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只說你,能不能應?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6:39
A+ A- 關燈 聽書

第473章只說你,能不能應?

容離猶豫不決,不知阿襄對於她的身世,到底能不能接受。

一縷魂魄,說出來,誰都會害怕的吧?

可是她的阿襄那麼強大…

他應該可以…接受吧。

司玉挺直腰板,雙手交握置於頦下,做出一副談判的架勢,眸光深邃的看著夏侯襄道,「無論天下之勢如何變幻,是分還是合,盈澤不受干涉,獨守一方天地,不依附、不歸順,你是否能應?」

夏侯襄心思微轉,這話說與他聽是什麼意思,像這種話不是應該說與一國君王聽嗎?

容離也是如是想,但是,她還有另外一層想法,是不是往後阿襄要不斷的征戰沙場,司玉怕盈澤被誤傷,是以提前打好關係,省的以後兵刃相見,對大家都不好。

司玉見夏侯襄有些疑惑,他微微一笑,「你不必考慮其他人,只說你,能不能應?」

他認真的看著夏侯襄,自己身為盈澤聖子,雖然平日里弔兒郎當不著調,不過關於本國的事情,他還是相當嚴肅的。

小逸這個皇帝有好多事情不懂,所以一直是他幫著操勞,現如今鳳星歸位,他不得不為盈澤以後謀划,盈澤的百年基業不能斷在小逸手上。

夏侯襄從沒想過要攻打盈澤,所以對司玉所說之事倒沒什麼意見,他又不是皇上,說不收復盈澤就能不收付盈澤嗎?

既然司玉只問他的意見,他同意倒是沒什麼問題,反正據他觀察,司玉並既沒有壞心眼,還給他們夫妻送許多絕非凡品的東西,這樣一個人他倒覺得可交。

再說,也沒必要給自己樹這麼個敵人。

夏侯襄點了點頭,「好,我應了。」

「嘿嘿,」司玉瞬間恢復往日的神態,打袖口裡掏出一張紙,「口說無憑,簽字畫…呃,簽個字蓋個章就成。」

容離嘴角抽了抽,準備的還挺全乎,俗話說的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沒想到司玉還準備了書面的東西,阿襄還能誆他不成?

這想的也太…周到了吧。

夏侯襄顯然也是一愣,沒想到司玉竟然還有這手,他額角跳了跳,這人就這麼自信他能答應?

若是司玉知道夏侯襄的想法一定會微微一笑,開玩笑,他是誰?

料事如神好嗎!

再說了,不答應他不掏不就得了,準備著總不會有差錯嘛。

夏侯襄既然已經應了,就不會反悔,正好談事在御書房,筆墨都是現成的,夏侯襄看了看上面所書內容,與司玉之前所說沒有出入,便簽了自己的名字,又用隨身攜帶的印章蓋了個印上去。

這下,總不用再擔心他反悔了吧!

司玉眉開眼笑的接過那張保證書,「這就妥了,和你們談事就是痛快,你們上道我也懂事,來來來,再送你們點兒東西。」

司玉直接將保證書交給南宮逸,盈澤的君主是南宮逸,這東西自然得他拿著。

南宮逸迷迷瞪瞪的接過保證書,接著放到龍書案下小心保存起來,他都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呢,司玉就跟天祁戰王簽好書面保證了。

司玉之前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話跟一個王爺說有用嗎?

雖然天祁戰王爺一直南征北戰,為天祁的國土擴張做了不少貢獻,可若天祁皇帝要打他們盈澤,就算夏侯襄不應戰,還有其他將軍可用。

最為重要的是,他們盈澤還沒怕過誰,有司玉在這兒杵著,還需要這勞什子保證書嗎?

不懂啊不懂…

南宮逸搖了搖頭,他覺得自個兒腦袋不大夠數,罷了罷了,反正司玉覺得有必要他就收著,也沒什麼壞處不是?

只見司玉打懷裡掏出一個錦囊,邊打開邊說,「現在咱們就是盟友了,我得誇誇你有先見之明,幸虧你應了,不然這藥丸我不給你們,你們到苗疆寸步難行啊知道不,就連…咳。」

說到一半,司玉突然不說了,面色尷尬的又將錦囊系好,想往懷裡塞又有些嫌棄,就這麼直接扔到了桌子上。

容離納悶的瞅了瞅錦囊,又瞅了瞅司玉,「不是給我們藥丸嗎?」

「咳,過兩天、過兩天,到時候我給你們送過去。」司玉面色有些尷尬,這事鬧的,好尷尬呀。

明佑手快,看出司玉面色不大對,伸手就將錦囊給拿起來了,他打開一看,差點沒笑噴,「化了啊?」

容離輕笑出聲,她說怎麼司玉說半截不說了,準備給的藥丸也不給了,感情是藥丸融了。

司玉一把奪過錦囊,沒好氣的瞪了明佑一眼,「就你有嘴,一天到晚叭兒叭兒的!」

他很尷尬的好不好,忘了藥丸遇熱會化,他就直接給塞懷裡了,現在弄得他很被動啊。

一般藥丸遇到這點體溫當然沒事,可他制的藥丸特殊,一點溫度都見不到,屬於入口即化的。

那一袋子藥丸都化的差不多了,給錦囊里粘的喲,他都不忍直視。

夏侯襄嘴角微彎,顯然也不被司玉這不著調的舉動給逗笑了。

明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嘴快了、嘴快了,我下回一定憋住了。」

他也不是故意要拆台的,這不嘴比腦子快了一步嘛,他以後注意成不成?

「嘁,」司玉翻了個白眼,面對夏侯襄和容離,他還是有羞恥心的,「藥丸我再制些,苗疆氣候溫熱潮濕,且時常不見太陽,蛇蟲鼠蟻多不勝數,另外還有毒氣綠障,若是不做準備就過去,不是我吹,你們走不出五里,自個兒就交待到那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麼邪乎?」容離不可置信的問道,她一直以為苗疆的氣候,也就跟現代廣西或是雲南一帶的氣候差不多了,畢竟看天祁地域輪廓圖的時候,上面的位置,她感覺是差不了太多的。

沒想到讓司玉一說這麼恐怖,那苗疆的人是怎麼生存的?

「那還有假?」司玉一副過來人的姿態,「不調查清楚就去苗疆,絕對是個錯誤的決定。」

想當初他第一次步入苗疆……

算了,說多了都是眼淚,司玉決定,就不自己揭自己的短兒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