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非常喜歡他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3:04
A+ A- 關燈 聽書

風居住的街道——

其實風並不曾在這裡居住,或者停留,他只是路過了,在你我都年少的時候,捲走了我們的時光,你在這樣一陣風過後離開了這裡,而我一直在原地等,可風已經走了。

我在原地等了九年,曾經篤定的年少時光,篤定的那份愛,在今日看來都是笑話。

我愛錯了人,整個生命都是一場笑話。

熟悉的旋律響在耳側,如夢中那般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徘徊,我嘆了口氣站起身。

就在我站起身的那一刻音樂戛然而止,男人的目光透過無數的觀眾,準確無誤的落在了我身上,那眸光清明,隱隱的,我似乎真的從中看到了那抹顧霆琛所說的憐憫。

我從容的笑了笑,就在這時,第一排的季暖和郁落落都將不解的目光放在了後面。

當看到我時,季暖連忙起身過來找我。

我從容的望著顧瀾之,他忽而又彈奏起了這首曲子,而我匆匆的離開了音樂會館。

季暖跟著我出來問:「你怎麼在這?」

我指了指門口的廣告,笑著解釋說:「突發奇想的想聽個音樂,沒想到能遇見他……」

季暖清楚我的事,很能理解我的感受,她伸手抱了抱我說:「都會好起來的。」

想起陳楚剛離開了她的身邊,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不知道這一句話是在安慰她還是自己。

季暖忽而說:「陪我走走吧。」

「嗯,陳楚一直沒聯繫你嗎?」

三月的風帶著微涼,我緊了緊身上的衣服聽見季暖平靜的語氣說:「沒有,我不想再惦記他了,我不喜歡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陳楚他……我以為愛能戰勝一切,可我始終無法戰勝他心底的自卑,我們輸在了現實而已。」

從甜蜜到幸福再到現實不過幾個月的時間而已,季暖肯放下一切去陪陳楚,但那個男人始終過不了自己心裡那所謂的自尊。

我能理解,能理解在自己愛的人面前所存有的那份卑微感是無法輕易抹去的。

季暖懂他的卑微,所以這次她沒有去找他,因為找到了也是無濟於事的。

她說服不了那個男人就像自己說服不了忘記他,每個人都有自己心底不同的執念。

「你愛的轟轟烈烈怎麼又會輕易放棄?季暖,你和陳楚,你們兩個至少是相愛的啊。」

我連我自己愛誰都不知道。

而且顧瀾之壓根不愛我。

再說顧霆琛失去記憶更不可能愛我。

而且九年前的那份信仰在搖搖欲墜,我的心開始慢慢的傾向於三年前的顧霆琛。

「笙兒,愛並不能解決一切問題。」

我:「……」

我們兩人走在巷子里,大概半個小時后我才想起車子還停在那個音樂會館前的。

我和季暖原路返回時看見顧瀾之和郁落落兩人在門口,郁落落看見季暖連忙笑著喊道:「季學姐,你的包都還在我這兒呢。」

季暖趕緊過去拿在手裡說謝謝。

郁落落搖搖頭說:「不客氣呢。」

隨後她看了眼路邊停著的勞斯萊斯,期待的問我,「時笙姐,我們沒有開車,這兒偏僻又不好打車,你能送我和大哥回家嗎?」

這個提議並不過分。

我沒有拒絕的理由。

我望著一直沉默的男人,雙手插兜里問:「要回家嗎?順道送下你和落落。」

顧瀾之點點頭,額前的烏髮隨風微微蕩漾,他客套的語氣說:「麻煩時小姐了。」

我搖搖頭道:「沒事。」

隨後我看向季暖問:「跟我回時家嗎?」

聞言季暖趕緊搖頭拒絕說:「你那別墅太大了,我住著不習慣,你送我回自己家吧。」

雖然季暖跟著陳楚在鎮里生活了幾個月,但她在市區是有房子的,有一定的經濟條件,而反觀陳楚一無所有。

再加上那男人重自尊……

我忽而覺得他不適合季暖。

畢竟門當戶對的愛情才更長久。

愛並不能解決一切問題。

包括現實的差距。

倘若陳楚要真正的和季暖毫無隔閡的走在一起,除非他自己要做出改變強大起來。

想起那個雙眼清明的男人……

我突然覺得他有自己的打算。

他可能只是暫時離開。

……

季暖離這兒最近,我先送她回家。

隨後是郁落落。

是的,顧瀾之堅持讓我送她回顧家。

哪怕郁落落一直討好道:「都這麼晚了,哥哥你讓我跟你回家好不好?」

顧瀾之沒搭聲,我想了想猶豫問:「要不讓她跟著你一起?這樣我還可以少跑一趟。」

他的嗓音毋庸置疑道:「時小姐,送她回顧家。」

我突然有點了解他的絕情了。

不得已,我先送郁落落回顧家。

我沒有把車開太近,停在離顧家有兩百米的地方,郁落落嘟著嘴下車不情願的跟著我們告別,我維持著臉上的微笑應了她一聲。

她嘆口氣說:「哥哥再見。」

顧瀾之淡淡的嗯了一聲。

郁落落失落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眼眸中透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不甘心。

我明白她的心思。

畢竟車裡坐著的兩人……

至少在她的眼裡我是有威脅的。

小女孩的心思真的特別的簡單。

我咧嘴笑說:「落落,再見。」

我發動著車子離開,也沒有問顧瀾之地址,但隱約記得上次送他回去的小區。

車裡因為只剩下我和顧瀾之變的異常的沉默,透過後視鏡我看見他雙眸正盯著我的,我心驚膽戰的收回目光,掩飾住自己心裡的慌亂問道:「顧先生,你接下來還有演奏會嗎?」

「顧瀾之。」他道。

我下意識問:「嗯?」

「小姑娘,喊我顧瀾之。」

沒人的時候他會稱呼我為小姑娘。

「哦,嗯,好。」

我似乎太過於緊張。

「我沒有安排演奏會,今天是臨時想起的。」他嗓音溫潤的又說:「謝謝你來聽我的演奏會,這首風居住的街道……送給你的。」

風居住的街道……

他說,送給你的。

嗓音低沉又纏.綿悱惻。

我的心抑制不住的顫抖。

那種感覺我無法描述……像是初見時的場景;像是年少時的光陰;像是我等了九年終於等到那個人的一點兒回應。

哪怕無關愛也能令我欣喜若狂。

我不再喜歡你……

我前天發出去的這條簡訊瞬間破碎。

我的心告訴我,

我非常非常的喜歡他,

喜歡曾經為我演奏鋼琴的他,

喜歡那個喚著我小姑娘的他。

哪怕我剛剛還覺得我的信仰搖搖欲墜,

哪怕我還以為我的心在靠向顧霆琛。

可是只要他一句話,

一句稱不上甜蜜的話,

我堅守的大壩就能潰不成軍。

是啊,怎麼能那麼容易放棄?

怎麼可能那麼就容易放棄他?

我做不到,可也不敢接近。

因為我是一個連健康都沒有的人。

我的愛只會是他的累贅。

再說,他心裡也沒有我。

不一定我愛他就非得他愛我。

我咽下心裡的苦澀道:「謝謝你。」

九年前我在教室外面聽他演奏過這首曲子,這是我頭一天晚上問過他的。

九年後也在音樂會上聽他演奏過。

甚至又在那個教室里聽他彈過……

難道他都是因為我才彈的嗎?

車子以龜速前進,顧瀾之寡言少語不怎麼愛說話,我也就沒有再出聲去打擾他。

我和他無法在一個空間里共存,因為我的心一直在胸腔里狂跳,好在很快到了地方。

我將車停在小區門口,他打開車門下車,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他溫和的說了一句,「小姑娘我們聊聊?」

雖是問句,卻透著肯定。

我抿唇從車窗里望向他。

這男人清雋,溫潤且不可方物。

我想拒絕,他微微的彎下腰在我耳邊輕輕的說著,「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有些話早就該在九年前說清,可我拖延到現在……抱歉小姑娘,我來的時間太晚才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傷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的意思清清楚楚,霎時,我眼眶濕潤盯著他,嗓音顫抖的問:「你什麼意思?」

「小姑娘,可否願意和我在一起?」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