容離無奈的看了房門一眼,又看向對面的男人,向前一步壓低自己的聲音道,「你不說就算了,我總有辦法能找出來,你到底叫什麼,我可不想連還誰的人情都不知道。」

男人眸光微斂,看著容離道,「雲襄。」

容離默念了一遍,點點頭,「閣下府上是?」

她總得知道去哪裡找人。

「這個不重要,你的丫頭要進來了,告辭。」說完,他輕車熟路的從窗戶跳了出去,幾個起落不見蹤影。

看的容離眼角一跳一跳的,要不是時機場景不對,她都想撫掌大呼,『少俠好身手!』

這人到底什麼來頭?

看著挺正經的一個人,怎麼做起事來這麼的…不正經。

「主子?」小桃在門外發現屋內沒了聲音,不由奇怪的又敲了敲門,之前她確實聽到說話聲了呀。

『緇紐』一聲,門開了,容離睡眼惺忪的站在門內,打著哈欠問,「小桃,你怎麼了?」

一句話給小桃問蒙了,她是來問主子是不是有事情的呀?

「我沒事啊主子。」小桃下意識的回道。

「沒事敲門幹嘛?」容離又打了個哈欠。

「奴婢…奴婢是聽到您房內有聲音的,」小桃指了指屋內,「所以來問問主子是不是誰來了?」

「我這?」容離眨眨眼睛,「沒有啊,我是聽著你叫門才起的。丫頭,你不是睡迷糊了吧?」

「啊?」小桃瞪著大大的眼睛,是這樣嗎?

「誒,丫頭啊,」容離抬手摸了摸小桃的腦袋,「你肯定是這兩天太累了,又被嚇的不輕,這不就出現幻聽了。聽話啊,回去好好歇歇,咱們院子里沒什麼活計,主子我給你放半天假,休息夠了再來伺候。」

說完又拍了拍小桃的肩膀,「去吧。」

「哦。」小桃呆愣愣的點了點頭,然後腳步有些飄的往回走了,一路上一直在想,真的是她聽錯了?

看來她真的是太累了。

容離關上門后,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語道「丫頭啊,我可不是故意要騙你的。

無奈的望了一眼開著的窗欞,她怎麼發現自從遇到了雲襄,自個兒幹什麼事都得遮遮掩掩的?

同時,她下定決心,雲襄不是不承認往她身邊按插人手嗎,還不說他是哪個府上的,她非得將人揪出來,然後盤問個底兒掉,弄明白雲襄到底是誰才行!

——書房——

夏侯銜在書房獨自吃了午飯,拿起手邊的公務正要處理,便聽見有下人有事前來稟報。

喚了人進來,原來是慕雪柔身旁的碧衣,此時她一臉焦急的跪在地上,叩了一個頭,「王爺,主子喝了葯後頭痛不止,奴婢們實在不知該怎麼辦,煩請王爺過去看看。」

夏侯銜噌的站起,快步走出書房,向雪羽院方向去了。

還沒進門就聽到有丫鬟的聲音,「主子,還是去請王爺吧,您這麼難受硬挺著可不成啊。」

「住嘴!」慕雪柔的聲音里,虛弱中透著一絲堅強,「王爺公務繁忙,不許前去打擾,我自個兒歪歪就好了,若是誰敢去請王爺,我打斷她的腿!」

一屋子的丫鬟唯唯諾諾的應了,之後便是慕雪柔的呼痛聲。

夏侯銜聽了慕雪柔的話,心裡隱隱有些不是滋味,自己中午找借口沒來陪她吃飯,確實是有些反感她總是哭泣,可沒想到她如今病了,卻因為自己的借口而勒令丫鬟們不許打擾他。

之前的煩躁的情緒被愧疚所取代,夏侯銜進了裡間,發現裡面一團亂,丫鬟們倒水的倒水,扇扇子的扇扇子,愣是沒人發現他進來了。

夏侯銜向前走,直到一個丫鬟不小心撞到他身上,發現是他后連忙跪地告罪。

屋子出現了一瞬間的安靜,接著眾丫鬟全部跪地請安,慕雪柔硬撐著要下床,夏侯銜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床邊,將她按了回去。

「不舒服怎麼不派人去請爺?」

慕雪柔偷眼看了夏侯銜一下,發現他神色溫和並沒有生氣,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她這點小動作,自然被夏侯銜看在了眼裡,被依賴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便是一個人的天,滿足了他大男人的心理,神情又柔和了幾分。

「王爺,您怎麼來了?」慕雪柔有些不好意思,隨後又微微皺眉,一手按在眉心,頭又痛了起來。

「不知道去請大夫嗎,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這句話當讓是對跪在地上一眾丫鬟們說的,他冷冰冰的看著她們,「不會伺候主子是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