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西四口訓子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6:25
A+ A- 關燈 聽書

第454章西四口訓子

這是有熱鬧瞧啊?

容離好奇的望著人群方向,耳中隱約聽到有人說『皇上來了』。

皇上?盈澤皇帝?

人家別國皇帝出行都是凈水潑街黃沙鋪地,還有出動的官兵凈街或是攔截百姓,防止刺殺、鬧事等等事情發生。

怎麼盈澤皇帝出行,這麼草率嗎?

「阿離,」溫婉拉著容喆往這邊來,「我怎麼聽他們說什麼『皇上出來了』,是盈澤皇帝嗎?」

溫婉小聲在容離耳邊說道,就怕聲音大了惹什麼麻煩。

剛才她和阿喆在一旁逛的好好地,突然身邊的人就亂了,把他倆嚇一跳,阿喆護著她往一旁閃,人群中七嘴八舌的說著什麼,溫婉就隱約聽到了那句話。

「我好像也聽見了,」容離點點頭,接著看向夏侯襄,「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夏侯襄點了點頭,他其實準備派墨堯去的,但看離兒那亮晶晶的眸子就知道她想去瞅瞅,所以便應了下來。

想看就去看看,反正有他在呢。

將自己人都聚好了,一行十來個人往那個熱鬧的地方去了。

人頭攢動的地方叫西四口,西四口平日里並不繁華,皇上偶爾出行會經過這裡,國家有什麼大事也會在這裡頒布旨意,除了這些特殊的時刻,這裡一般不聚人。

現下,西四口一旦熱鬧起來,就意味著有大事發生。

今兒這可真是有熱鬧瞧了,人群中說的皇上來了是真的,這會兒自有官兵在執勤把守。

盈澤百姓都很守秩序,看熱鬧是看熱鬧,但都規規矩矩的站在外圍看,把守的官兵並不用費什麼力氣。

像是為見皇上發生人群擁擠、踩踏等事件等等,在盈澤都不會發生,一是因為百姓們素質比較高;二是因為他們盈澤的皇上時不時就在百姓中露回面,那見皇上的次數多著呢,這次見不著還有下次。

這回也就在附近的百姓們看個熱鬧,遠處的都不怎麼過來。

本以為是一般的大事件,沒想到這回竟然被他們看著了個特大事件。

「丞相怎麼也來了?」

「不知道啊,我的天,那麼大的鍘刀?」

「嘖嘖嘖,丞相老當益壯啊,那玩意兒我都不見得能扛得起來…」

人群中的議論聲此起彼伏,容離和夏侯襄對視一眼,這是鬧哪出啊?

除了外圍站的官兵,西四口最中間站著一個黃袍加身的人,身畔伴著內侍並一眾大臣,不用問,這肯定就是盈澤皇帝了。

盈澤皇帝看著年歲不大,最多二十齣頭,容離瞅了瞅,嘟囔道,「沒我家相公好看。」

說完又往另一處瞅,這話正好落到了身旁『她家相公』的耳朵里,夏侯襄驕傲的挑了挑眉,攬在她腰間的大手又緊了緊,還是他家夫人有眼光。

目及一處,一位老爺子正扛著口鍘刀,器宇軒昂的往這邊走。

那鍘刀看著就瘮人,看樣子應該是銅製的,容離齜牙咧嘴的瞅著,老爺子勁兒挺大啊。

站在中央的盈澤皇帝聽到動靜,往身後看,一眼便瞧見扛著鍘刀出現的老爺子,他嘴角抽了抽,沖身邊的太監一指,「他騙我。」

那語氣,相當委屈。

容離耳力驚人,自是聽到了這句話,心裡納悶君臣二人這是怎麼了?

扛鍘刀的應該就是盈澤的丞相,人群里有認識的,可一個文臣以這種方式出場,實在令人費解。

老爺子蹬蹬幾步到了近前,將鍘刀往地上一擱,只聽『咚』的一聲響,容離揉了揉耳朵,鍘刀是挺沉。

「參見萬歲。」老爺子名叫明信意,跪地參拜。

「平身。」盈澤皇帝心情不大爽,原因還要從昨日退朝後說起。

明丞相是三朝元老,輔佐過盈澤三位帝王,老爺子早年間專心政事,輔佐帝王壓根沒考慮過個人問題,直到快四十歲的時候,先皇猛然醒過味兒來,丞相在朝政上兢兢業業,這都快到不惑之年了還未成家,那怎麼行。

遂下了道旨意,明丞相平時工作太忙,朝廷給放半年假,趕緊找個對象去吧。

明信意一開始不幹,他就想工作不想考慮家庭,成親什麼的不存在。

先皇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他知道明丞相忠心耿耿,但明家總要有個后對不對?

不然天下人怎麼看他們皇家,當個丞相也太慘了吧,連個家都不讓成?

先皇態度強硬,明信意這才被說動,找了門親事將家給成了。

明夫人也是大家閨秀,知書達理的,夫妻成親后舉案齊眉、琴瑟和鳴,明丞相臉上也時常帶著笑模樣。

先皇捋著鬍子直樂,還跟他扭,成了親就知道其中的好處了吧?

成親后的明丞相依舊熱愛工作,但家庭也能兼顧,明夫人五年間誕下兩位千金,明丞相也是愛護有加。

可明夫人覺得不行,生倆姑娘雖說不錯,但也得有個根兒不是?

她要是不生個男孩兒出來,不是斷了老明家的香火嗎?

是以,在明丞相還未覺得有什麼的時候,明夫人自個兒就把自個兒怪罪上了。

怎麼能生個兒子出來,成了明夫人的奮鬥目標。

那給愁的呀,日漸消瘦,大把大把掉頭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明丞相一問才知道癥結出到哪,他不甚在意的說道,沒兒子大不了招個上門女婿不就得了,再者說沒兒子他還不急呢,她這麼著急做什麼?

明夫人一想也是,她干著急也沒啥用,老爺既然不怪罪,就先這麼著吧,反正她還年輕,看看往後能不能懷上。

明夫人比明丞相小了十歲,身子骨自然還行,這不第三胎一舉得男,明夫人可算鬆了口氣。

小兒子名喚明佑,自小便聰慧異常,三歲便能識文斷字,到了七八歲更是才氣過人,可把明丞相夫婦二人給高興壞了。

時間一晃,多年過去,明佑在朝廷中也供了官職,正二品內閣學士,在朝廷上說話也是相當有分量的。

明丞相覺得自個兒年歲也大了,想要卸去職務告老歸田。

他老占著丞相的位置不合適,得給年輕人點機會。

昨日便是明丞相向皇上提出,要告老歸田的想法。

盈澤新帝名叫南宮逸,他一聽老丞相要辭職,登時便覺得不成,朝廷上上下下可都是敬重老丞相的,這一走,他一時半刻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吶。

南宮逸登基兩年,當太子的時候就得老丞相教誨,自然心中不舍。

想了想,南宮逸覺得有個法子能將老丞相先留一留,哪怕再給他個兩三年的時間,他也好找到能接手的人。

所以,南宮逸沉吟半晌,開口道,「明愛卿,你一輩子忠良,告老歸田朕本不該攔,可你不在京里了,你家明佑若是有了二心,那可怎麼辦呢?」

他那意思是,你還在京里待著,看著點你家兒子,既然待在京里,那不如還來上班,皇糧不吃白不吃不是?

結果,這話聽到明丞相的耳朵里就變了味,他琢磨著皇上不讓他告老歸田,是怕兒子日後造反,畢竟自個兒兒子性子跳脫,啥都敢說,有時候他都管不住。

明丞相重重一叩首,「微臣明白了,還請皇上明日巳時移駕西四口,微臣有法子能讓您安心。」

這才有了今日西四口,皇上與丞相齊聚的這一幕。

可是丞相來就來,扛個那麼沉的鍘刀做甚?

南宮逸實在鬧不明白,剛想開口問,老丞相後面又來一人,赫然便是明丞相的小兒子明佑。

此時來到近前一叩首,「微臣,叩見萬歲。」

「愛卿平身。」南宮逸同樣給叫起了。

明佑起身後瞅了瞅自家老爺子,不知為何又瞅了瞅老爺之身旁的鍘刀,他摸了摸鼻尖,琢磨著這裡面可能有事啊。

當下往旁邊閃了閃,不知道老爺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今日明佑本來沐休,結果愣是給他叫到西四口來,皇上竟然也在場,到底想幹嘛?

「明愛卿,你叫朕來,到底所為何事吶?」不光明佑懵,他還懵著呢。

只見明丞相一抱拳,「啟稟聖上,您昨日不是問微臣,微臣若是告老歸田,微臣的兒子若是有二心,該當如何嗎?」

「是啊。」南宮逸點了點頭,他不就為了拖住明丞相隨口說的嗎,現在跟他說這個是什麼意思?

明佑一聽,心裡那個氣啊,這說的是人話嗎?

有問人家爹,你兒子造反該怎麼著呢嗎?

虧得平日里南宮逸跟他稱兄道弟的,怎麼現在擺他一道?

「微臣今日便要在這西四口訓子,您只管在一旁瞧著,微臣一家對朝廷絕不會有二心!」明丞相話說的鏗鏘有力,那表情相當猙獰。

南宮逸一瞅要壞,老爺子當真了,他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留住他而已,可能用詞不當,讓老爺子誤會了,他趕忙出聲要攔,「丞相,您…」

「明佑!」明丞相嗓門那個嘹亮,給明佑和南宮逸一齊嚇了一激靈。

明丞相根本沒聽見南宮逸那聲音,此時正紅著眼睛看著自家兒子,眼裡滿是悲痛。

「啊…啊?」明佑默默的往後又退了兩步,回答的聲音有點飄。

「爹有話問你,」明丞相拿手一指,「你過來。」

笑話,他家老爺子那樣,看著就像要吃了他似的,他現在過去就是個傻子。

明佑趕緊搖頭,一擺手,「不用,這兒聽得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