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將信,送到寧王府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2:45
A+ A- 關燈 聽書

第503章將信,送到寧王府

煥兒一愣,眨了眨眼睛,重複了一遍,「幕籬?」

「怎麼,沒有?」皖月臉色沉了下來,她時間不多,沒空在這兒瞎耽誤工夫。

「可,可能有,」看到客人臉露不快,煥兒趕忙出言道,「您稍等,奴家去給您找找?」

「快去。」皖月皺著眉擺了擺手,若是這兒沒有就麻煩了,她可不想拋頭露面上街去買。

煥兒對著皖月福了一福,轉身去找幕籬。

邊找幕籬煥兒邊納悶,旁人來他們絨繡閣都是定衣服或是買布料的,今兒這位夫人,怎的會想到來她們這兒買幕籬的?

絨繡閣以做衣服為主,幕籬這東西她記得見過,但具體放哪兒了,印象實在有些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煥兒直奔店裡壓箱底兒的存貨處尋找,萬幸還真有兩個。

煥兒拿起一個鬆了口氣,接著又有些犯難,這東西賣多少錢合適啊?

「掌柜,」煥兒向外瞅了瞅,看皖月沒往這邊看,她連忙跑到掌柜身邊,「幕籬,多少錢?」

說著,晃了晃手中的東西。

絨繡閣掌柜是白三娘聘請來的,平日守在店裡,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師傅,他瞅了瞅煥兒手中的幕籬,奇怪的問道,「有人要?」

「可不唄,」煥兒悄聲說道,又向外指了指,「那位夫人要。」

掌柜打眼一看,便知曉皖月身份不凡,順帶又多看了兩眼,來他們店買幕籬的,這位算是頭一個,對於皖月的樣貌,掌柜也記了個大概齊。

「五百文。」掌柜琢磨了一下,說了個相對穩妥的價錢,絨繡閣的東西本就比別處的貴些,可幕籬是從來沒賣過的。

掌柜也不知道市場價,大概估計一下,若是那位夫人覺得貴就算了,反正煥兒手裡的幕籬,質量與綉工實在說不上好。

「知道了,」煥兒點頭,麻溜兒的來到皖月身邊,「夫人,您看看這頂可以嗎?」

「行,」皖月根本沒細看,反正能遮住她就成,「多少錢。」

「五百文。」

皖月直接掏了一錠銀子塞到煥兒手裡,拿起幕籬戴上就走。

整套動作也就一吸的時間,根本沒給煥兒找錢的機會。

煥兒愣了半晌,接著面上的神色有些懊惱。

掌柜見她站在那,看著門外半天不動換,奇怪的走到她身邊,「丫頭,怎麼了?」

「喏,這錠銀子大概有五兩吧?」煥兒不確定的將手裡的銀子遞給掌柜。

她覺得那位夫人也忒大方了些,剛才她是不是應該給那位夫人推薦幾件衣服的,錯失了這麼一個有錢的主顧,煥兒覺得自己有些失職了。

「下次,這位夫人再來,一定記得看茶。」掌柜雖然看出皖月身份不凡,可沒想到出手如此闊綽,誰也不會嫌生意多,他們絨繡閣做的都是精緻的服飾,需要的客源自然是那些有錢人家的夫人。

那位夫人的樣貌他已經記住了,下回人家再來,他可得給人留住了。

皖月頭戴幕籬在主街上走著,眼睛四處尋摸周邊連接的小巷,她需要一個人去送信。

終於,她從一堆嬉鬧的乞丐中,看到一個小乞丐,一雙眼睛透著股子機靈勁兒。

皖月停下來看了他一眼,正巧小乞丐往她這邊看,皖月瞬間決定,就是他了。

皖月招了招手,小乞丐四處看了看,見沒人注意他,悄悄的向皖月跑來。

「您有什麼吩咐。」小乞丐壓低了聲音問道。

皖月一聽這話,便知自己沒找錯人,是以同樣壓低聲音,讓聲線變得粗些,「寧王府知道嗎?」

「知道。」小乞丐點頭,京城這一帶就沒他不知道的地方。

「將信送到寧王府,」皖月將袖口中的信掏了出來,另外又拿出了些碎銀子,「這個歸你。」

「好嘞,我一定送到。」小乞丐見到銀子眼睛一亮,他好久沒吃頓飽飯了,這些銀子若是歸了他,好一段時日不用再愁吃飯的事情了。

「若是辦好了,後日我會再給你一筆錢。」皖月心中也有擔心,若是小乞丐沒將信送到,那她便白白浪費了一次機會。

「您放心,我小六兒就沒有送不到的信兒。」小乞丐拍著胸脯保證,更何況還給他這麼些銀子了。

「去吧。」皖月點了點頭,她既然選了他,便只能相信他。

小乞丐一溜煙兒的跑遠了,皖月轉身原路返回,她出來的時間不能太長,不然會令人起疑的。

回去時,皖月依舊小心翼翼,待順著洞口鑽回王府後,她索性將幕籬留在小院兒中,用雜草掩上,以備下次再用。

整理好衣物,皖月偷偷從小院出來,快步離開。

之後,又在人多的地方晃悠了一圈,這才回到自個兒的房間。

坐在房間里,皖月心一直靜不下來,不知後日夏侯禹到底會不會出現,他到底能不能助她完成心中所求。

現在,一切都還是未知。

皖月兀自擔心,乞丐小六兒拿著信並沒有直接去齊王府,而是揣著信和銀子跑到俞記典當行中,還未到三櫃跟前,便扯著嗓子喊到,「老劉,贖當!」

三櫃的老劉眼皮都沒抬,聽聲音就知道是誰,「喲呵,六兒,來大活兒了?」

「可不,」小六兒打牆角將墊腳石挪出來,這是他專門放到那兒的。

他年紀小,個子矮,本來當鋪的櫃檯就高,他腳下若不墊個東西,根本夠不著櫃檯,自身上掏出幾個銅板,「給,照舊給來盆水啊。」

老劉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每回就你這麼折騰,我們賺不了錢,還得搭進盆水去。」

小六兒半分也不發憷,沖著老劉直樂,「勞駕勞駕。」

老劉一矮身,從櫃檯下拿出包東西,往外一遞,「後堂換去。」

「得嘞。」

小六兒拎著包袱下了墊腳石,將它擱回原處往後堂跑,身後老劉的聲音漸遠,「順子,給六兒打盆水。」

順子的年紀比六兒大點有限,六兒雖然來當鋪的時候不多,不過這小子是個自來熟的性子,沒兩回便和三櫃混了個臉熟,老劉雖然嘴上總是嫌棄六兒,可心裡還是心疼這孩子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