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分不清心意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3:57
A+ A- 關燈 聽書

今日的顧霆琛脾氣是極好的,無論我怎麼冷言冷語,他都表現出極大的寬容。

比如現在我明顯是諷刺,他卻怔了怔問:「要不要我幫你找國內外頂級的醫生?」

我:「……」

我沉默,他見我冷淡便不再說話。

待了不過片刻他便離開了。

沒有死皮賴臉的留在這兒。

我起身去了落地窗前,隔著玻璃我看見顧霆琛正站在別墅門前的路燈下的,燈光將他的身影拽的老長,顯得他略有些孤寂、悲傷。

顧霆琛怎麼會給我一種悲傷的錯覺?

額頭輕輕地抵著窗戶,望著樓下那個男人我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滋味,我更不清楚我為什麼會拒絕顧瀾之。

我明明非常喜歡他,可還是忍不住的拒絕,那些拒絕的借口也是可笑,倘若我是真喜歡我會奮不顧身的。

可我沒有,我以這個理由拒絕了他。

一想到這,心臟便疼的厲害。

我蹲在地上,看見顧霆琛從兜里取出一支煙,他點燃輕輕地吐出一口氣,雲煙繚繞,就在這時他取出大衣里的手機接了一個電話。

他蹙著眉,神色很不悅,也不知道誰惹著了他。

隨後他掛斷了電話又掐滅了煙頭,不久後顧霆琛的助理過來接他了。

助理替他打開車門,在上車的那一瞬間他側過腦袋看了眼我的房間。

我下意識心虛,怕被他發現自己在偷窺他。

隨即想到晚上看這塊玻璃時時黑漆漆的一片。

顧霆琛上車離開了,我吐了口氣覺得好笑,自己真的是無聊到發慌。

我起身去浴室洗了澡又出來燒水喝了葯,收拾完剛躺在床上時我收到一條消息,是郁落落髮給我的,「時笙姐,你為什麼會拒絕哥哥?」

我和郁落落不熟,沒有解釋的必要。

再說她喜歡顧瀾之……

但她能問我這個問題,肯定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我想了想回復說:「我是你二哥的前妻。」

這個答案應該是她最想聽也是最現實的。

緩了許久,她又發消息問:「那你喜歡哥哥嗎?」

郁落落喜歡稱呼顧瀾之為哥哥,似乎顯得更親密。

而面對顧霆琛,她直接稱呼二哥。

可能是她心底的某些小心思吧。

我這人說不了謊,正想回復喜歡,可打出這兩個字的時候我又刪除了,腦海里想起今晚一味忍讓我的顧霆琛。

還有在樓下孤寂悲傷的他。

我似乎同時喜歡上了兩個男人。

或者說我分不清自己究竟喜歡誰。

無論跟誰在一起,我都覺得喜歡。

可面對顧霆琛時我表現出極度的不耐煩,將話化成最尖銳的利劍一刀一刀的刺向他。

顧霆琛,顧瀾之。

這兩個名字說起來簡單,愛起來又太艱難。

我陷入了這種分不清自己心意的地步,我伸手捂住濕潤的眼睛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不知道自己這顆心究竟飄向誰更多一點。

你說,三年前我為什麼要認錯人呢?

我恨這樣的自己,恨自己的漂浮不定,我要是誰都不喜歡該多好?!

再說我現在壓根就沒愛人的資格。

我沒有再回復郁落落的消息,失眠到後半夜梧城又開始下雨了,這個潮濕的城市從來沒有真正的乾爽過,令人壓抑。

可偏偏我喜歡這裡。

這裡是我父母的根,是時家的根。

快到凌晨四點的時候我才睡下,第二天醒來時腦袋暈暈沉沉的。

我艱難的起身喝了葯,又艱難的穿上了一條鏤空金色的連衣裙。

季暖曾說過我,無論何時我都把自己活成了走紅毯的模樣。

她還問過我,「笙兒,你這樣累不累?」

我累,可我習慣精緻。

這三年為了討好顧霆琛,我將自己活的無比精緻。

當我想卸下的時候,發現都回不去了。

我拿出手機給助理髮了消息后就坐在梳妝台前,從鏡子里看見自己臉頰上的淡淡疤痕,這裡很難再消的去了,唯有化妝掩蓋,我拿起粉底液細細的塗抹。

我剛化完妝助理就開車到了,我挑選了一雙不高的淡金色高跟鞋穿上。

因為昨晚扭了腳走起路來有些刺骨,但在能忍受的範圍之內。

我沒法開車,專門喊了助理過來,他載著我去了公司。

上午的時間我都在熟悉公司最近的業務,下午的時候助理提醒我與葉家見面的時間要到了。

我笑著說:「不急,待會再過去。」

葉挽昨晚離開是我遲到沒錯,但我即使沒遲到她也會爽約。

我感覺他們的重點在今天,他們喊了陳家自然少不了顧家。

他們打算給我們時家一個下馬威嗎?

可這趟鴻門宴,我又不得不去。

……

我和助理姍姍來遲,他推開包間門時我看見一個漂亮的女人和昨晚那個沒有禮貌的女人葉錦,隨後身後響起一抹低沉的聲音,「時總,你遲到了。」

我轉過身看見來人,錯愕道:「是你。」

眼前的男人坐在輪椅上的,清俊的面容一派冷漠。

我側過身子,他身後的人推著他進了包間。

我蹙著眉站在門口,葉錦厲聲問:「你一直杵在門口做什麼?」

話剛出口,她身邊的女人阻止她,「阿錦,對時總客氣點。」

她應該是葉挽吧。

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

我冷冷的勾著唇站在門口沒動。

助理跟著我多年自然知道我的脾氣,但這個合同又是我們時家異常想拿下的,所以又不能直接轉身走人,不過他毒舌的回擊道:「沒事,我們時總是個心寬的人,不能狗咬我們一口我們還得咬回去吧?」

葉錦氣的臉色發白,站起身道:「你是什麼東西?你再說一遍?」

我笑盈盈的望著她問:「你確定還要再聽我們家姜忱再侮辱你一道?」

葉錦氣的跳腳說不出話,「你!」

葉挽趕緊拉住她說:「你再不收斂自己,我下次不帶你了。」

聞言,葉錦果然乖乖的坐下。

看樣子她很怕葉挽。

葉挽安撫了葉錦,起身笑說:「坐,時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這才進去坐下,目光如炬的望著剛才那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可能是我的視線太過直接,他下意識的蹙眉,我笑著打了一聲招呼,「你好,陳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