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他…竟然會道歉?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6:13
A+ A- 關燈 聽書

可是,喬御琛沒有如她的意,他轉身,走向她。

安然凝眉,周圍還有吃過飯路過的同事,她可不想被人非議。

她轉身快步離開。

走的遠了,周圍再沒有看到熟悉的同事,她腳步停住。

剛一轉身,喬御琛已經走到了她面前。

喬御琛冷著張臉:「走啊,怎麼不走了?」

他還好意思冷臉?走就走。

這麼一想,她轉身繼續走。

喬御琛咬牙,該死,她還真敢走。

「站住。」

安然才不搭理他,繼續走。

以喬御琛的個性,若是平常,他早就轉身離開了。

可這次,他沒有。

他快走幾步,上前一把扯住她的手腕:「你去哪兒。」

「你不是讓我走嗎?我消失在你眼前不就可以了?」

「安然,你是故意氣我的吧。」

安然笑了笑:「差不多吧,我這種自私的人,只會考慮我自己,你生氣了,我就高興了。」

喬御琛笑:「不接我電話也是為了讓我生氣的?」

「我為什麼要接你電話?」她挑眉:「還有,我不接你電話,不是為了讓你生氣的,只是單純的,就是不想接。」

喬御琛看到她說話的態度,感覺兩人在布拉格幾乎已經融洽的關係,瞬間又重新被打回了原型。

「我承認,那天,我對你說的話有些重了,可你這小脾氣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你承認對我說話有些重了?承認了有什麼用?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喬御琛臉色冷漠了幾分,他什麼時候這樣慣過女人。

安然將自己的手腕掙了幾下,沒有掙脫。

「喬總,在大馬路邊跟我拉拉扯扯的,你就不怕被認識的人拍到?反正跟你傳緋聞,我不吃虧。」

「我也不吃虧,隨便他們寫什麼好了。」

安然眉心一凝,這還真是豁出去了的架勢。

「喬御琛,你真無聊,你到底想幹嘛,趕緊說吧,天氣這麼熱,說完我要回辦公室了。」

「是我問你才對,你電話不接,避而不見,你想要幹嘛?」

她臉色不屑了幾分:「我想要你道歉,你做得到嗎?」

喬御琛嘆氣。

安然笑:「又要說我蹬鼻子上臉?也對,高高在上的喬總,怎麼會跟人……」

「好吧,那天是我不好,我不該說你自私,我道歉。」

安然愣了一下,他……竟然會道歉?

她不是在做夢吧。

看到她的表情,喬御琛挑眉,邪魅的扯起嘴角。

有著一種扳回一局的快感。

她指了指他抓著自己的手:「我原諒你了,鬆手吧。」

喬御琛鬆開她。

她要走,他冷聲:「幹嘛去?」

「回辦公室啊,外面很熱,我難道還要繼續在這裡曬太陽?」

「晚上一起吃飯。」

安然抿唇一笑:「抱歉,有約了。」

「你能有什麼約,男人女人?」

「女人。」

喬御琛抱懷:「據我所知,你在北城沒有什麼女性朋友。」

安然看他:「既然不相信我,何必問我。」

「我說了,只要你誠實,我就會相信你。」

「那喬總是如何界定我誠不誠實的?我說,我跟女性有約,你不信,因為你覺得,我這種不要臉的貨色,只會去勾引男人。」

喬御琛凝眉不悅:「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我沒有胡說八道,我說的很正經,我再告訴你一遍,今晚我不能跟你一起吃飯,因為今天是我媽的生日,你愛信不信。」

她說完,轉身離開。

這次,喬御琛倒是沒有攔她。

覺得好像自己又傷了她一次。

下午,安然跟楊主管請了假,提前半個小時離開了。

她去買了一些燒生日改用的東西。

回到家后,又做了一些吃的喝的。

看了看時間,八點多了,她拉開門,剛要出去的時候,喬御琛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安然凝眉:「你怎麼來了。」

「今天不是你母親的生日嗎,做為女婿,我不能來?」

「你算什麼女婿,」她口氣中帶著一抹不屑:「喬御琛,你這種安家中意的女婿人選,最好不要出現在我媽面前,我怕我媽在天有靈,看到你會用雷劈你。」

她說完,提著盒子出了家門。

喬御琛看著她的背影,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跟著她一起往海邊走去。

不過他並沒有靠近。

到了海邊,安然將周圍的沙灘踩平,將上面鋪上了墊子,擺出了供品。

之後,她將脖子上的項鏈取下,打開。

裡面有她跟媽媽的合影。

她笑了笑,對著照片親了一下:「媽,我做了好多好吃的,還開了一瓶紅酒,這酒蠻貴的,只可惜,我不能多喝。」

她說著,掏出一個杯子,倒了一杯,走到海邊,撒入海水中。

「媽,多喝點,你膽小了一輩子,現在死了,人也解脫了,喝杯酒,壯個膽,找個好男人去生撲一下,開始一段不一樣的人生吧。」

她說完哈哈一笑:「當然,這次你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再遇到渣男了,如果你拿不準這個男人好不好,也可以拖個夢給我,我給你長長眼。」

喬御琛站在不遠處,她的話一字不落的落進了他耳中。

這樣的生日,他真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

她說完,垂眸,久久的不再說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伸手忽然傳來安諾晨的聲音。

「然然。」

安然回頭,將視線自動從喬御琛身上移開,看向拎著盒子走來的安諾晨。

安諾晨跟喬御琛點了點頭后,走向安然。

她笑了笑:「哥,你怎麼來了。」

「以前雪姨說,她喜歡吃我媽做的白菜餡兒餃子,我媽剛包好的。」

安然一陣感動,上前接過:「回去幫我謝謝蘇阿姨,她太有心了。」

安諾晨看到擺在地上的東西,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真的是長大了,這麼能幹。」

「再不長大就老了。」

「傻丫頭,你哥都不老,你老什麼,還有什麼需要我辦的?」

「沒了,」她搖頭:「我正在跟我媽聊天。」

安諾晨點頭,他倒了一杯酒,走到海邊撒進了大海中,隨即回來走到安然身邊,摟著她的肩膀。

「雪姨,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好好照顧安然的。」

安然倚靠在他肩頭,心裡的脆弱一下子展露無疑:「哥,謝謝你,幸好這時候,我還有你。」

「別說傻話了。」

安然閉目,呼口氣,她想媽媽了,好想好想。

兄妹倆在海邊細軟的沙灘上坐了近一個小時。

所謂的生日,對於安然來說,只是一個可以肆無忌憚的懷念媽媽的日子。

安諾晨離開后,安然走到喬御琛身前:「你晚上應該沒吃飯吧。」

「是沒吃。」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請我吃飯吧。」

「可以,你想吃什麼?」

「上次那地方,你去嗎?」

喬御琛凝眉。

她努嘴:「不去就算了。」

「走吧,」

她看向他,挑眉:「真的?」

「今天是看在你母親的面子上,讓著你。」

安然側頭笑了笑,走到車邊,拉開車門,坐進了副駕駛座。

去到學校門口那間老店的時候,店裡已經沒有客人了。

老闆看到她,還很是驚喜:「姑娘,怎麼今兒有空過來了。」

「來吃飯唄,老規矩吧,不過都要微微辣,我最近身體不太好,吃不得太辣的。」

「行啊,」老闆說完,就進去準備了。

上菜時,他笑道:「這幾天,你那同學天天來,他呀,剛走了不到半個小時。」

安然正戴一次性手套的手頓了一下。

喬御琛知道老闆說的是誰,臉色一冷:「做生意就做生意,你話太多了。」

看到喬御琛的冷臉,老闆連忙噤聲回了櫃檯。

安然回神看向他,責怪道:「老闆就跟我閑聊,你嚇唬人家做什麼。」

「他話的確太多。」

安然笑:「我同學可多了,你不會是想多了吧。」

「你同學是不少,可能陪你在這裡吃鴨頭的人,應該只有那一個吧。」

安然努了努嘴:「這隻能證明我有魅力,不然他怎麼會被我迷的神魂顛倒的,一個人跑到這裡來回憶過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倒有自信。」

「不是有事實擺在眼前嗎?容不得我不自信。」

「這麼說來,你也是來回憶過去的?」

她笑,沒做聲,啃了口鴨頭。

他生氣:「算了,不吃了,換地方。」

「你要不要這麼小氣啊,他是我的前男友,又不是安心的前男友,你生個什麼氣?還是說,我來這裡回憶過去,你嫉妒了?」

她說著嘿嘿一笑:「難不成,高高在上的喬御琛,被我的美色所迷,愛上我了?」

喬御琛冷臉:「你還是閉嘴吃東西吧。」

「我就說嗎,睿智如喬御琛,也不可能愛上我這樣個勞改犯出身的女人,你就適合出身高貴,自帶仙女兒氣質的安心,你們兩個,哼哼,天生一對兒。」

「夠了,你一天不懟我幾句是不是就沒法兒過日子了?還有,勞改犯這三個字,再也不要說。」

他盯著她,是真的生氣了。

「我本來就是。」

「我讓你閉嘴,不許再說。」他不悅,聲音也不禁高了幾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