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陳楚的身份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4:31
A+ A- 關燈 聽書

葉錦純粹是個小啰啰,在葉家說不上話,她的話可以完全忽略不計。

我從始至終都沒有搭理她,葉挽呵斥了她幾句她也不敢再說話了。

我心裡還比較疑惑為什麼葉家答應和時家簽署合約但又毀約。

這難道是故意釣著我過來找葉家的嗎?

想到這,我看向了顧霆琛。

他知道我有股不服輸的勁,而且這次特意把葉家這塊蛋糕放在了我面前,讓我聞著味又撤走,顧霆琛對我倒是花了不小的心思。

而且就為了讓我陪他一天。

這個男人也真是任性妄為的很。

陳楚見事情沒轉機要離開,神色充滿落寂。

等他出了門我讓助理留下籤合約便趕緊追出去,剛到門口葉挽喊住我,聲音聽不出喜悲問道:「時總,不用這麼著急的簽合約吧?」

我勾唇笑說:「你們已經毀約了一次。」

這話透露出我不信任她們,葉挽臉色一白道:「聽你的。」

顧霆琛背對著我的,肩膀很寬闊,我沒有絲毫的猶豫出去找陳楚了。

似乎知道我在找他,他正在大廳門口等我,我走過去說:「我們聊聊她吧。」

我和陳楚之間能聊的只有季暖。

外面是繁華的大街,陳楚有些不習慣,我想了想推著他去了比較冷清的地方,到那兒的時候他難得笑了笑說:「讓你為我推車真是折煞了我。」

我鬆開輪椅把說:「沒事,都是朋友。」

他是季暖愛的人,我給足他尊重。

猶豫了一會兒,我問:「你為什麼要離開她?」

現在這個點沒下雨了,但地上都是濕漉漉的,我的高跟鞋上全都是泥水,我看著有些扎眼,陳楚也發現了,他取出西裝口袋裡的方巾遞給我。

我搖搖頭說:「沒事,不用擦。」

見我沒要他沒有固執的塞給我,只是淡淡的說:「我和季暖兩個人之間隔了太遠,我始終無法容忍窩囊的自己佔有她的美好,所以我才打算暫時離開她,等我穩定下來再回去找她,希望那時的她還在原地等我。」

陳楚的想法有點自私,一個招呼不打就擅作主張的離開季暖。

還留下紙條讓季暖不要再惦記他,現在卻又說希望那時的她還在原地跟我。

可就是這樣的他我反而能理解。

渴望一個人卻又不敢去接近,想努力的發展成為優秀的自己再去見她。

我咬了咬殷紅的唇問:「你和陳家是什麼關係?」

「我是陳家的私生子。」陳楚忽而頓住,似乎想起什麼難以回憶的事,他嗓音沉重的說:「我媽以前是會所的小姐,遇見了陳家的董事長后意外的懷孕,其實十幾年前我就知道自己是陳家的人,只是不想回陳家,因為不想去見那個逼我媽自殺的……暫時不說我的事吧。」

陳楚的身世坎坷,我忽而明白他突然決定回陳家的原因,但陳家沒有那麼好混,因為陳家還有兩個兒子,身份都比他正式。

他想要在陳家待下去沒那麼容易。

可能是異常的艱辛。

我好奇問:「如果你沒拿到這次合作怎麼辦?」

陳楚垂下眼眸,他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但我清楚他自身會受到陳家的排擠。

陳楚沒有再談工作上的事,只是小心翼翼的語氣拜託我說:「你是她最好的朋友,拜託你好好的照顧她,讓她不要過的那麼不開心……」

「她開不開心與你有關。」我說。

季暖惦記了他多年,即使都說他死了她也不信。

現在他活著消失,她又怎麼會甘心?!

陳楚沉默,話題再也進行不下去,但我們都清楚他現在做的這個決定即使不是對的但也沒有錯,在這個世界上真的講究所謂的門當戶對。

倘若他一直是小鎮上無腿無工作的男人,他們的日子終究會乏味,茶米油鹽醬醋茶終究抵不過現實,再說季暖的心裡一直住著琴棋書畫山川清風。

他現在能做的只能是改變自己。

哪怕這個過程很煎熬。

不過人生嘛,沒有哪個人是容易的。

我和陳楚分開后回到之前那個酒店,助理正在樓下等我,包括葉錦也在,我過去聽見助理解釋說:「時總,這邊還要你簽一下名字。」

我接過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助理將其中一份合同給了葉錦。

葉錦接過冷哼道:「你搶不走顧霆琛的。」

聞言我莫名其妙的問:「誰說我要搶走他了?」

葉錦一直哼哼沒有說話,模樣趾高氣揚丑的要命。

我笑著問:「你家葉挽姐喜歡他?」

葉錦哼了一聲直接轉身離開,我嘆息了一聲對助理說:「她這樣的女人怎麼活到這麼大的?討人厭還不自知,我都懶得搭理她。」

助理笑著提醒說:「剛剛時總還問了她呢。」

我下意識解釋說:「我不過好奇是她還是葉挽喜歡顧霆琛。」

話剛落,身後傳來男人冷漠的聲音,「姜忱,你先回公司。」

助理轉過身喊了聲顧總,然後眼巴巴的目光望著我。

見他這樣,我招招手說:「你先回去處理和葉家後續的事吧。」

聞言助理毫不脫離帶水的離開,還順帶開走了我的車。

我無奈的批評道:「膽小如鼠。」

顧霆琛走到我身邊側過腦袋望著我愉悅的笑問:「時笙,你吃醋了?」

我下意識問:「你說什麼?」

他淡然的提醒道:「你剛剛關心誰喜歡我。」

我:「……」

我發誓,我就隨口問了問而已。

我懶得理他,一個人埋著頭離開。

他沒有追過來,在路上我接到楚行的電話。

他輕柔的語氣問我:「什麼時候回S市?」

我好奇地問:「怎麼了?」

楚行道:「定時回來檢查身體。」

聞言我心裡頗為無奈的說:「我這才離開沒幾天呢。」

楚行嘆息說:「笙兒,我擔憂你。」

他這個電話又再一次提醒了我的病情,雖然我現在安然無恙,但隨時致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安撫他說:「哥哥,我沒事的。」

我留在梧城沒什麼事了,無論是顧霆琛還是顧瀾之我都不敢太過接近。

更不願意去探究自己到底喜歡誰,是時候離開這裡去S市安心的治病。

可時家現在我手裡,我不知道該交給誰打理。

我惆悵的說:「我會儘快回S市。」

一掛斷電話,身後傳來一抹熟悉的聲音問:「你又要離開梧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