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女子當自強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0:43
A+ A- 關燈 聽書

第48章女子當自強

小黑氣的飛出窗外,追上墨陽落在他腦袋上,伸出爪子直揪他的頭髮,一邊揪一邊說,「不許笑不許笑,我打不過主子,還打不過你?」

墨陽一個沒防備被揪個正著,這裡有他什麼事,他除了幸災樂禍沒幹什麼呀,怎麼還找他算賬了?

墨陽功夫當然不弱,他一伸手拎住小黑一隻翅膀,「喂喂,小黑,冤有頭債有主,你有本事找主子麻煩去啊。」

「廢話,我要打得過還用你說!」

他倆打做一團,邊打邊鬥嘴,書房外除了墨陽還站著三個看熱鬧的人。

他們四個是主子近身侍候的人,主子不喜人多,所以無論走到哪裡,都是他們四人隨侍。

墨陽一口一個小黑叫的賊大聲,墨雲、墨白歲數小些,在一旁邊笑邊加油。

墨堯年紀最長,雖覺得有趣,不過到底在書房外怕擾了主子清靜,遂一招破了正打做一團的兩個,將一人一鳥隔開。

「好了好了,都老實會兒,拂雲剛回來,你別逗它了。」

這話是對墨陽說的,小黑聽罷感動極了,看看,府里還是有好人的,一揮小翅膀飛到墨堯肩頭,傲嬌的看著墨陽,「聽著沒,大哥向著我,略略略。」

「大哥,」墨陽聳聳鼻子,「明明是它欺負我,你看我這頭髮大把大把的掉。」

半空中還忽忽悠悠的飄著墨陽的幾根秀髮,在陽光下金光閃閃。

「行了,」墨堯擺擺手,「你多大歲數它才多大?趕緊傳話去吧,晚了小黑該餓了。」

「好嘞。」墨陽撒腿就跑,順便在心裡給大哥點了個贊。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現在墨堯肩頭的小黑石化了,它剛剛還欣慰來著,怎麼一轉眼隊形就變了,連正經的大哥都變得不正經了。

「好了,你也歇著去吧,主子在辦公務,別在這鬧了。」墨堯轉過頭,笑眯眯的看著小黑。

小黑腦袋徹底耷拉下來,別看大哥平時老好人一個,可但凡涉及到主子的事,那都是一板一眼不容反駁的。

「知道了。」小黑弱弱的應道,瞪了眼在一旁憋笑的墨雲、墨白,等大哥不在這了再找他們算賬!

書房外再次歸於平靜,他坐在書房內看著窗外的榕樹,似是想到了什麼唇邊帶著點點笑意。

一手摸上唇角,當日的餘溫似乎還留在唇上,他眼眸中有星星點點的亮光,突然想知道她現在做什麼?

她在做什麼?

當然是在睡覺了,容離這兩天都沒有睡好,好容易將事情處理完,她正睡的香甜。

小桃來到相府,將容離給她的小包袱交給丞相,容丞相和夫人問了容離的近況,小桃秉著報喜不報憂的原則,把好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其他不好的一個字兒也沒提。

這是之前原主交代好的,本來她嫁到端王府的過程就不光彩,若是再提及自己過得不好,那父親母親除了干著急別無它法。

容離讓小桃帶回的東西里本來都很正常,另外還給特地給母親帶了兩本有趣的話本,雖不是貴重的禮物,但謝菡仍是非常開心。

隨手翻了幾頁,無意間看到裡面夾著一張紙,展開一看像是容離平時練字時用的。

上面大大小小的字七零八落,可正當間一行字工工整整:女子當自強。

謝菡一驚,自家女兒什麼樣,她怎麼會不知道,平時都是嬌生慣養的,如今寫出這樣的話,她心下驚疑不定,難道女兒過的不好?

瞟了一眼正交代小桃事情的夫君,謝菡偷偷將紙折了起來塞進袖口,裝作無事般看著夫君細細叮囑小桃。

一上午時間一晃而過,小桃看了看時辰,起身告罪,「老爺、夫人恕罪,時辰不早了,奴婢先行告退,回府服侍小姐用飯。」

容丞相總怕有什麼沒交代到的,沒想到一囑咐便到了這個時辰,當下點點頭,「你回去吧,你們小姐身邊就剩你一個家生子,仔細伺候著你們小姐,有什麼事情,一定回府來報。」

「是,奴婢遵命。」小桃福了一福。

「我給離兒備了些東西,你隨我到後院拿。」謝菡站起來,領著小桃去了後院。

容丞相嘆了口氣,女兒嫁進端王府快一年,除了回門的時候在府里住了一天,之後再也沒回來過,他疼女兒的心一點不少,只是不能像謝菡表現的那麼明顯罷了。

謝菡回到房內,遣退下人,她看向小桃開口,「小桃,你跟我說實話,你們小姐在王府過的,到底如何?」

小桃一驚,莫不是夫人看出什麼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定了定心神,盡量讓自己表現的自然一些,「回夫人,小姐在王府過的很好,您放心就是。」

「王爺待你們小姐,如何?」謝菡皺了皺眉,總覺得小桃沒說實話。

小桃眼神一閃,她想盡量往好了說,可是王爺對小姐真心太次了,「府里的下人都聽小姐差遣,對小姐俯首帖耳。」

嗯,這麼說應該沒什麼問題,雖然他們是被小姐彪悍的算錢方法給嚇得,但起到的效果是一樣的。

「當真?」謝菡緊緊盯著小桃,想從她表情中看出說的是真是假。

「是。」低眉順目一絲多餘的表情也無。

這下謝菡不確定了,若是離兒過的不如意,府里的下人怎麼會對離兒服服帖帖的?沒有端王的支持,底下的人陽奉陰違倒是可能,俯首帖耳只能是認了離兒做主母的。

那離兒寫的是什麼意思?

謝菡這出神,小桃心裡狂汗,她向來不會說謊的,說半句瞞半句倒是可以,可讓她撒謊,她真的編不出。

小桃終於機靈了一回,立馬福了一福道,「夫人,奴婢要回府了,小姐只用的慣奴婢伺候,若是回去晚了,奴婢怕小姐使不慣旁人。」

謝菡回了神,現在看來可能是她多慮了,也許就是離兒隨意寫的並沒有什麼深意,大不了過些日子自己去端王府看看女兒,嫁出去的女兒雖不能經常回娘家,可她這個當母親的去女婿家坐坐還是可以的。

「你將這些東西帶回去,」謝菡將一早收拾好的包袱遞給小桃,「若是缺了什麼,只管回來取,你在王府好好照顧你們小姐,若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告訴我,知道嗎?」

「是,奴婢遵命。」小桃福了福,心裡捏了把汗,她這關算是過了?

「行了,回吧。」

「奴婢告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