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你喜歡小孩兒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5:24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聽了安心的話,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安然。

她頭看著窗外,沒有動。

「御琛,你怎麼不說話?」

「這次去,我已經安排好了行程,就不帶你過去了,以後再有機會你再去吧。」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

空氣里一陣的尷尬。

安心抿唇:「我想出去散散心,最近遇到的煩心事兒實在是太多,我想……」

「那我給你安排兩個保鏢,你不是喜歡法國嗎,你去法國度假吧。」

「我……」

「好了,這事兒就這麼訂了。」

背對著他的安然扯了扯嘴角,覺得解氣。

喬御琛掛了電話,安然道:「喬總竟然捨得不帶心愛的女人去,美人兒要傷心咯。」

「你少陰陽怪氣。」

安然笑了笑,沒有作聲。

只要安心不爽了,她就爽了,隨他說什麼吧。

兩人回到御香海苑,安然打開冰箱看了一眼,什麼都沒有了,晚餐告急。

見她去翻冰箱,喬御琛問道:「你的保姆還不回來嗎?」

「我讓她最近不必天天過來,一周來給我打掃兩次就好。」

「我給你安排一個過來,照顧你飲食起居。」

安然看向他:「不用了,我喜歡一個人,安靜。我要去超市買菜,你在家裡呆著吧。」

「一起,」喬御琛起身。

安然看他,有些驚訝:「你要跟我一起?買菜?」

「怎麼,你能去,我不能?」

「當然不是,就是覺得買菜這件事兒,和喬總真心不配,不過既然你要去,那就一起好了,反正有人付錢,我沒損失。」

喬御琛斜了她一眼,好好的話到了她嘴裡立刻變了味道。

兩人一起了離開了別墅,安然開車。

到了超市,喬御琛推著購物車,安然跟在一旁,兩人一起去蔬菜區。

安然問道:「你有什麼特別想吃的菜嗎?」

「你都會做?」

「不會,就是隨便問問。」

他斜她:「那你就隨便買買吧。」

她隨手拿起了捲心菜,喬御琛道:「捲心菜有什麼好吃的。」

她放下,又拿起萵苣。

他蹙眉:「萵苣也沒什麼好吃的。」

安然努嘴:「你不是讓我隨便買買嗎?」

他聳肩,不再說話。

安然將萵苣放下,又去拿起一包黃瓜。

見她遲遲沒有放進購物籃里,喬御琛問道:「怎麼不放。」

「我在想,它可以做什麼。」

喬御琛冷臉:「你太污了。」

「啊?」安然望向他。

喬御琛挑眉:「你想讓它做別的我不管,我的工作,不需要它取代。」

安然反應了好半響,臉刷的紅了。

她急了:「喬御琛,到底是誰污啊,我在想,是要拿它炒著吃還是拌著吃,你……」

她將黃瓜放下,快步往前走去。

喬御琛勾唇,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原來,她還有這樣的一面。

害羞的安然……嗯,看起來還不錯。

兩人在蔬菜區轉了一大圈,只買了幾個西紅柿。

安然想,今晚只能吃西紅柿雞蛋面了。

下次她再也不要跟喬御琛一起出來買菜了,遭罪。

兩人推著車去排隊結賬,走到零食區,忽然有人扯住了她的裙擺。

她回頭,一看竟是個只有四五歲大小的女孩兒。

她抿唇一笑:「小妹妹,怎麼啦?」

「我要媽媽……哇……」小女孩兒說完話,立刻就張嘴哭了起來。

嗓門很響亮,以至於周圍有人開始投遞來好奇的目光。

安然回身,蹲在小女孩兒面前,雙手握著女孩兒的手:「媽媽呢?」

「找……找不見了,」小姑娘哽咽著指了指西側:「剛剛還在這兒,找不見了。」

「知道媽媽叫什麼名字嗎?」

「付敏。」

「寶寶真棒,」她溫柔的揉了揉小女生的頭,對飲料區的工作人員道:「勞煩你找人廣播一下,幫孩子找找媽媽吧。」

「好,稍等啊。」

工作人員離開,安然站起身,剛要跟喬御琛說什麼,小姑娘立刻再次拉住了她的裙擺:「制服阿姨,你能先不要走嗎,媽媽說,走丟了就跟著制服叔叔和阿姨。」

安然重新蹲下:「你別怕,等你媽媽來了,阿姨再走。」

提起媽媽,小女孩兒又想哭。

安然揉了揉她的頭:「阿姨會變魔術,你想看嗎?」

小女孩兒連連點了點頭。

安然從包里找出一枚硬幣,手繞著小女孩兒,玩兒起了讓硬幣消失再出現的把戲。

不一會兒小女孩兒就被逗的拍手跳腳,好不開心。

喬御琛立在一旁,揚起了眉心,她還有這樣的一面,也不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幾分鐘后,小女孩兒的媽媽聽到廣播趕了過來。

接到孩子后,媽媽一個勁兒的道謝,這才帶著孩子離開了。

人群散去,安然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職業套裝。

制服阿姨……還真是。

兩人重新去排隊,結賬離開了超市。

回去的路上,換成喬御琛開車。

車裡有些安靜,喬御琛問道:「你喜歡小孩子?」

安然蹙眉,沒有做聲,只是手卻無聲無息的撫到了肚子上,看著車窗外的眼神中帶了幾分悲切。

「我剛剛看你跟小女孩兒玩兒的很開心。」

安然沒有做聲。

喬御琛蹙眉,「這車上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嗎?」

她將手從小腹上移開,看他:「這世上還有人不喜歡小孩兒的嗎?」

「我就不喜歡。」

她挑眉,聲音冷了幾分:「那是你特殊。」

喬御琛睥睨了她一記:「你是不是獨獨對我這麼冷冰冰的?」

她又不說話。

喬御琛惱火:「你跟那個葉知秋可以掏心掏肺,跟傅儒初可以溫柔如水,就連對你那個叫師傅的同事都有說有笑,為什麼獨獨對我就這麼冷冰冰的。」

她笑,看向他:「你確定現在要聊這個話題?我的話,你一定不會想要聽。」

喬御琛心裡發悶,懶得再搭理她。

回到家,安然拎著西紅柿進了廚房。

喬御琛換掉鞋子,在客廳里坐下。

廚房裡傳來安然的高聲:「你吃嗎?」

喬御琛起身走到廚房門口頭開門看向她。

安然自然的再次問道:「你吃嗎?」

「我是閑的無聊,才陪你去買菜的?」

安然撇嘴:「吃就說吃,不用特地跑過來懟我,你可以出去了。」

「我幫你吧。」

安然正在洗西紅柿的手頓了一下:「你說什麼?」

喬御琛臉上有幾分不自然:「不需要嗎?」

她立刻將洗好的西紅柿遞給他:「切。」

他一接過,她立刻轉身去打蛋了。

他勾唇聽話的洗手切起了西紅柿。

看她利索的將麵條煮好,開始做湯,他抱懷站在一旁,像是監工。

她凝眉問道:「你不出去嗎?」

他也沒應她。

以前從沒覺得,自己會有閒情逸緻站在這裡看一個女人做飯。

她利索的將湯做好,兩人開吃。

他吃了一口,就抬眸看向她,不過沒說什麼。

安然有些納悶:「你今天總看我做什麼?我臉上有什麼嗎?」

她說著,伸手擦了一下。

喬御琛勾唇,搖頭:「沒什麼,吃吧。」

他若問她,這些年在牢里的事情,只怕……她什麼也不會說的吧。

她對他總是有那麼深的戒心。

想到這一點,他悶悶的嘆息一聲。

出發去布拉格的這天清晨,安然給葉知秋打了一通電話。

她需要葉知秋幫她一個忙,給安心傳遞一個消息。

只不過,這消息不能傳遞的太早,不然會掃了她第一次出國的興。

司機將他們一行五人送到了機場。

坐上飛機,安然就在喬御琛身邊。

她一直趴頭看向窗外,外面的一切對她來說,好像都很新鮮。

「你就這麼高興?」

安然極力平復自己的表情:「你不高興嗎?」

「有什麼可高興的?你不會是第一次坐飛機吧。」

安然表情像是做錯事情被抓包的小孩子:「不可以嗎?」

喬御琛不禁一笑,搖頭:「可以。」

「你笑什麼,我第一次坐飛機,是很可笑的事兒嗎?」

「倒也不是,就是覺得你表現的……太雀躍。」

安然抿了抿唇,有嗎,她以為,自己已經很壓抑自己心裡的小興奮了。

她呼口氣,側頭,靠在了窗邊,安靜了起來。

飛機爬行時,她的一整顆心幾乎都跳出身體。

看她似乎很緊張,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側頭看著她,淺淺的勾起了唇角。

安然呼口氣,看向他,心莫名的安定了不少。

飛機飛行了四個多小時的時候,安然已經沒了那股子興奮勁兒。

見身側的喬御琛還在看文件,她努了努嘴,閉上眼睛睡了一覺。

夢裡,她正覺得有些不安穩,飛機忽然上下顛簸了起來,像是坐過山車一般。

她猛然驚醒,睜開眼,有些慌亂。

安然雙手握拳,有些慌亂。

不會這麼倒霉吧,這可是她第一次坐飛機。

喬御琛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表情凝重的看向她。

安然納悶問道:「怎麼會晃的這麼厲害。」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不會是……」她想要說的事故這兩個字,沒敢說出口。

「如果我們沒有明天了,你會後悔今天跟我出來嗎?」

她的心好像一下子就釋然了,有什麼好怕的,即便要死,也不會只有她一個人死,她帶走了喬御琛,安心會有多痛苦?

她笑,「不會,能跟你同歸於盡,還不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