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他給的驚喜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5:38
A+ A- 關燈 聽書

打完電話,她跟安然一起去了布拉格城堡。

安然沉迷於異域風情帶給她的震撼,絲毫沒有注意到喬御琛不時在後面打電話。

逛完小金街,喬御琛忽然上前拉著她的手往前走去。

安然被他扯的腳步踉蹌一下。

「喂,幹嘛去。」

「跟我來,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安然不解,不過也沒有反抗他。

在捷克,她人生地不熟,倒是願意依靠他。

他總不會把自己賣掉。

兩人一路回到了老城廣場。

安然無語:「怎麼繞了大半圈又回來了?」

喬御琛指了指雕像後面:「你去那邊看看。」

安然凝眉,緩步走了過去。

雕像後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立了一個木架子撐起來的長板。

上面有遊客零零散散的在上面貼上了自己的心愿。

安然納悶,看向喬御琛:「這是……」

「你不是想許願嗎?」

「你弄的?」

喬御琛勾唇,抱懷未做聲。

安然望著此刻的他,心裡悶悶的,他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愣著幹什麼?去啊,」他輕輕推了她一下。

「我的心愿,這世上沒人能實現。」

「你的願望是想讓你媽媽重新活過來?」

她搖頭,「比這更大膽。」

「那你就盡情的去寫,你本來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找到許願牆,寄託心裡的願望嗎?」

安然抿唇,點頭:「是。」

她走上前,從一旁抽出一張便利貼,在上面寫了四個字,沾到了『許願牆』上。

看著許願牆上的寥寥幾張願望清單,她抿唇淺淺的笑了起來。

心愿雖然實現不了,心裡卻很開心。

她回到喬御琛身邊,臉上帶著從前他們之間她沒有現出過的笑意。

「謝謝。」

喬御琛看著她此刻的樣子,伸手將她摟進懷裡。

她愣了一下,沒有反抗。

兩人男才女貌,站在雕像下,看起來就像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這才是感謝別人的方式。」

安然笑:「我餓了。」

喬御琛嘆氣:「我說過了,破壞氣氛這件事兒,你一直做的很好。」

「我是真餓了,我發誓。」

喬御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快三點了,不餓才怪。

他鬆開她:「走吧,我們去吃當地的特色。」

「好啊,你請客。」

「跟我出來,什麼時候輪到你請客了?」

安然從來沒有想過,她跟他之間,原來也可以和平共處。

吃飯的時候,安然看著他杯中的啤酒,咽了咽口水。

喬御琛挑眉:「想喝?」

她點頭。

「不行。」

她努嘴:「我知道。」

「等你的身體完全康復了,我再來帶你品嘗一下捷克的啤酒。」

安然叉著肉的手頓了頓,隨即點頭:「好啊,別反悔哦。」

她笑了笑,將肉塞進了口中。

「承諾這件事兒,可不是隨便亂應的。」

「我說到做到,言而有信。」

她點頭笑:「如果那時候,你已經跟安心結婚了呢?」

喬御琛看她,又開始掃興了。

「誰告訴你,結婚後,人就要失去自由的?」

「婚姻是墳墓。」

「那是沒有遇到對的人。」

安然想了片刻:「那你這麼多年一直不跟安心結婚,是因為她不是那個對的人嗎?」

「你很喜歡挑字眼。」

「不怎麼喜歡,不過我很好奇,你們為什麼相處了四年,卻還沒有結婚。」

喬御琛放下了手中的啤酒,抱懷盯著她看。

她聳肩一笑:「算了,當我沒問。」

喬御琛手機叮叮響了兩聲,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是譚正楠發來的簡訊,上面只寫了四個字『時光倒流』。

那是她的願望。

他抬眼看了她一記。

她正在逗坐在很遠之外的捷克的小朋友。

扮鬼臉,笑的很沒有包袱。

喬御琛將簡訊刪除。

「若時光倒流,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安然正看著遠處的表情凝了凝:「嗯?」

「我是說,如果時光能夠倒流,你想要做什麼?」

安然將叉子扔進了盤子里:「喬御琛你真無聊。」

「我怎麼了?」

「你還不如直接問我的心愿是什麼呢。」

「我問過了,你說不重要了。」

安然嘆口氣:「那你現在偷看到了,感覺如何?」

「心情沉重。」

安然挑眉:「你?我的心愿,為何會讓你心情沉重。」

「跟你鬥智斗勇的這段時間,生活很有激情,時光倒流,你應該很想回到找上我的那一天吧。」

安然沉思了片刻,搖頭:「不是。」

「哦?這麼說來,你沒有後悔認識我?」

「後悔,可我最後悔的,不是認識你,」她聳肩一笑。

「那你到底想回到什麼時候?」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心愿說出來就不靈了。」

「你已經說出來了,而且,你這願望的確沒人會實現。」

安然佯裝生氣:「喂,喬御琛,你能別在這麼浪漫的城市,跟我討論這種讓人傷感的事情嗎?別對我的事情這麼好奇,我會不爽。」

「你不覺得,我這是在關心你?」

「我又不是安心,受不起。」

「刺蝟。」

安然笑:「刺蝟有什麼不好的,只會傷害別人,自己不會受傷。

「你確定?」

「非常之確定,」她拍了拍肚子:「我吃飽了,我們一會兒是還要繼續逛,還是回酒店?」

「隨你。」

「那就回酒店吧,今天走路有些多,有些累了。」

吃完飯,兩人一起回到酒店,安然洗了個熱水澡,就回到床上躺下了。

這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六點半了。

喬御琛正在外面的屋子裡譚正楠討論什麼。

聽到屋裡有聲音,他走到門口:「起來了?收拾一下,準備一起下樓吃早餐吧。」

安然頭髮有些亂糟糟,她打著哈欠點頭,下床進了洗手間。

喬御琛勾唇,她這副亂糟糟的慵懶模樣,估計只有他見過。

下樓吃飯的時候,他們兩人一桌,其餘四人一桌。

安然邊吃邊問道:「我們這樣搞特殊真的好嗎?」

「有什麼問題嗎?」

「我要是不來,你也一個人吃飯?」

「現在你已經來了,這種假設不存在。」

安然努嘴,這男人性格這麼差,如果不是家裡有錢,估計會打光棍的。

厄,當然,也有可能,有些女人會被他的美色所迷,願意倒貼錢養著他呢。

反正這種貨,倒貼錢給她,她也絕對不要。

「想什麼呢,不好好吃飯。」

她呲牙一笑:「想你。」

他勾了勾唇角:「哦?怎麼個想法?」

「想你怎麼會這麼討厭。」

他臉色一黑:「就知道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要是狗嘴裡能吐出象牙,那還要大象幹什麼?直接養兩條狗,天天放在家裡留著它吐象牙賣好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

安然吐舌,惱羞成怒了。

吃過飯後,喬御琛帶她一起出門去談事情。

本來安然不想去,可是因為昨天她自己不聽話到處亂跑的事情。

今天喬御琛不敢讓她落單了。

跟捷克方面公司談判的時候,安然全程坐在一旁聽不懂。

鴨子聽雷,生生跟了他們一天。

到了傍晚,喬御琛帶她去坐觀光船賞夜景,晚餐也在船上吃的。

安然放肆的享受著夜幕下靜謐的布拉格,真的又是另外一番風味。

「明天就要回去了,會不會覺得不捨得?」

喬御琛的聲音打斷了安然的小世界。

安然搖頭:「不會,能夠逃避兩天,我覺得已經很幸福了。」

「你不打算回答我昨天沒有得到答案的問題嗎?」

安然端著果汁杯看向他:「這個有那麼重要嗎?」

「有問題不得到答案,不是我的風格。」

安然想了想:「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最想回到被趕出安家那晚。」

「回去,是因為有想改變的事情?」

「是,從那之後到今天,我想要改變三件事。第一,我會去找葉知秋幫我救我媽媽,這樣,我媽媽就不會死。第二,我不會回安家去理論,這樣,我就不會坐牢。第三,我不會去找你,這樣,我就不會再跟你和安家人有任何瓜葛。」

喬御琛凝眉,果然,她的答案,並不是他想要的。

「我在你這裡,充當的是怎樣的角色?你說你恨我,所以,我是魔鬼?」

她抿唇:「你覺得呢?」

喬御琛猶豫片刻:「你在獄里的時候,是不是……」

她的心一緊打斷他:「夜景這麼美,就不要提那些掃興的事情了,可以嗎?就算是做夢,也讓我再享受片刻吧。」

喬御琛沉默,將視線落到了河面上。

終究,還是走不進去。

他對她,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若是從前,他大概不會管她的閑事。

可是自打知道她身上的傷疤是如何來的時候,他心裡忽然覺得無法釋然。

他好像……一下子就成了一個劊子手。

因為她說的對,她身上的每一道傷疤,其實都算是他給的。

直到下了船,兩人再沒有交流。

回到酒店,兩人才進大廳,一道柔弱的聲音叫住了他們。

「御琛。」

喬御琛凝眉,看向一旁。

休息處,安心快步走了過來。

她好像沒有看到安然一般,上前緊緊的抱住了喬御琛,哭的梨花帶雨。

「你總算是回來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