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初見盈澤聖子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4:29
A+ A- 關燈 聽書

第469章初見盈澤聖子

那煙雲山上閉關之人,到底是不是盈澤聖子。

沒錯,他就是盈澤聖子——司玉。

夏侯襄與容離在暗一回報的第二日,便有宮中派來的侍衛前來傳旨,邀戰王夫婦入宮一敘。

容離心中默然,看來人家聖子果然能掐會算,這剛回來就知道他們夫妻來了,什麼事也瞞不住人家呀。

夏侯襄與容離讓傳旨之人稍等,他們夫妻換了件正式的衣衫,這才準備入宮。

兩個各自帶了一個隨身伺候的人,小桃和墨堯被幸運入選,可容離剛準備走,突然覺得腿上一沉,低頭看去,腿上多了個名叫大白的掛件。

小傢伙可憐兮兮的抱著她的腿,求帶走。

大白還是最粘她,容離看著它可憐巴巴的眼神,心下不由得一軟,還未開口,一旁的夏侯襄便先說話了。

「把它帶上吧。」夏侯襄笑吟吟的說道。

「這…」容離有些猶豫,「合適嗎?」

他們倆是去見盈澤皇帝,抱個老虎上殿不會被轟出來嗎?

「咱們之前只是有所懷疑,正巧宮中傳旨,咱們不若當面問問,也好解了心疑。」夏侯襄依舊笑著說道,這麼好把大白送走的機會,他怎麼能浪費呢?

剛才差點將這茬給忘了,誰知這小傢伙自個兒往槍口上撞,那可就怨不得他了。

夏侯襄故意將話說的含糊,沒提『送回』之類的敏感詞,他知曉大白能聽懂人言,若是說出來,它沒準就不跟著去了。

看看,他多聰明。

容離點點頭,想想是這麼個理兒,遂應道,「好吧。」

一彎腰將大白抱在懷中,順了順毛,出了院門,夫婦二人率先上了宮裡派來的馬車。

小桃和墨堯緊隨其後,待車簾被放下,馬車緩緩行駛。

傳召他們的時候,南宮逸已然下朝,司玉回來了,他自然高興,正準備為他接風洗塵,沒想到司玉直接來了一句,「天祁戰王夫婦已經到了咱們盈澤,你還是先見他們吧。」

南宮逸嚇了一跳,「什麼玩意兒?戰王?還夫婦?他不是斷袖嗎?」

不怪南宮逸如此說,天下關於戰王的傳言早就傳開了,不近女色總待在男人堆里,想不讓人誤會都難。

然而戰王大婚之事只在天祁境內傳遍開來,還未向外擴散,所以南宮逸還不知道天祁出了這麼大的一件事。

司玉嘴角抽了抽,不禁扶額,「你一國的皇上,能不能別老串閑話。」

南宮逸眼神飄了飄,「不怪我,都是他們串給我聽的。」

「司玉啊!嗷!」

君臣倆本來說著話,遠方突然一陣嚎叫,司玉優雅的翻了個白眼,一聽這聲音就知道…

「你可得給我做主啊,南宮逸他欺負我,唔哇~」明佑嗷嘮一嗓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跑來了。

南宮逸縮了縮肩膀,他之前都道歉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司玉疑惑的看著南宮逸,就他還能欺負的了明佑?

明佑是個什麼脾氣,他可知道,明佑不欺負南宮逸就算好的了。

嫌棄的往旁邊一避,對南宮逸說道,「你先去請戰王夫婦吧,我正好有事跟他們說。」

「好噠。」南宮逸呆萌應了一聲,接著撩起龍袍就跑了,明佑要告狀,他還是先躲躲吧。

明佑一屁股做石凳上,沖著南宮逸的背影說道,「寫完趕緊回來,還等著討伐你呢。」

南宮逸背影頓了頓,接著跑的更快了,他覺得寫完聖旨再練個字會比較好。

「你這次怎麼樣,天眼開了沒有?」明佑剝著盤中的橘子,塞了一個進嘴裡,含糊不清的問道。

司玉忍不住的又翻了個白眼,「你怎麼不問我修仙修的怎麼樣了?」

還開天眼?

他又不是捉鬼修道的,整那些個幹嘛?

「嗨,不就那個意思嗎,閉關總得有點收穫吧,練的怎麼樣?」明佑指的是他的功夫,司玉的功夫他有幸見過一回,那傢伙給他崇拜的,吵吵著要跟著學,結果沒練幾天就放棄了。

他實在不是練功的料,還是安安心心搞文學吧。

說到功夫,司玉便笑了,他這次收穫不小,倒是比之前進步了一大截,「還不錯。」

「能讓你說還不錯,那就是進步了一大截。」明佑瞭然的點了點頭,司玉這人若說一般,就抵得上別人的不錯,他說不錯,那絕對是進步老大了。

聽司玉說話,得自動往上升一截才行。

「小逸怎麼了?」司玉看著吃起來沒完的明佑,剛剛告狀的是他,現在倒不吭聲了。

一提這事,明佑就樂了,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沒什麼大事,我差點被鍘了。」

「被小逸?」司玉挑眉,這可新鮮了。

「不是,被我爹,」明佑將最後一瓣橘子扔到嘴裡,「我爹前兩天要告老歸田…」

明佑將發生了什麼事情講給司玉聽,當然,著重描述了他如何發揮聰明才智,躲過他爹的鍘刀,最後成功自救的過程。

司玉聽完點了點頭,淡淡然的道,「我就說,小逸怎麼能欺負的了你。」

「誒,我說,你每回閉關回來都是這個狀態,什麼時候能變回來?」明佑敲了敲桌子,他很不習慣啊。

「過兩天,閉關後遺症。」司玉依舊淡淡的,他覺得這種狀態很好啊。

「誒,你這樣弄得我很尷尬啊。」明明倆人都不大正經,現在司玉一正經,弄得就剩他一人了,他很難辦啊。

「時間長了,就習慣了。」司玉唇角微挑,一副翩翩美男子的氣質。

南宮逸下旨請戰王夫婦進宮,不一會兒夏侯襄和容離便到了,兩人被引著去往乾心殿。

容離一路暗暗觀瞧,發現盈澤皇宮還真是如小黑所言,不甚華麗。

皇宮並不大,很快便被帶到了正地方,容離將懷抱著的大白交給小桃,與夏侯襄相攜入內。

「參見澤皇。」夏侯襄抱拳行禮,容離側身一福。

兩人的身份特殊,自然不會行跪拜禮,南宮逸趕忙出言,「免禮。」

這兩位可不是一般人呀,尤其是戰王妃,南宮逸實在好奇,到底什麼樣的姑娘能將傳言中的斷袖拿下。

他在上首觀察容離,容離借著餘光打量大殿中人,人也不多,一共就仨,那日西四口現身的明佑位列其中,一見到他,容離下意識的便想笑,他實在太逗了,這位明大人到真是個性子跳脫之人。

還有一個白衣飄飄似仙祗的男子,想來,應該是盈澤聖子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