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你給我樂一個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5:00
A+ A- 關燈 聽書

第470章你給我樂一個

容離皺眉,只是盈澤聖子,怎麼感覺好像在哪見過?

那盈澤聖子,似是感覺到了容離的目光,微微頷首面帶微笑,容離沒想到被抓了包,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將目光別開來。

但心一直有所覺,卻想不起來。

盈澤聖子,怎會輕易出現在別處?

容離心中雖覺得不可能,可還是忍不住的疑惑。

她這疑惑著,沒注意南宮逸打量的目光,但夏侯襄卻注意到了。

他有些不大高興,盈澤皇帝怎麼回事,這麼看他家離兒不大合適吧?

登時臉色便冷了幾分,看向南宮逸的目光有些不善。

南宮逸後知後覺的打了個哆嗦,再回過神來時,覺得有些尷尬,掩飾般的咳了一聲,「戰王與戰王妃遠道而來,寡人招待不周,來人,賜座。」

他不是故意要看夏侯襄媳婦兒的,實在是因為好奇。

夫妻二人落座后,小桃與墨堯立在他們身後,宮娥上了茶點后便退下,整個大殿再無其他侍者。

「天祁一向與我盈澤交好,戰王夫婦能到盈澤,寡人甚是歡喜,不知二位是來盈澤是為了遊玩一番,還是祁皇有所囑託呢?」南宮逸這人不大愛兜圈子,說話一向直接,反正甭管出什麼事,有司玉頂著,他相當放心。

容離倒是覺得意外,一般的國君說話都是都兜兜繞繞,逼的你自己將來意說明,澤皇倒是與眾不同啊。

「此次,我夫婦二人是來尋聖子的。」夏侯襄微微一笑,也沒兜圈子,和什麼樣的人說什麼樣的話,南宮逸不兜圈子,他也樂得直接。

「哦?」南宮逸沒想到,人家壓根就不是來找他的,目光不由得看向司玉,這倆人啥時候認識的?

被點名的司玉微微一笑,依舊一派仙祗的樣子,「早前便聽聞戰王威名,如今見得真身果然名不虛傳,若在下猜的不錯,戰王所求之事,應與令兄有關。」

什麼叫一句話說道點子上?

這就是!

容離暗暗點頭,還真是有兩把刷子,看人家那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怪不得是聖子呢。

就是,為什麼她能從一身仙氣的聖子身上,看到一絲不一樣的氣息?

不應該啊…

「聖子所言甚是,想必聖子也已知曉,本王所求到底為何?」夏侯襄目光如炬,他這趟來的目的能不能有結果,就看這位聖子的了。

「呵呵呵,」司玉淡淡的笑了,「戰王莫急,令兄之事咱們先放一放,在下正巧有一物要交給您,您稍等片刻。」

夏侯襄心下疑惑,面上不顯,點了點頭沒再說其他。

容離眨了眨眼,沒想到進皇宮沒帶禮物,人家反倒要送他們些東西,聖子還挺大方。

容離目光不受控制的又看向盈澤聖子,細細打量,烏髮束著白色綢帶,一身雪白綢緞,腰間束一條白綾長穗絛,上系一塊羊脂白玉。

一雙鍾天地之靈秀的眼眸不含任何雜質,清澈卻又深不見底,身材挺秀高頎,站在那裡,說不出飄逸出塵,仿若天人一般。

這般氣質出塵的男子,別管在哪兒見過,也應是令人過目難忘的存。

怎的她就只覺熟悉,卻想不起到底在哪裡見過呢?

她這麼肆無忌憚的打量一個男人,夏侯襄又不樂意了,今兒怎麼回事,不是旁人打量他媳婦兒,就是他媳婦兒打量旁人,離兒還從未這般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順著容離的目光看去,很快捕捉到目標,夏侯襄同樣暗暗打量他一番,跟自個兒氣質不同,倒是和容敬有些像。

難不成,離兒想她大哥了?

司玉派出去的人很快回來,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本來保持端莊模樣的他,表情有一絲的皸裂。

當然,很快又維持住了,他笑吟吟的說道,「煩請二位稍等,所贈之物自己跑沒影兒了,容在下算上一算。」

容離抓住了個關鍵詞,『自己跑』,明顯是個活物啊,她不禁脫口而出,「聖子所言,卻是何物?」

司玉倒是沒猶豫,反正早晚要給他們夫妻的,這東西往後對他們有益,「白虎。」

容離和夏侯襄對視一眼,對上了,轉身接過小桃懷中的小東西,將上面的帕子一掀,「聖子說的,可是它?」

「喲呵,怎麼跑你那了?」

聖子可以說是,相當驚訝了。

看著盈澤聖子不可思議的樣子,再加上剛剛的話,容離怎麼覺得之前那個端著的姿態,是他刻意裝出來的?

「咳…」司玉大概覺得現在的樣子不大合適,假意咳了一聲,微笑點頭,「戰王妃所言甚是,在下要送與二位的,正是此虎。」

依舊,是那個仙氣十足的盈澤聖子。

容離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可夏侯襄就不大開心了,這次本來是想將大白送走的,沒承想盈澤聖子竟然要將它送給他們夫妻,這可算是砸手裡了。

盈澤聖子面帶笑意,「這白虎是在下精心飼養的,頗有靈性,算是送給二位的見面禮。」

容離:「……」

夏侯襄:「……」

他們就想問問,精心飼養的,怎麼會跑丟。

這麼讓人跌份兒的問題,顯然不大適合大庭廣眾之下問出,夫妻二人謝過聖子好意,將白虎收下了。

盈澤聖子之後便道,關於夏侯襄所問之事,下午他自會將所調查到的一一詳述,現在時候也不早了,他自打回來就沒怎麼吃飯,不若先把飯吃了,其他再議。

意思便是如此,只不過打聖子口中說出來比較文雅罷了。

夏侯襄看向容離,詢問她的意思,她點點頭,反正下午還得在這待著,吃個飯沒什麼不妥。

他們答應了,南宮逸便吩咐人擺宴,當然還得稍微準備一會兒。

容離看了老半天盈澤聖子,最後再也沒忍住的問出口,「聖子,可曾去過天祁?」

此話一出,殿中幾人皆驚,尤其是夏侯襄,他就說離兒怎麼今兒老看聖子,難不成以前見過?

「戰王妃,何出此言?」司玉沒正面回答,臉上笑意依舊溫和。

「呃…」容離不知怎麼說,突然福至心靈,「你給我樂一個。」

夏侯襄:「……」

南宮逸:「……」

明佑:「……」

這種流氓的既視感是怎麼回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