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他不屑要時家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5:01
A+ A- 關燈 聽書

他說:「時笙,你拿什麼拒絕我?」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本就危險,男女之間的力量差距又大,再加上我遇見的又是顧霆琛這種男人,想要在他手下掙脫很不容易。

的確,我沒有能力拒絕他。

我咬著唇角說:「你不會強迫我的。」

這事誰說不準,但我只能這樣說。

聞言,顧霆琛直接忽視我。

路程遙遠,車子一路上山,期間顧霆琛沒再和我說話,估計是被我這種不識抬舉給搞自閉了,這樣正好,我也沒有與他聊天的興趣。

我偏著腦袋望向車窗的景色,連綿不斷的山峰隱藏在淡淡雲霧之中,給人一種縹緲的錯覺,我收回視線看向顧霆琛,他英俊的側臉襯著車窗外的遠山黛眉竟異常的魅惑人心。

這時,我忘掉了我們曾經的恩怨。

一切猶如回到了三年前。

我滿懷期待嫁給他的那一天。

他穿著黑色的正統西裝,我穿著白色的婚紗,雖然他極其的不情願,但那一天我以為自己夢想成真。

夢想成真……一切都不過是假象。

我收回目光,取出手機看了眼微博。

我和傅溪的緋聞熱度已經沒了。

昨天那個視頻壓根就找不到。

不過一天的時間,很明顯是被人打壓了,,很可能是身邊這個男人。

我猶豫,還是沒有開口問顧霆琛,而是發消息給助理,「網上關於我的緋聞是誰解決的?」

助理回我消息說:「我馬上調查。」

我收起手機閉目眼神,因為昨晚睡的太晚導致現在精神不濟,我閉上眼沒一會兒就睡著了,清醒時沒有在車裡看見顧霆琛。

我有一瞬間的心慌,偏過頭看見車窗外站著一個身材挺拔的男人,見到他我心裡瞬間安了不少,顧霆琛身上的西裝被他脫了,徒留一件白色的襯衫,而那西裝此刻正搭在我身上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山間的風很大,吹的他襯衫鼓鼓的,我拿過西裝放在車上,光著腳下車走到他身邊。

他察覺到我的存在,偏過頭淡淡的目光望了我一眼問:「我們跳下去會怎麼樣?」

顧霆琛此刻站的位置在懸崖邊,聞言我後退了一步,他見我這個動作自嘲的笑了笑,惆悵問:「不願意跟著我一起死嗎?」

我回答:「莫名其妙。」

顧霆琛:「……」

我轉過身,看見懸崖這邊修著獨棟別墅,歐式裝修,房屋前面是大片的泳池。

泳池兩側種了很多梧桐樹。

現在這個季節的梧桐青中泛黃,微風拂過,落葉滿天飛揚,令人心情舒展了不少。

我光著腳向別墅那邊走去,走到門口時向後看了一眼,顧霆琛正打開後車門幫我拿著高跟鞋,男人微微的彎著腰,鋒銳的側臉正面對著我,唇角微微勾起顯示他很愉悅。

我不知道他在開心什麼……

他過來輸入了密碼打開了門,我進去坐在沙發上,他尾隨進來將高跟鞋放在門口。

隨後他把我扔在這裡一言不發的去了二樓,我鬆了一口氣側身躺在了沙發上。

剛躺下沒幾分鐘顧霆琛就從二樓下來了,他換了一身黑色的真絲睡袍,見我躺在沙發上,他淡淡的批評我,「懶鬼。」

我:「……」

顧霆琛過來坐在我的身側,然後擅作主張的伸手握住了我,他與顧瀾之炙熱的掌心不同,他掌心的溫度異常的冰涼。

我心裡略有些緊張的看向他,隨即又覺得沒必要這麼提心弔膽,搞得我多怕他似的。

我抽回了自己的手,顧霆琛神色怔了一下,很快恢復鎮定問我,「你餓了么?」

我搖搖頭說:「還不餓。」

「嗯,休息一會兒,我待會給你做飯。」頓了頓,他溫和的語氣問我,「想吃什麼?」

我下意識問:「你會做飯?」

問完我就覺得自己的問題多此一舉。

因為他之前給我做過飯的。

做的還是溫如嫣喜歡的鯉魚。

他挑眉問:「你沒吃過?」

「吃過,剛剛下意識反應而已。」

「喜歡什麼?鯉魚?」他問。

顧霆琛掌心輕柔的揉了揉我的腦袋,自信的說:「我記得你以前做菜都會做鯉魚,你最喜歡的就是它對嗎?我待會給你燒一條。」

我好奇的問:「現在這個點哪有魚?」

「有,助理之前送過來的。」

我哦了一聲,沒說自己不喜歡鯉魚。

這個時候懶得糾正,更沒必要糾正。

不過很神奇,我和顧霆琛現在相處的狀態很平和,我沒有再那麼不識抬舉的懟他。

就在這時,助理給我打了電話。

我當著顧霆琛的面接起,聽見助理解釋說:「時總,網上那些消息是顧總壓下去的,視頻也被刪除了,聽說花了大價錢。」

我斜眼望著顧霆琛,他滿臉平靜。

我恩了一聲突然想起陳楚,大概猜到他失去葉家這個合同在陳家肯定過的很艱難。

我想了想說:「時家最近有什麼合同?」

助理不解的問:「時總的意思是?」

「挑選兩個大合同給陳家,指定陳楚接管,這事你去辦吧,替我照顧好他。」我說。

掛了電話我聽見顧霆琛詫異的語氣問:「你對陳楚倒挺大方的,你之前和他認識?」

我沒回答他,好奇的問:「你幫襯陳家又是為什麼?難道僅僅是跟時家作對嗎?」

他回的利索,「不然你以為呢?」

我:「……」

對付我都能這麼理直氣壯。

我又問:「那你為什麼要把時家還給我?」

這是我心裡最大的困惑。

失了憶的顧霆琛對我沒這麼捨得。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沒失憶。

除了這個我想不到其他理由。

可很多方面顯示他的確失憶了。

但很多方面又證明他還記得。

顧霆琛淡淡的語氣反問我,「那你為什麼要把時家給我?」

「我……」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顧霆琛一直重面子,他在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在愛錯人的情況下把時家給了他……

「前段時間所有人都說我的妻子愛的是我的哥哥,因為她認錯了人所以才把時家給了我……雖然我們顧家的確想要時家,但這種鳩佔鵲巢的東西我顧霆琛還是不屑要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