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你信我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5:49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被突然出現的安心驚到,他將她從懷裡分開:「你怎麼來了。」

她看著他,眼眶帶淚:「我……我想,既然你不願意帶我過來,我就自己一個人來這裡散散心好了,可沒想到,我的包丟了。

我知道你是跟然然一起來了,我本來不想麻煩你的,可我一個人,身無分文的,也沒有手機聯絡我媽媽,真的特別害怕,我是沒辦法,才來找你的,我不想晚上露宿街頭。」

喬御琛沉聲,「我不是給你安排了人,送你去法國的嗎?」

「你在這裡,我怎麼會願意去法國呢,即便不能跟你同行,可只要跟你在同一座城市,我都會覺得幸福。」

「你這簡直就是胡鬧,安心,我有沒有說過,我最不喜歡不懂得尊重自己生命的人?你是非要把自己活成我討厭的樣子?」

「御琛,我知道你是關心我,你別生氣了,我不是不尊重自己的生命,真的是因為你在這裡,我才來的。我沒有想到我會不小心弄丟了包包,對不起,我是不是連累你了。」

安然看著她,嘴角扯出一絲不算友善的弧度。

「好了,別哭了,先上樓再說吧。」

安心走到安然身前:「然然,這幾天,你好嗎?」

安然點頭,對她扯出一絲淡淡的笑:「挺好的。」

「今晚……」

安然打斷安心的話:「由著喬總自己安排吧,我無所謂。」

喬御琛蹙眉,她無所謂?

他有那麼無足輕重?

「先上樓。」

三個人一起往樓上走去,進了同一個房間。

喬御琛給譚正楠打電話:「訂個房間。」

「現在嗎?」

「對。」

譚正楠納悶不已,喬總今晚剛給安小姐製造了浪漫,怎麼還要分房睡?

老闆的心思,他揣測不明白,依言照做。

卧室里,此刻有些安靜,安然走進卧室,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箱,明天要回去了。

外面,安心凝眉看向房間,聲音不大:「你……跟然然住同一間?」

喬御琛沉聲:「你怎麼會知道我帶著安然一起來的?」

安心蹙眉,視線還在房間里。

「安然跟你說的?」

安心抿唇:「不是,你別多想了。」

看她這口氣,顯然就是安然跟她說的。

除了她,應該也沒有別人會跟安心說這些了。

喬御琛握拳,她是在炫耀,還是想把他推給安心?

如果是後者,他心裡很是不爽,她到底有多嫌棄他。

門口傳來敲門聲,喬御琛過去將門打開。

譚正楠走了進來:「BOSS,你要的房間訂好了,這是房卡。」

見安心也在,譚正楠瞬間就明白了,怪不得要再定一個房間。

BOSS大人還真夠忙的。

喬御琛將房卡接過:「你回去休息吧。」

「是,」譚正楠跟安心點了點頭后,就先出去了。

喬御琛回到安心身邊,將房卡交給她:「這是你的房卡,你弄丟的護照和身份證的事情,明天我讓正楠陪你去辦。」

安心沒有伸手去接,只是看著他。

「怎麼?你不想住在這間酒店?讓正楠帶你去別的酒店?」

「御琛……我……我今晚能跟安然一起睡嗎?我一個人會害怕。」

「你若害怕,又何必一個人跑出來旅行。」

她咬唇,眼眶濕潤。

「安心,我經常說,人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現在,是你自己胡亂跑,把自己弄的這麼狼狽不說,還打亂了別人的節奏,別人沒有必要為你讓步,懂嗎?」

安心吸了吸鼻子,點頭,接過房卡,往門口走去。

她想到什麼似的,走到卧室門口,聲音輕柔的道:「然然,我先回房去了,咱們明天見,晚安。」

安然笑:「晚安,姐。」

安心離開,房門觀賞,喬御琛回到卧室門口,抱懷倚靠著門看向她。

她的行李箱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

「喬總,你什麼時候過去?」

「過去?」

「難道你打算讓你的心上人自己一個人睡?」

喬御琛解開襯衫的兩粒扣子,走到床上坐下。

「過來。」

安然心一沉,過去做什麼?

她看他:「喬總,我在忙誒。」

「我有問題要問你,放下手上的事情,過來,還是,你想讓我過去?」

安然將手中的衣服丟在行李箱上,走到他身邊坐在床沿看她。

「我只問你一次,不要故意氣我,也不要賭氣,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

「好。」

「是你給安心打電話,告訴她我們一起來了布拉格的嗎?」

「不是,」她說完笑:「你信我嗎?」

「信。」

安然愣了一下:「你信我?為什麼信?」

「為什麼不信?」

「那你的安心為什麼知道我跟你來到這裡的?」

喬御琛眉心冷了幾分:「行了,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繼續收拾吧。」

「明天早上,我要下去買點伴手禮帶回去,你有時間陪我嗎?」

喬御琛挑眉:「你願意讓我陪你?」

她揚唇笑了起來:「為什麼不願意,我沒錢。」

喬御琛無語:「走開,煩你。」

安然呵呵笑著,從床邊離開,回到了一旁,繼續收拾東西。

他去洗澡,她嘴角上揚起了好看的弧度。

不是她告訴的安心,是她通過葉知秋找人散布的消息。

只不過,安心也是聰明,竟然會用這種博取同情的方式找上門來。

喬御琛今晚沒有去陪安心這一點,她倒是很意外。

他都不怕美人兒傷心的嗎?

這一晚,安然當真一夜好夢。

這是她第一次在喬御琛身邊,睡的這麼香。

清早睜開眼的時候,她正枕著他的胳膊,手抱著他的腰。

意識到自己跟他距離這麼近。

她頭微微抬起,正要慢慢起身,喬御琛一翻身,將她直接環進了懷裡,摟住

她的臉瞬間貼到了胸口。

有那麼一瞬,她的臉,紅艷了一片。

她呼口氣,正要掙扎著起身。

喬御琛道:「別亂動,惹出火,你自己滅。」

安然凝眉,仰頭看向他:「你醒了?」

他還在閉著眼睛:「沒有,躺會兒吧,不急。」

「我今天還要去買伴手禮呢。」

喬御琛將她環的更緊了幾分:「那你掙吧,掙出去,我們就起床,若掙脫不了,勾起了我的慾望,後果自負。」

安然不爽,這擺明了就是讓她老老實實的不許動。

反正她只要稍微動作一下,他都會說,她惹出了火。

見她不動,喬御琛鼻息間嗤笑一聲。

安然瞪她:「很好笑?」

「你最近膽子變小了。」

「你少激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

「膽子變小了的代價是,腦子變聰明了,這一點看來,還是很值得的。」

「喬御琛,你不嘲笑我會死嗎?」

喬御琛再次翻身,直接滾到了她身上。

安然瞪他:「我沒動。」

「我知道你沒動,可是,你吵的我沒法兒休息了,既然醒了,我只能折騰你了,這叫做……報復。」

「你……無理取鬧。」

她剛說完,他的唇已經壓了下來。

安然側頭要躲,可他反應更快,一手直接將她的臉掰正。

兩人的唇角相觸,他繾綣的吻著她。

安然明顯能夠感覺到他身上的變化。

若是從前,她的第一反應,一定是將他踢開。

可今天,她竟然什麼也沒做。

大概她心裡也很清楚,如果他想要,她掙脫不掉,索性還不如省點兒體力。

兩人之間的氣氛異常的好。

就在兩人馬上要進入正題的時候,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好事兒被在關鍵的時候攪和,這種滋味,任誰都要惱火。

喬御琛也不例外。

看到他臉上的惱怒,安然揚眉,伸手環住了他的脖子:「打個賭。」

兩人距離很近,「這時候打什麼賭。」

「我賭門口的人是安心。」

「我也賭是她,賭贏了當如何?」

安然鬆開患者他的手,無聊。

他卻是低身在她耳邊:「繼續?」

安然笑:「讓你心愛的女人在門口聽牆腳?喬總,你的心真狠。」

敲門聲再次傳來。

喬御琛煩躁,安然拍了拍他肩膀:「我喊停,去開門吧。」

他從她身上下來,下床。

安然沒有動。

喬御琛將門打開,門外正是安心。

她往屋裡看了看:「御琛,我吵到你了嗎?」

「怎麼這麼早。」

「我有些失眠,無聊,想下來陪陪安然。」

喬御琛轉身,安心跟了進來。

她走到卧室門口,看到床上有兩個枕頭,不禁凝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過她聲音依舊軟弱:「然然,抱歉,我打擾到你們了吧?」

安然笑了笑,從被窩裡坐起。

她剛剛的衣服,已經被喬御琛拉扯的幾乎不在身上了。

她理了理衣服:「姐,你第一次敲門的時候,沒人應你,你就該知道,我們還在休息,你這個性,真是執著。」

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樣子,安心臉都綠了。

喬御琛看了安然一眼,也沒說什麼,轉身進了洗手間。

他離開后,安心快步走到安然身前,咬著牙:「賤人。」

看到安心雙眸幾乎冒火的樣子,安然覺得解氣。

「我跟我老公做夫妻之間該做的事情,你跑來攪了我們,還說我是賤人?安心,你是哪兒來的資格,這麼理直氣壯的說出這兩個字的?

剛剛可是我老公主動撩我的,怎麼,你覺得不爽?那你有本事,讓他去撩你啊。你不是說過的嗎,小三兒都沒有好下場,我倒要看看,這個小三,你敢不敢做。」

安然說著,抱懷,臉上帶著一抹淡然而又自信的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