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與顧霆琛的打情罵俏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5:23
A+ A- 關燈 聽書

眾人都以為我把時家給顧霆琛是因為我愛錯了人,原本這該是屬於顧瀾之的東西。

沒有,我從未這麼想過。

三個月前我把時家過給顧霆琛的時候他迫不及待的想跟我離婚,按理說我是怨他的,恨他恨得咬牙切齒,可我仍舊將時家給了他。

除開愛他,更多的是他合適。

他是個有野心的男人,他能將顧家從一個小的科技公司做到如此大的規模說明他有能力,有野心有能力的男人再適合時家不過。

換成顧瀾之,我或許不會將時家給他。

因為他是個藝術家,他的心不在商業場上,無論我多愛他我都會優先為時家考慮。

所以顧霆琛從不是鳩佔鵲巢。

事到如今我還是想將時家給他。

這個誤會絕不能再梗在心裡,我思索了一番解釋說:「顧霆琛,你從不是鳩佔鵲巢,我給你時家是有自己的考慮,因為放眼望去,在梧城最有能力並且最了解它的只有你。」

他對付時家三年自然最了解時家。

聞言顧霆琛的神情有一瞬間的錯愕,他握住我的胳膊問:「怎麼突然說這個?」

「楚行在催我回S市。」

他問:「你想把時家給我?」

「嗯,我不愁吃穿更沒孩子,剩下的時間也說不準,所以不想將精力放在時家,而你是最合適的人選,我仍舊願意把時家給你。」

「難道你就不怨我嗎?」

他問的忐忑不安。

「怨啊,畢竟曾經的你對我很殘忍。」

他猛的閉了閉眼道:「你該怨我。」

「時家你要隨時都可以拿走。」

「那顧瀾之呢?」

我皺眉:「怎麼突然提他……」

他漠然問:「你連顧瀾之都不要了嗎?」

我:「……」

我分不清自己的心意。

心裡下意識的起了逃避。

離開顧霆琛,離開顧瀾之。

……

顧霆琛始終沒有接受我的提議,關於時家那個問題無疾而終,我心裡挺失落的。

畢竟我不想要這燙手山芋。

後面顧霆琛起身去後院撈魚去了,我跟隨在他的身後見他殺魚去鱗去了廚房。

他仍舊穿著黑色的真絲睡袍,胸前露著一小片的麥色肌膚,顯得他性感又誘人。

是的,男人也可以用誘人的詞。

他做菜的動作優雅,見我一直望著他,他忍不住的打趣了一句,「我很好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

顧霆琛總是能一眼看中人的心思。

我懶得理他,轉身進了客廳。

顧霆琛的飯菜做的很好吃,但我從始至終都沒有碰那條鯉魚,心裡覺得很噁心。

吃完飯外面的天色都暗了,我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回到樓上房間找了件浴袍洗澡。

洗完澡又喝了一些葯。

我包里現在都時刻準備著抗癌藥。

剛喝完葯外面的門就被人推開了,我怔神的望過去,顧霆琛信步進來坐在床邊。

現在這個氣氛……略微尷尬。

我擦拭著頭髮假裝沒看見他,他倒隨意,直接躺在了我的床上把.玩著手機。

我心裡無奈,不知道怎麼趕他離開。

我擦拭完頭髮后坐在床邊拿著手機玩,我們兩人各玩各的,誰也沒有去打擾誰。

但寂靜的氣氛終歸被打破。

打破這個氣氛的是郁落落的電話。

我詫異她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我正在猶豫接不接的時候顧霆琛將腦袋伸了過來,他看見備註名字下意識的皺了皺眉,不悅的說道:「落落眼裡只有顧瀾之。」

顧霆琛很少稱呼顧瀾之為哥。

他們兩人的關係貌似很生疏。

因為顧霆琛在身邊所以我沒接這個電話,但她又不死心的給我打了微信視頻。

顧霆琛覺得煩躁,他直接從我手中抽走了手機接通問道:「落落,你有什麼事?」

顧霆琛的語氣里透著濃濃的不耐煩,郁落落那邊可能沒想到是他,怔了怔說:「二哥,我找時笙姐。」

「你找你嫂子做什麼?」

他不要臉的提醒郁落落喊我嫂子。

郁落落當即反應過來問:「嫂子呢?」

顧霆琛不答反問:「你找她做什麼?」

「我又被關到警局了。」

顧霆琛:「……」

郁落落可憐巴巴的解釋說:「我不敢找大哥,我怕你也罵我,所以我只能找時笙姐。」

顧霆琛冷漠道:「活該。」

郁落落:「……」

「二哥,救救我。」

「自己想辦法。」

顧霆琛殘忍的拒絕了她,隨後直接掛斷了微信視頻,我猶豫說:「這樣不太好吧?」

顧霆琛把手機還給我說:「她惹事的時候怎麼沒想到不太好?關她一夜讓她長點教訓,等明天我抽個空再去撈她。」

頓了頓,顧霆琛忽而嘆息道:「落落有點可憐,她喜歡顧瀾之不比你少,她從小與顧瀾之在一起長大,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了。」

他總是說我喜歡顧瀾之的話。

從他嘴裡聽見很令人鬱悶。

我煩躁問:「能別提顧瀾之嗎?」

顧霆琛冷笑道:「呵,還急上了?」

我不想跟他爭執,伸手要去推他讓他離開,但他突然將我攥進他的胸膛里。

這還沒完,他壓著我的腦袋貼著他的胸口,我這個姿勢能清晰的聽見他的心跳。

我拚命掙扎,他突然問:「聽見了嗎?」

我下意識接道:「什麼?」

「我的心跳。」

我:「……」

他這是什麼意思?!

在我還沒想明白的時候顧霆琛突然低頭吻上了我的唇,指尖悄悄的伸進了我的浴袍。

「你帶我到山上果然居心不良!」

他勾唇笑道:「嗯,居心不良。」

我從他的懷裡掙脫抬腳去踢他,他不閃不躲,抓著我的腳踝又將我拖進了他的懷裡,哄騙我說:「笙兒,孤男寡女的正適合做這事,要不我們試試?」

「顧霆琛,你鬆開我!」

我真急眼了,見我這樣他笑著鬆開了我,嗓音低呤道:「故意嚇你的,誰讓你白天亂想我,雖然我心裡……這是給你的懲罰。」

「呵,懲罰?!」

他怎麼可以隨時隨地的親我?

他眸光閃爍道:「嗯,懲罰。」

隨之顧霆琛扯掉了我身上的浴袍。

霎時,我全身光滑的面對著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