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夏侯襄牌大忽悠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3:01
A+ A- 關燈 聽書

第485章夏侯襄牌大忽悠

大白瞟了他一眼,乾脆利落的點點頭,它就是故意的怎麼地吧。

誰讓他老想把它送走,之前就嚇唬過它一回了,前兩天更是差點就真的給它送出去,它就是打擊報復,讓他欺負老虎。

夏侯襄跟著點了點頭,承認了就行,什麼原因他心裡也清楚,緊接著開口便道,「這樣,咱們商量商量,你若是能答應,過兩天去苗疆之時,我讓離兒帶上你,如何?」

大白一聽蒙了,什麼叫讓離兒帶上它?

離兒不打算帶它嗎?

夏侯襄看著大白瞬間迷茫的眼神,心中一樂,面上絲毫不顯,他正經嚴肅的說到,「從宮中回來,離兒便跟我說了,過兩日去苗疆並不打算帶上你。」

大白嚇得嘴都張大了,這是什麼意思?

離兒要把它扔了?

大眼睛里沒過多久就盛滿了淚水,怎麼可以這樣?!

「離兒覺得帶你過去太危險,便想留下丫鬟照顧你,待我們從苗疆回來,再來接你。」夏侯襄沒想到它心內活動這麼豐富,怎麼還哭了呢。

忒脆弱了吧。

聽了這話,大白心情好多了,原來離兒不是不要它了,是為它的安危著想啊。

那為什麼它不能去呢?

大白睜著懵懵懂懂的大眼睛,沖夏侯襄眨了眨眼。

夏侯襄愣是從中看出了疑問,稍一思考便大致明白了,「你想問為什麼別人能去,你不能去?」

大白點了點頭,繼續瞅夏侯襄。

「當時在皇宮你也聽到了,苗疆的氣候不適宜常人生存,聖子正在為我們研製抵禦外邪的藥丸,待藥丸煉製出來,我們服下便可前往苗疆,但是,你吃了起不起作用,我們並不知曉,是以離兒為了你的身體考慮,決定不帶你去了。」夏侯襄看著大白的眼睛,認認真真的給它分析,神色要多正經就有多正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什麼叫睜著眼睛說瞎話?

這就是!

夏侯襄仗著大白不似小黑那般會說話,不能親口去問容離,可勁兒的蒙人家,話說的滴水不漏,甭說大白是個剛剛智力剛剛得到開化的小老虎,就是一般人聽了這番話也不由得不相信。

從頭到尾合情合理,絲毫沒有破綻啊。

大白眨了眨眼睛,它聽懂了,那該怎麼辦?

依舊盯著夏侯襄猛瞧,他真的能幫它嗎?

這人可是一直想要將它送回去的,也是最不想讓它親近離兒的人,他說的話能信嗎?

夏侯襄挑了挑眉,「我說的話離兒還聽些,信不信由你,你若是答應,那咱們便合作,我只說你不要總纏著離兒,又不是說你不能與離兒親近,待我不在時,你隨意,怎麼樣?」

看到大白被他忽悠住了,夏侯襄開始講條件,他的要求無非就是不讓它總是賴在離兒懷裡,弄得他無法與離兒親近,現在他想了個迂迴的法子,將大白支走,提的建議還是蠻有人情味的,對不對?

大白低著頭想了想,他的意思就是等他不在的時候,它便可以讓離兒抱了。

這麼一想,好像不是不行,其他小姐姐也總在離兒身邊,那它窩在別人懷裡先,等他走了,它再去離兒懷裡。

嗯,就這麼決定了。

大白抬起頭來,看著夏侯襄,重重的點了點頭,成交!

「好,咱們的合作一直到從苗疆回來,你要是同意,我今兒就去說服離兒。」夏侯襄給他們的合作加了個期限。

大白想了想,還是點頭,反正之前已經答應了,不過加了些時間而已,它可以接受的。

待從苗疆回來,它就能肆無忌憚的賴在離兒懷裡啦。

大白心裡這般想著,眼裡自然而然的便帶了笑,它不著急。

夏侯襄唇邊也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小傢伙還是太嫩,待從苗疆回來,他們便進宮讓司玉解除大白的封印。

成年白虎的體型…

夏侯襄心情相當不錯,困擾他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他的離兒,終於又能完全屬於他了。

同時心裡暗下決心,往後府中堅決不養貓貓狗狗,太分散離兒的注意力,他的離兒,只要有他就夠了。

達成協議后,夏侯襄將吃食打開餵飽大白,接著一人一虎自屋中出來。

大白是個誠實守信的好孩子,答應了夏侯襄的話便不再反悔。

平日里一見容離就湊上去的它,在接近容離所坐的石凳后,一沒身,便扒拉溫婉的衣衫。

這小小的舉動可把溫婉給樂壞了,平日里只要離兒在,大白眼裡哪有旁人。

現在竟然主動拽她,溫婉喜笑顏開的將大白抱了起來,心肝肉兒地叫了一通。

容離納悶,什麼情況?

看著與大白一同回來的夏侯襄,她下意識的便覺得有事,瞅了瞅淡定坐在她身旁的夏侯襄,她眼珠轉了轉,「你倆幹什麼去了?」

「大白餓了,我剛給它餵了食,」夏侯襄邊說邊拉著容離的手,「許久未下棋了,來一盤怎麼樣?」

「好啊。」容離欣然同意,接著去拿下棋需要的東西。

夏侯襄微笑的看著容離的身影,他娘子的注意力實在太好轉移,一提下棋,其他什麼便都忘了。

當然,這招也是只他用好使罷了。

換一個容離不信任的人試試,哪怕話題轉到八丈遠,該記得的事情,她半點兒也不會忘。

夫妻倆人坐在一起下棋,溫婉和沐蓉語邊逗弄大白邊觀戰,鳳九玄和容喆挨著自家媳婦兒坐了下來。

容喆一坐下就覺得不多,怎麼往日賴在他小妹懷裡的大白,今日跑他家娘子懷裡了。

這可不成,小東西的殺傷力他們都是見過的,只要女孩子一上手可就撒不開了。

容喆拿眼直瞅夏侯襄,男人了解男人啊。

夏侯襄怎麼想的,小妹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嗎?

眼前這個情況不用問,肯定是他使計給弄走的。

陰險!

太陰險了!

感受到容喆的目光,夏侯襄看了過去,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他只管自家媳婦兒不抱著大白,別人的事他可管不了。

不想讓自家媳婦兒抱大白啊,那就自個兒想辦法啵!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