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因為我是私生女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6:06
A+ A- 關燈 聽書

安心身子一側,擁抱住他。

「御琛,謝謝你,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喬御琛將她從身側推開:「趕緊去大使館吧,該辦的辦完,我還要回北城有事情處理。」

「嗯。」

喬御琛讓譚正楠陪安心去處理這些瑣碎的事情。

他回到酒店,發現安然的行李已經不見了。

他走到沙發邊坐下,心裡有一個角落裡發悶。

其實,他心裡很清楚,安然的話是對的。

這些後果不是她造成,所以,即便出了差錯,也不是他們的錯。

可他當時正在氣頭上……

他煩躁了幾分,掏出手機給安然打電話。

可是安然的手機已經關機了。

很顯然,她離開了。

北京時間晚上八點,安然一個人拖著行李出了機場。

剛一出來,就看到葉知秋瀟洒的站在那邊跟自己招手。

她快步走了過去,葉知秋將她的行李接過:「今天飛機倒是準點,我還以為會晚。」

「我人品好呀。」

葉知秋撞了她一下:「誒,人品爆發的女人,一起出去喝一杯啊?」

「你想我死啊。」

「我喝酒,你喝果汁不就好了?」

安然無語一笑:「不去,我要回去倒時差,送我回家。」

葉知秋搖了搖頭:「你的人生,真是無趣呀。」

她白了他一眼,沒有回應他。

「對了,前天,我見過喬御仁。」

安然挑眉:「是嗎。」

「他說了他四年前發生的事情,我們好像誤會他了。」

「怎麼?不罵他是賤人了?」

葉知秋看了她一眼:「他說,他跟你說起過這件事兒,你就沒有什麼別的想法嗎?」

「我能有什麼想法?」

「其實……如果你願意,可以跟他一起離開這裡,重新開始。」

「哎,」她嘆口氣:「知秋,我以為,你懂我的。」

「我只是看你這樣,太心疼,我特別希望你能逃離這個是非之地,重新開始。如果你心裡還有喬御仁,那我覺得你們……」

「你覺得,我能放下嗎?就算我能放下,跟在喬御仁身邊,也註定不會平靜,因為他也是喬家人。」

葉知秋凝眉:「我好像明白,他為什麼執意非要留在這裡不可了。」

她看他:「他說他要留在這裡?」

他點頭:「他說,他要留在這裡,守護四年前未能完成的承諾。」

她眼神中沉重了幾分,看向車窗外:「以後,他若再去找你說這些事情,你告訴他,四年前,他的承諾我已經忘記了。」

「忘記?真有那麼容易?如果你能那麼輕易的忘記,又何至於露出這樣的表情。」

她伸手捂著自己的臉:「我的表情很奇怪嗎?」

「蒼涼的……就好像這世上只剩下你自己一個人了。」

她笑了起來:「有沒有你說的這麼可憐啊。」

「安然,你別忘了,就算這世上的人都背叛了你,我依然會是你最好的朋友。」

安然欣慰的點頭:「我不會忘記的,永遠都不忘。」

將她送回家,她將禮物給了,他就先離開了。

晚上,她一個人躺在床上,聽著海浪聲,美美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她準時去了公司。

將禮物給了楊主管和郝正。

這一整天,她跟著郝正一起去了一趟批發市場,整理了幾分表格,過的很充實。

下班回家的路上,想到家裡沒有菜,她先轉道去了超市。

進門的時候,正好遇上從裡面出來的傅儒初。

「安小姐,這幾天過的好嗎?」

聽到傅儒初的聲音,安然唇角不自覺的勾了起來:「我很好,傅先生呢?」

「我也不錯,你這又是要買菜?」

安然點頭:「嗯。」

「我記得安小姐還欠我一碗面。」

安然臉色窘了一下:「如果傅先生不介意的話,今晚我給你做吧。」

「怎會介意,榮幸至極,這樣,我們還是老規矩,去我那裡做吧,省得你進去買菜了。」

「這……不好吧,是我請傅先生吃飯。」

「沒關係,只要是你做的,那就算你請。」

安然聳肩:「好吧,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她跟在傅儒初身後離開。

如上次一樣,兩人各自開各自的車,到了傅儒初家。

這一次,安然顯得比上次熟落了不少。

她在廚房,傅儒初要幫忙,可卻被她請了出去。

煮麵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她看了一眼,見是喬御琛打來的,她直接將手機調成靜音,扔進了口袋裡。

兩碗面很快做好,安然將面端出來。

兩人面對面坐著,安然看著他吃了一口,她笑道:「傅先生,就算不好吃,你也要說好吃哦。」

「嗯……」他側了側頭,似是在回味。

安然蹙眉:「不好吃?」

「非常好吃,我從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面。」

安然不禁一笑:「你還真會嚇人,我剛剛以為,你要說不好吃呢。」

「你不是很拿手嗎,沒必要擔心。」

「在你們這種吃名貴菜的人面前做飯,會怕發揮失常啊。」

「我一直都覺得,家裡的菜才是最好吃的。」

安然這下也放心了,安心的吃了起來。

「傅先生好像跟別的大總裁都不太一樣。」

「哦?哪裡不一樣了。」

「你很隨和,隨和的驚人。」

傅儒初想了想:「我好像沒有對別人使臉色的資格吧,大家都不容易。」

聽他這麼說,安然再次覺得,貨比貨得扔。

跟傅儒初比起來,喬御琛就是個變態。

喬御琛?這麼好的時光,她想他做什麼。

她甩了甩頭,吃飯。

飯吃到一半,傅儒初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一眼,對安然道:「抱歉,我接個電話。」

「傅先生請便。」

傅儒初沒有走遠,就在客廳里將手機接起,聲音溫柔又慈和:「寶貝悠悠,想爸爸了。」

安然看了他一眼,爸爸,她都忘記了,知秋說過的,他的女兒在別處養著。

看他跟他女兒聊天的樣子,還真是美好呢。

傅儒初聊了足有十分鐘才回來。

他將手機放到了餐桌上笑了笑道:「我女兒打來的,哦對了,我沒有跟你說過吧,我有一個女兒,今年四歲了。」

安然裝作不知道的樣子搖了搖頭:「第一次聽說,有這麼一個貼心小棉襖,傅先生一定很幸福吧。」

「沒有孩子的時候,我不是特別喜歡小孩子,因為怕鬧,可是有了孩子以後才發現,人生中的一些目標,是會為了她而改變的。尤其我家孩子是個女兒,會更寵一些,這一點……你應該不懂,我想你父親一定懂我的感受。」

安然臉色一緊,隨即尷尬的扯了扯嘴角。

「我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嗎?」

「不是不該說,只是……我爸爸可能並不會因為我,有你剛剛說的那份感受,我有點兒像是孤兒。」

傅儒初愣了一下:「抱歉。」

安然搖了搖頭:「沒關係的,反正這本來就是事實,不是你說了什麼才造成的。」

「可是有一點我沒聽明白,什麼叫……有點兒像是?你是跟你父母走散了?」

「沒有,只是我爸爸不太喜歡我。」

「為什麼?你父親重男輕女?」

安然搖頭:「因為我是私生女,他跟我媽生下我,不是因為愛,是有別的目的,所以他不喜歡我。我是跟我媽媽一起長大的,不過現在,我媽也不在人世了,所以我才說,我有點兒像是孤兒。」

傅儒初眉心皺緊:「對不起,我好像真的戳到了你的傷心處。」

她笑了笑,用筷子挑了挑手中的面:「傅先生,你別誤會,我沒有傷心,從小到大,我已經習慣了這件事兒,所以即便有人提起,我也不會覺得難受。」

「像你這麼好的女孩兒,將來一定會遇到一個很愛你的男人,好好寵愛你的。上帝一向公平,他讓你失去了親情,就一定會在另一條路上彌補你。」

這一點……她還真不敢奢望。

不過為了不讓他繼續愧疚。

她點頭,笑道:「沒錯,我也相信,上帝一定不會拋棄我的,等我找到那個真命天子,我一定請傅先生再搓一頓。」

「說話算話?」

「小女子一言既出萬馬難追,」她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豪爽的笑了。

他凝眉,覺得她的笑令人心疼。

這頓晚飯,安然吃的很愉快,吃過飯後,傅儒初說要送她回家。

可她堅持不讓,自己一個人散步溜達了回去。

與上次一樣,兩人手機是通話狀態的。

回到家,兩人道了聲晚安,這才掛了電話。

她進門后,看了一眼手機,有六通未接來電,都是喬御琛打的。

沒有接他的電話,她還覺得挺解氣的。

這之後,一連三天,喬御琛的電話,他都選擇不接聽。

每天照常去公司工作。

第三天中午,喬御琛帶著他的團隊回來了。

喬御琛從公司門口下車的時候,剛好安然一個人去外面吃完飯回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眼尖的看到了她,眼神中帶著犀利。

那一瞬,安然也看到了他,她表情平靜,停住了腳步,沒有上前。

她在等,等他們先上樓之後,自己再上去,避開跟他的近距離接觸。。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