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小語,贏她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4:02
A+ A- 關燈 聽書

第487章小語,贏她

輸一把兩把他能接受,把把輸可還行?

容離邊收子邊說,「失誤了,早知道,應該用上籌碼的。」

贏了半天沒錢可賺,你說憋屈不憋屈?

鳳九玄怨念的看著了容離一眼,「你咋這麼財迷?」

「打土豪分田地,懂不懂?」容離瞟了他一眼,「你現在可是小財主來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哼!」鳳九玄不服氣的哼了一聲,是財主就活該被坑嗎?

「想試試?」容離收棋子時,看到溫婉和沐蓉語倆姑娘躍躍欲試的眼神,遂開口問道。

「嗯嗯。」

「嗯嗯。」

溫婉和沐蓉語趕緊點頭,她倆觀戰好久了,這五子棋很有趣啊。

容離將棋盤一轉,把棋盒遞給她們。

倆姑娘一個接一個去拿鳳九玄的,剛到手就下了起來。

規則都明白了,接下來就是交手了。

剛剛接觸畢竟不會下太好,兩個姑娘沒多久便分出勝負,一局終了,馬上開始下一局。

容離看了會兒,覺得坐了半晌實在有些累,便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夏侯襄跟著起身,「要不要出去走走?」

「好啊。」容離笑眯眯的應道,上次沒轉完,趁現在有時間了,索性繼續逛逛。

除了他們夫妻二人,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新學的五子棋上。

夏侯襄攬著容離出了門,順手拿了把傘,看天氣像是要下雨的樣子,帶著有備無患。

自小道出來,容離選了個相反的路,青磚小路、街市弄巷。

兩個人漫步在寧靜的巷弄中,小路仿若沒有盡頭般曲折蜿蜒。

間或有幾個做買賣的小伙郎走街串巷,賣點兒針頭線腦兒,青石板的小路上,幾戶人家裡的大姑娘小媳婦兒,聽到貨郎的叫賣聲連忙開門招呼,挑選著合心意的絲線,以及簪花木梳等物什。

間或有幾個看到他們夫妻二人的,面上也都帶著和善的微笑。

容離挽著夏侯襄,夫妻二人慢慢走著,「阿襄,等咱們將事情料理完了,便去遊山玩水,待玩的累了,找一處悠閑之地生活,你覺得如何?」

「好,」夏侯襄溫柔的看著她,輕聲道,「只要你喜歡,想如何我都依你。」

這話,聽得容離心中,說不出的熨帖。

容離緊了緊挽著他的手臂,「你總是這樣,會把我慣壞的。」

「慣壞就慣壞,我家娘子本就應該多慣著些。」夏侯襄滿眼都是她的倒影,寵溺之色顯見。

他家娘子這麼可愛,即使變得驕縱也不打緊。

有他在呢,怕什麼。

容離捂著自己的小心臟,啊啊啊,她的少女心啊!

堂堂一屆戰王,只對她小意溫柔,容離覺得老天讓她穿越,其實就是為了遇到阿襄吧?

不行,待回到京城,她得好好拜拜,謝謝老天爺送給她一個這麼好的男人。

「你說,這話若是讓京里那些愛慕你的姑娘們聽見,會不會把我生吞活剝了?」容離挪耶地看著他,他受歡迎程度可不是鬧著玩的,這麼一句霸道寵溺的話說出去,怕是那幫姑娘早就做西子捧心狀了吧?

「有我在,她們近不了你身。」夏侯襄淡定的說到,開玩笑,他家娘子是誰想動就能動的嗎?

問過他同不同意了沒?

容離心軟的都快化了,這話說的也太霸氣了,不行她得緩緩。

容離紅著臉,挽著夏侯襄不做聲。

夏侯襄納悶,怎麼說著話旁邊沒了聲響,這一側頭便看到容離紅著的面龐,當下輕笑出聲,他家娘子害羞了。

容離聽到他的笑,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在笑她,小拳頭便錘了上來。

不過這點力道,在夏侯襄看來,與抓癢無疑,只是區別在於,抓的他心間越發癢了。

夫妻兩個邊笑便走在大街上,路過賣零嘴的小攤位時,容離跑過去挑挑揀揀,一會兒便買了好幾包。

夏侯襄自動自覺的接過來,容離一路上走走停停,一停就是買買買。

夏侯襄手裡的東西越來越多,容離買的是不亦樂乎。

終於,待容離買過癮了,回頭一看嚇一跳,連忙去接夏侯襄手裡的東西,「誒呀,一時沒控制住,快給我一些。」

怎麼回事呢?

提著大包小包的夏侯襄雙手都佔滿了,那架勢恨不能再多長出兩隻手來。

容離邊說邊笑,「你怎麼也不提醒我。」

「你不用拿,」夏侯襄沒撒手,「挽著我便成了。」

說著,將胳膊一彎,示意容離挎著他。

容離的眼眸彎成了新月,一伸手挎住夏侯襄的胳膊,「相公,咱們回家。」

「好。」夏侯襄笑容柔和至極,跟娘子回家。

容離和夏侯襄就像一對普通的小夫妻一般,拎著今日逛街的成果,說說笑笑的往回走。

進得門去,還未到院中,就聽到溫婉嚷嚷,「我贏了!」

「還在玩呀?」容離不可思議的說到,是上癮哈,她和阿襄都出去轉半天了,那邊還下著呢。

一進院子,果不其然,依舊是沐蓉語和溫婉倆人,倆姑娘氣定神閑的落子,很顯然一這局剛剛開始。

墨堯等人見了二人連忙問安,溫婉和沐蓉語同時扭頭看。

「買了這麼多東西啊。」沐蓉語盯著夏侯襄手裡的大包小包,阿離也忒能買了吧。

「都是吃的,墨陽,把這些裝盤裡,讓她們嘗嘗。」

「好嘞。」墨陽連忙去接,東西都不沉,但勝在數量多,頭一回兒見王爺這麼拎東西,著實有些喜感。

溫婉和沐蓉語繼續投身到棋局中,她們玩的正酣,根本顧不上其他,甭管什麼事,都等她們下完了再說。

「明兒個就是花朝節,咱們去轉轉。」容離一屁股坐在兩人身旁,捻起一顆果脯扔進嘴裡。

到底是自家做的,新鮮可口,比那些加了添加劑的要好吃的多。

「花朝節啊,」溫婉想了想,「能把棋盤帶上嗎?」

沐蓉語連連點頭。

容離一腦門黑線,「下棋有的是時間,可這節錯過就沒有了,咱們也不是常駐盈澤,沒幾天就得走了。」

「也是,」溫婉點了點頭,「那就先看花,有時間了再下棋,小語該你了。」

「你還真是…」容離搖頭笑道,說著話還不忘手裡的棋,「當初下圍棋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麼上心。」

「那能一樣嘛,」溫婉瞅准地方落下一子,「圍棋都是老學究玩的,我還年輕呢。」

容離:「……」

合著,她和阿襄老了唄?

「小語,贏她,讓她難過難過。」容離憤憤地說道。

「嘿嘿,我贏了。」沐蓉語落下一子,笑著說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