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他的忍讓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3:36
A+ A- 關燈 聽書

我剩下的時間有限,壓根不想活在怨恨里,要不是他對付楚家逼我接任又對付時家,我現在都不會回梧城。

原本接手時家就夠麻煩了,浪費我的時間,他還讓我跟他在一起互相折磨?!

我瘋了嗎?

我好笑的望著他,嘲諷說:「你對我倒是執著的很,現在的你讓我感到陌生,你這樣我會誤以為你壓根沒有忘記我!」

他臉色一沉,我伸手搭上他的肩膀拍了拍提醒說:「你失憶之前說過愛我的話,你別告訴我你忘了我們之間的所有事卻偏偏記得對我的愛?呵呵,你以為我會信嗎?」

聞言顧霆琛怒極反笑,他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將我攥進他的懷裡,我胸腔里有些喘不過氣,被迫的仰著頭望著他,不甘示弱的笑問:「被我說中了心思?」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顧霆琛忽而低頭狠狠地壓向我的唇,並不是親吻,而是深深地掠奪,咬破了我的唇角。

我吃痛的喘.息,他猛的鬆開了我,將我推的很遠,我沒有站穩一不小心跌坐在地上。

梧城的地濕潤不堪,我坐在地上感受到一陣涼意,但一時之間又站不起身子。

我的腳踝痛的厲害,是剛剛跌倒時扭到的,我硬扛著沒有吭聲,坐在地上嘲諷的望著他。

他現在和我糾纏不休真的很可笑。

他自己也察覺到這點,猛的閉上眼緩了好久才說:「時笙,你真的是太無所畏懼。」

生而為人怎麼可能無所畏懼。

只是我這顆心已經千瘡百孔。

我沉默不語,顧霆琛氣的轉身,隨即他又回過身過來蹲在我的面前,語氣惡狠狠道:「摔疼你活該!你一天凈給我添堵,先是跑到桐城跟其他男人曖昧不清,網上還傳出你們接吻的視頻!現在還跟顧瀾之在這兒玩深情的戲碼,我倒是不想管你,想把你揍一頓,可……」

顧霆琛猛的頓住,他摟住我的肩膀打橫抱著我起身,眼神冷酷道:「不知死活的女人。」

我的腳踝疼的厲害,也沒有去懟顧霆琛的話,他抱著我找到了那輛勞斯萊斯。

我用鑰匙打開車門,他彎腰將我放進後座,隨後他脫下我的高跟鞋握住我的腳踝。

一個大男人目光定定的盯著我的腳,心裡說不臊是騙人的,我趕緊收回來。

剛抽回來,他又給抓了回去。

「別動,這都紅腫了。」

我:「……」

他憐惜的問:「疼嗎?」

扭到腳說不疼是假的,但我在顧霆琛面前習慣堅強隱忍,「不疼。」

「時笙,你說痛怎麼了?」

我:「……」

我細白的腳紅腫,像個包子似的,顧霆琛握在掌心細細的摩擦問:「要不要去醫院?」

「不用,不是很嚴重。」

咔嚓。

顧霆琛突然一下給我板正,我痛的快要叫出聲,但又因為強忍最後只嚶嚶嚶了幾聲。

見我這樣,顧霆琛忽而愉悅的勾了勾唇角,笑著打趣我說:「果然還是個孩子。」

我冷哼說:「我本來就比你小八歲。」

他突然問:「滿二十三歲了嗎?」

「滿了,除夕夜滿的。」我說。

除夕的前一夜我以為自己快要死掉,所以心情異常的平和,那時還原諒了他。

心裡說不上多悲傷。

因為已經沒有悲傷的時間。

「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他問的莫名其妙。

我不解的目光望著他,「什麼?」

他低低的嗓音提醒說:「就剛剛,你對顧瀾之說你不再喜歡他,這話是真的嗎?」

我無奈的說:「我剛剛回答你了。」

他難得沒有惱怒道:「我希望你能告訴我……我期許的以為那些話是真的。」

我:「……」

前一秒我們還爭鋒相對,可現在卻又心平氣和的聊天,其實我心裡明白,在我們兩人的相處中他終究放低了自己一味的遷就我。

顧霆琛在盡量的剋制自己的脾氣。

他從我手中拿過車鑰匙打開了駕駛座的車門,自作主張的說:「我送你回家。」

我想拒絕,但清楚自己現在沒有能力開車,索性默認,坐在後面一言不發。

回到時家已經很晚了,顧霆琛將車開進了車庫,在沒有詢問我的情況下他以熟稔的姿勢抱著我回了時家。

說實在的,我心裡有一點點的彆扭。

我覺得我們不該這樣太過親近。

顧霆琛走出電梯找到我的卧室輸入了1227那個密碼,他抱著我進去把我放在床上,我坐在床邊說:「謝謝你送我回家。」

雖然我摔倒扭腳是他造成的。

但表面客套還是要的。

顧霆琛站在我平時愛站的位置從落地窗前望著樓下,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突然問了我一句,「你住這麼大的房子孤獨嗎?」

「還好,習慣了。」我說。

顧霆琛收回視線將目光落在梳妝台上,那裡放了很多的葯,全都是抗癌的。

「你平時要化療嗎?」

顧霆琛的聲線很緊,我詫異他突然問起我的病情,他以前可從不關心我的。

「你怎麼會突然關心我這個?」

聞言,他蹙著眉望著我,嗓音略微沙啞的問:「難道我以前不夠關心你嗎?」

我搖搖頭說:「從未關心過。」

顧霆琛:「……」

他收回了目光道:「抱歉。」

他的抱歉於我而言並沒有意義,我回答他剛才那個問題道:「我一直都沒有化療過,主要是怕掉頭髮,掉了頭髮會很醜,你知道的,我平時最愛化妝和打扮。」

這只是我敷衍他的借口。

畢竟當時醫生說我即使做了手術也只是拖延死亡的時間而已,再加上當時顧霆琛和我離婚讓我心如死灰……

說到底怪自己不珍惜自己。

「那你的病情就靠吃藥壓制?」

顧霆琛似乎很關心我這個問題,我沒有隱瞞的解釋說:「前幾個月做了手術切除了部分腫瘤,雖然延長生命了,不過只是暫時的。」

他追問:「醫生說會好嗎?」

我說:「或許會,或許不會。」

「會有生命危險嗎?」

他的聲音很緊張,問的問題也白痴,我像看個傻子似的望著他,反問道:「你覺得癌症晚期這個詞會有生命危險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