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一生可否?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3:17
A+ A- 關燈 聽書

小姑娘的愛,終於等到了回應。

她心底的那些兵荒馬亂啊,終於等到了他的救贖,可她現在卻沒有邁出去的勇氣。

——

是啊,我沒有那份勇氣。

眼前的男人眸光清明,我的心思在他的面前無形遁地,從很久之前他就知道我喜歡他。

在記憶深處,我永遠都忘不了他那句,「小姑娘,你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

「因為……我喜歡你啊。」

因為我喜歡他啊。

此時此刻他站在我的面前,嗓音溫潤的問著,「小姑娘,可否願意和我在一起?」

我想,我迫切的想和他在一起。

九年前我都是那麼的想啊。

可現在一切都晚了。

我回梧城最初的想法也不是要和他在一起,我只是想找到他……

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那個他。

我垂下眼眸問:「你喜歡我?」

他可能沒想到我會問這個問題所以有一瞬間的遲疑,隨後鎮定從容的說道:「嗯,你是我唯一喜歡的姑娘。」

他穿著正規的演出服,黑色西裝配白色襯衫,人又高高大大,顯得他整個人很有力量,似乎可以完全的掌控我。

這種感覺只有顧霆琛在床上給過我。

是的,顧霆琛在床上特別的霸道,將我壓在身下完全由他一手掌控。

那時的我雖然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但也沒有表達自己的意見。

是不忍,是面對喜歡的人願意承受。

因為那時我以為的愛……

自以為是的情深感動的只有自己。

我打開車門下車問:「陪我走走?」

顧瀾之點點頭,小區附近有一條江河,我走在前面,他忽而伸手握住了我的手心。

他掌心的溫度炙熱滾.燙,與他這個人形成反差,我動了動手指還是沒有捨得抽出來。

他握著我的手走在江邊,我微微的垂著腦袋乖巧的跟隨在他的身側,想著該怎麼開口拒絕他,畢竟我現在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

其一,我是他弟弟的前妻。

是他弟弟睡過的女人。

先不說我同不同意,就單說顧董事長,雖然他待我極好,他也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何況他的母親支持他和郁落落在一起。

她肯定不會想看到自己的二兒媳婦變成大兒媳婦。

郁落落說的沒錯,這事是亂了.倫。

我和他在一起有違常理。

其二,我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我可能隨時離開這個世界。

我沒有愛人和被愛的資格。

其三,顧霆琛絕對會阻止我們的!

其四,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我剛剛問他喜歡我嗎?他有了遲疑,可能他至今都不清楚他待我是愛還是顧霆琛口中所說的那份憐憫。

畢竟誰都無法相信,在大家眼中孤傲,寡淡且不擅情愛的男人會喜歡一個沒見過幾次面的小姑娘。

我真心以為他是在可憐我。

而且他自己也說過我很可憐。

不過可憐就可憐吧。

至少也是一種回應。

但我不接受這種回應。

我們兩人走了十幾分鐘,走出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我終於不用再跟隨在他的身後,不用再望著他的背影。

我抿了抿唇,艱難且不舍的開口說道:「我們兩個人之間是沒有未來的。」

聞言他緊了緊我的手,偏頭眸光略沉的望著我,他抬起另一隻手溫柔的揉了揉我的腦袋,安撫說:「我知道你的擔憂,但如果你願意和我在一起,那些麻煩都由我來解決。」

我想蹭一蹭他的手掌,不過我忍住了。

「那些事你解決不了的。」

「信我,時笙。」

他的嗓音很堅定。

他是第一次完整的喊著我的名字。

「顧瀾之,我不再喜歡你。」

我用這句話拒絕了他。

他抿了抿唇,想說什麼終究沉默。

他此刻握著我的手心,忽而伸手將我摟進了他的懷裡,嗓音低低道:「抱歉,小姑娘。」

我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視線之處看見郁落落和另一個與他長的一模一樣的男人。

那個男人此刻正目光冷漠的望著我。

我眨了眨眼睛問:「你為什麼要道歉?」

「是我出現的太晚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這次換我等你,等你什麼時候願意了就回來找我,這次我會在原地等你,一生可否?」

顧瀾之說他願意等我一生。

我的九年換了他的一生。

這些話一字一句的落在了不遠處兩人的耳里,郁落落瞬間蒼白著一張臉。

而顧霆琛,神色依舊冷漠。

無論發生什麼,他都有一種泰山崩於前的臨危不亂,哪怕抱著我的人是他的哥哥。

顧瀾之鬆開了我,他側過身也看見了顧霆琛他們,不過他神色淡淡的,像是沒看見他們兩人一般,平靜的與我說了句再見就走了。

顧瀾之一走,郁落落趕緊跑過去跟上他,現在這裡就只剩下我和顧霆琛。

我雙手插在兜里,笑著問他,「郁落落怕我跟他發生什麼,所以拉著你過來救場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顧霆琛穿著黑色的大衣,他幾步過來到我的身邊,開口諷刺我道:「他給了你想要的東西,你怎麼拒絕了他?怎麼?過不了自己心裡那關?」

我好奇問:「我心裡的哪關?」

「曾經作為我的女人為我懷過孩子。」

我:「……」

我懶得搭理他,轉身去找自己的車。

顧霆琛跟在我身側一言不發,在我看到車的時候他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要拒絕他?你說的那句我不再喜歡你是真的……」

我快速道:「假的。」

「那為什麼要拒絕他?」

顧霆琛刨根問底,也不知道他想得到什麼答案,我用他的話堵著他說:「你剛說了,我曾經作為你的女人為你懷過孩子,況且我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顧霆琛,他那麼完美的男人值得一個更好的女人。」

他低低道:「那就別去招惹他!」

「我沒有招惹他。」我說。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如果不是你給了他錯覺他能說那些話?」

顧霆琛冷言冷語的又道:「時笙,你自己說的你沒一個健康的身體,那就別去禍害別人,跟我在一起互相折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