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你,永遠別跟我提愧疚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6:20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沉默,「喬御琛,你是心虛了吧。」

喬御琛蹙眉。

安然勾唇:「你是不是因為把我送進監獄的這件事兒,而覺得後悔了?你心虛了,所以你才不讓我說勞改犯這三個字。」

「我有什麼好心虛的,做錯了事情,受到懲罰,沒有什麼不對的。」

安然笑,「所以啊,我做過勞改犯,說出來又有什麼不對?」

她忽然就站起身,表情淡定的看向店裡的人,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我做過勞改犯。」

喬御琛起身,一把拉住她的手就往外走去。

安然甩開他的手:「你幹什麼?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

「閉嘴。」

兩人對視,劍拔弩張到,周圍的人即便看熱鬧都不敢太光明正大。

「你不是不心虛嗎,你不是覺得自己沒做錯嗎?那我憑什麼不能說?我就是做過勞……唔……」

喬御琛不再給她機會,直接低頭用唇吻住了她的唇。

她拍打他,踹他,他都不肯鬆開她。

他吻了她足足有三分鐘,這才放開她。

安然抬手就要甩他耳瓜,可卻被她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是不是覺得,坐過牢是件特別值得你驕傲的事情?你一遍遍的說這個,不就是為了讓我愧疚嗎?好,安然,你成功了,我是很愧疚,所以以後,你再也不許說勞改犯這三個字,否則……」

安然隨手抓起桌邊自己剛剛喝了一口的橙汁,潑到了他的臉上。

她的動作太快了,快到喬御琛都沒來得及躲避。

安然咬牙:「喬御琛,你就繼續保持你從前的高姿態,你繼續說你沒錯,別他媽說你愧疚,你若愧疚了,我曾經受過的四年比死還痛的苦難算什麼?」

她說著後退一步,伸手指向他:「你,永遠別跟我提愧疚,提一次,我就更恨你一分。」

她說完,後退一步,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包轉身離開。

喬御琛垂眸,呼口氣,心裡有一個角落,猝不及防的痛了一下。

他從錢包里掏出一張百元的鈔票,放到了桌上后離開。

他站在小店門口,四下里看去,哪裡還有安然的身影。

他回到車上,倚靠在駕駛座的靠背上,腦子裡想起了譚正楠之前的話:「安然入獄后,經常深更半夜的就被獄警帶走了,每次她人被帶走前,還好好的,可是被送回來的時候,就被打的像是個死人一樣。像安然這老老實實的小姑娘,幾乎每隔一兩個月就會被這麼懲罰一回。」

剛剛安然那句,「你若愧疚了,我曾經受過的四年比死還痛的苦難算什麼?」還在耳邊縈繞。

他緊緊的閉目,蹙眉,手用力的砸向方向盤。

懊惱,悔恨,不甘。

五味雜陳的感覺,多久沒有體會過了?

他自己都不記得了。

安然跑出去很遠,確定喬御琛沒有追來,這才踉蹌一步,坐在了路沿邊。

身前的車水馬龍,讓她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一些。

奇怪,聊著聊著,還能吵起來。

她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提醒自己要清醒一點。

正要起身離開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見是葉知秋,她就直接接了起來。

「知秋。」

「你怎麼不在家?」

「你去我家找我了?」

「是啊,你不會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安然扯了扯嘴角,「什麼日子?」

「天,你這喪良心的,今天是阿姨的生日,你不用給她燒個生日嗎?」

「呵呵。」

「你笑什麼?」

「我燒完完了。」

「你……不是,我說你什麼人呀,我特地忙完,來祭拜阿姨,你竟然不等我?」葉知秋有些不高興。

「知秋,我媽活著的時候,就沒慶祝過生日,走了,應該也不會注重這些無聊的儀式。」

葉知秋點頭:「這倒是……」

「今晚,你請我喝一杯吧。」

「你是不想要命了是嗎?」

安然嘆口氣:「我是真的想喝一杯,可是我也知道自己的身體不行,所以,你喝,我看。」

「那……行吧,你在哪兒?」

「我在三中前面的路口。」

「等著,我來接你。」

葉知秋掛了電話,用了足有半個小時才趕了過來。

他載她去了酒吧,給她點了一杯果汁,自己要了幾瓶啤酒。

「說吧,遇到什麼煩心事兒了。」

「沒有。」

「沒有什麼沒有,你要是沒有煩心事兒,會一個人跑到三中去?」葉知秋白了她一眼:「人只有在心情低落的時候,才會去記憶里給自己帶來過快樂的地方,尋求安慰。」

安然凝眉:「剛剛,喬御琛說,對我坐過牢的事情感到愧疚。」

葉知秋凝眉:「這個混蛋是什麼意思?他愧疚又有什麼用?你已經……」

「所以,我心裡很難過,憑什麼,他做錯了事情,卻只要說一句,覺得很愧疚就可以了?知秋,我沒有辦法原諒他們,我的心,好像已經不明白,什麼叫做寬恕了。

那天你問我,如果報復完,我還能回到從前的樣子嗎?我仔細想了一下才發現,我可能……真的回不去了。因為我已經忘記,從前的安然,到底是什麼樣子了。」

葉知秋握住她的手:「我還記得,等到你做完你想做的事情,我會拉你出來,我會幫你,變回從前那個開心的時候喜歡大笑,悲傷的時候喜歡大哭,即便在逆境里生存,也可以無憂無慮、心地善良的安然。」

安然身子前傾,伸手抱住他:「知秋,幸好,我還有你,如果連你都失去了,我該怎麼辦。」

「我不是說過了嗎,你不會失去我,即便全世界的人拋棄我,我葉知秋也不會。」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自己知道,他已經成為安然心底深處最後的依靠了。

葉知秋將安然送回別墅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

她打開了房間中的燈,裡面空蕩蕩的,喬御琛沒有回來。

想起她今晚潑了喬御琛一臉的橙汁,她抿了抿唇挑眉,仔細想想,挺過癮的。

第二天,她早早的起床,收拾完要去上班。

車開了不到三分鐘,她看到馬路邊,傅儒初正在跑步。

她落下車窗,有些驚訝的道:「傅先生,早啊,今早怎麼這麼晚跑步。」

傅儒初回頭,停下腳步,對她笑了笑:「我周末通常都會比較晚,你這是要去哪兒。」

「周末?」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不禁一笑:「天。」

「怎麼?」

「我過糊塗了,忘記今天周末了。」

「喬總能夠招到你這麼用功的員工,也真是有運氣。」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傅先生,你這是在調侃我吧。」

「又被你看出來了?」

安然點頭:「嗯,因為太明顯,傅先生,那我先不打擾你了,你快跑步吧,我這就回家去了。」

「今天沒事兒嗎?」

「嗯,沒什麼事,周末,要好好睡一下。」

「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一趟。」

「去哪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今天,我女兒過來,我之前跟她說過,我認識了一位很漂亮的鄰居,想要介紹給她認識,她很期待呢。」

「這……」安然有些擔心:「我不會影響到你們父女的團聚嗎?」

「不會,我女兒喜歡熱鬧。」

安然點頭一笑:「好。」

「那我先跑步,一會兒電話聯絡你。」

安然點頭:「好。」

她前方掉頭,將車開回了家。

剛剛沒有吃早餐,她簡單的弄了點吃的后,上樓去換了一件衣服。

沒多久后,傅儒初打來了電話。

她下樓,傅儒初的車已經開到了她家門口。

見她換上了一件碎花長裙,傅儒初笑道:「果然,人漂亮了,穿什麼都好看。」

安然笑著看向他:「傅先生,你一直這麼會說話嗎?」

「我說的是實話。」

安然聳肩:「好吧,那我就做一天……漂亮的小仙女吧。」

他笑。

兩人去機場的路上,聊的很開心。

到了機場,等了足有一個小時,才看到出站口,一個身著粉紅色連衣裙,白色連腿襪和小黑皮鞋,披散著長發,像是洋娃娃一樣皮膚雪白的小女生。

小女生自己拖著一個綠色的青蛙式樣的拉杆箱,老遠看到傅儒初,小女生高興的笑了起來,小跑了過來。

傅儒初上前,將女孩兒一把抱起,在她臉上親吻了一下。

「悠悠,想爸爸了嗎?」

悠悠立刻用力的點頭:「當然啊,想的不得了呢,每天都想。」

「那你在外婆家,有沒有聽話?」

「有啊,外婆說,我比媽媽小時候可乖多了。」

「嗯,我的寶貝真棒。」

傅儒初說完,揉了揉她的臉,一手抱著她,一手拎著她的小行李箱來到安然身前。

「悠悠,來,爸爸給你介紹,這就是我以前跟你說過的,安然阿姨。」

「阿姨真漂亮,」悠悠嘿嘿笑著看向安然。

安然對她招了招手:「悠悠,你好啊,你也長的好漂亮,像個洋娃娃一樣誒。」

悠悠開心的笑了起來:「爸爸,我喜歡這個阿姨,你娶這個阿姨,讓她給我做媽媽吧。」

安然臉一紅,這……話題跳度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