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你說啥?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6:59
A+ A- 關燈 聽書

第492章你說啥?

司玉清了清嗓子,看著容離鄭重其事的說到,「我在宮裡能吃飽,真的,你想想前兩天你們進宮的時候,我不還陪著你們吃呢嗎?」

「那不是我們去了嘛。」容離理所應當的接到,那頓怎麼能算,她和阿襄好歹是外賓,不能怠慢不是?

司玉抹了把臉,「不是,你想想,要是我一個聖子連飯都吃不飽,傳出去也不像話不是?」

「所以,我們不給你傳啊,」容離依舊理所應當的接到,忽而恍然大悟的一拍手,「你是怕我們嘴不嚴,給你傳出去是吧?」

容離一瞬間彷彿抓到了真諦似得,遞給司玉一個我懂得的眼神,「你放心,我們這一行人嘴可嚴了,你吃不飽飯這件事,打死我們也不會往外傳的,你們說是不是?」

說完,還來個互動。

桌邊的所有人全部重重地點頭,聖子都這麼慘了,他們還往外傳就太不地道了。

司玉眼裡噙著淚花,他覺得自個兒好像說不清了。

容離一瞅,連忙招呼一旁的鳳九玄,「小九,給聖子拍拍,看這給感動的,都快哭了,好了好了,不說了啊,趕緊吃飯、吃飯,吃完飯你還得給我們葯呢。」

鳳九玄相當聽話的給司玉順氣,一個大老爺們這麼容易感動,淚點很低啊。

司玉心中仰天長嘯,他的一世英名啊,就毀到這個小妮子手裡了,他恨吶!

今兒壓根就不宜出門,不宜送葯,他還好心想著送完葯給他們當個指引,領著他們逛逛花市兒,也就是花朝節,結果給他來這麼一出,他現在渾身是嘴都說不清了。

司玉含著兩泡熱淚,端起面前的飯碗,不能再說話了,反正已經被誤認為吃不飽飯了,說再多有什麼用,只能越描越黑罷了。

大不了,他少吃些就是了,到時候剩多半碗,他再說他吃飽了,這樣一來,自己平日里吃不飽飯的事情不就不用解釋了嗎?

嗯,就這麼辦。

司玉心裡想著,也就不再糾結了,就著容離給他夾的那一筷子菜,將飯菜一起送入口內。

這一吃不要緊,司玉直接愣住了。

這菜也忒好吃了吧?

司玉眨了眨眼,將口中的食物咽下,復而又吃了一口。

嗯,是好吃嘿!

司玉扒拉著飯,手裡的筷子不停的夾著菜,每道菜都嘗了一遍。

那味道與盈澤御膳房做出的味道不一樣,在天祁也沒嘗過。

當然,在天祁他也沒正經吃過幾頓飯,都是能湊活就湊活,畢竟一身裝扮在那擺著呢,好一點的酒樓根本不讓他進那。

這些菜,彷彿給司玉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好吃好吃,他這趟沒白來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司玉邊點頭邊吃,吃的那叫一個風卷殘涌。

容離在一旁看的直點頭,看看,還說自己能吃飽飯,這一下就暴露了吧?

吃不飽飯有什麼可丟人的,這老賴還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容離端起碗來,開始吃飯,鳳九玄這手藝相當棒,畢竟是從小練出來的,之後又是見過世面哪兒哪兒都飛過的主,對於吃食上的講究,令他自動自覺的嘗到好食物后,便要和人家的大廚交流一番。

米其林甭管幾星的廚師那是沒少見,學到的技巧也不少,是以鳳九玄燒出來的飯菜,在一定程度上是集各種優秀大廚的精華於一身,做出來的飯菜,能讓人好吃的咬掉舌頭。

這是溫婉的原話。

想當初頭一回嘗到鳳九玄飯菜的時候,溫婉便給出了一個這麼高的評價。

容離表示認可,畢竟她吃的好東西不少,對於鳳九玄的手藝,確實可以說是相當棒了。

司玉沉浸在美食中無法自拔,他臉都快埋碗里了,對於刻意維持的聖子形象,早就不知扔到哪裡去了,現在什麼都沒有他手裡

那一海碗的飯菜重要。

沒一會兒,司玉碗里的飯就見了底兒,他吃的大快朵頤,絲毫不記得之前自己的計劃。

剩一大半什麼的,現在看來根本不存在,這麼好吃的飯菜,浪費了是對飯菜的不尊重。

最後一粒米進了肚,司玉將碗放下,同時打了個大大的飽嗝、

「嗝~」司玉拍了拍圓滾滾的肚子,心裡就一個字『爽!』

「再來一碗嗎?」容離在一旁出聲問道,看他剛才吃的那叫一香,她都不忍心打擾他。

「不了不了,嗝~」司玉說著又打了一個飽嗝,「吃的太撐了,我得緩緩。」

「成,一會兒喝水吧,看你吃的也不少,可別撐壞了胃。」容離瞄了眼司玉那鼓起來的肚子,那一海碗飯,她看著都撐,沒一會兒就都進肚了,可想而知他餓的有多厲害。

可憐吶…

和容離想法一致的,是桌邊坐著的所有人,當然夏侯襄除外,他當然不相信一個聖子平日里能餓肚子,雖然不知道司玉為什麼給離兒留下那麼個

印象,可在他看來司玉是被鳳九玄所做的美食吸引,這才吃了這麼多。

他挑了挑眉,幸而盈澤百姓沒看到他們聖子現在的吃相,不然還不被嚇死。

司玉拍著肚子攤在椅子上,那頓飯吃的實在太棒了,吃的他那個撐喲。

正美著呢,突然拍肚子的手一停,完了,他的形象啊!

這時候司玉才想起來剛剛光顧著吃,完全忘了要闢謠自己吃不飽飯這件事了。

現在倒好,看看那個一粒米都沒剩下的碗,他恨吶!

四處瞅了瞅,發現這些人看似在好好吃飯,可那眼神時不時的便要瞟向他,順便再看看他的肚子,大概對於他的海量,已經甘拜下風了吧?

司玉無奈的想到,不幸中的萬幸是這幫人嘴嚴,不然將這事兒說出去,他還要不要面子了。

想了想,他突然湊近容離,「我說丫頭,這頓飯誰給做的?能賣給我不?」

司玉也是個吃家,對於飯菜上面的事情向來講究,既然今天碰到這麼一個行家裡手,他想問問能不能將人買回去,這樣他不就能天天吃上這樣的菜肴了?

聽了司玉的話,容離險些被噎到,連忙喝了口水給自己順下去,「你說啥?你要買做飯的這個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