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換誰?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5:47
A+ A- 關燈 聽書

第509章換誰?

只見夏侯禹溫和的笑了,「本王,只不過是一介閑散王爺罷了。」

說罷端起桌上的茶,細細品了起來。

「倘若本宮保證,南楚十萬大軍,聽憑王爺差遣呢?」皖月身體微微前傾,「王爺,總該好好考慮考慮了吧!」

夏侯禹喝茶的動作一頓,只是一瞬便恢復正常,快的令人肉眼捕捉不到。

他將茶盞放下,面上的笑容越發溫和,「弟妹此言差矣,你與三弟本是一家,這話應該對三弟說才對。」

「呵呵…」皖月突然笑了。

夏侯禹眸光一閃,回憶之前的對話,好像並無不妥。

「弟妹在笑什麼?」夏侯禹的目光帶了一絲探究。

「本宮再笑王爺,很不實在啊。」皖月邊笑便搖頭,她就說沒人會對皇位不感興趣吧。

「什麼?」夏侯禹心裡一突,這次是真的疑惑了,他哪裡表現的不實在了?

「王爺若是真對本宮的提議不感興趣,便不會如此說了,」皖月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淚花,「之前本宮就說與夏侯銜不合,現在你又提本宮與夏侯銜是一家的話,試探之意太過明顯。」

皖月抬眸看著夏侯禹,篤定的說道,「若王爺只想當一介閑散王爺,為何不在本宮有所提議的時候便拒絕?」

夏侯禹唇邊的笑容減少了幾分,他沒想到皖月反應這麼快。

確實,如果他心裡沒想法,是不會只說自己是一介閑散王爺便沒了下文的。

沒有斬釘截鐵的拒絕,便是給了旁人再次勸說的機會,也就是說…心中確有所想。

皖月終於看到夏侯禹神色的變動,心中不禁欣喜萬分,現在她再也不用擔心,夏侯禹沒有野心不想跟她合作了。

「王爺既然有所顧慮,本宮索性就將話挑明了,」皖月心定,總要給人家也吃個定心丸,「本宮當初能嫁於夏侯銜,只不過想著先留在天祁,找機會改嫁夏侯襄而已,可是夏侯銜在府中處處刁難本宮,本宮在如何也是堂堂一國的公主,夏侯銜擺明沒將本宮放在眼裡。」

「前兒個在松鶴樓,夏侯銜見了本宮表情頗為不快,你知曉是為什麼?」皖月挑了挑眉,問到。

「為何?」

「自是因為本宮根本沒喚他,上次本就是想與你商議今日之事,可你一個無心之失將夏侯銜帶來,本宮只能作罷。」皖月將之前松鶴樓的事情挑明。

夏侯禹故作恍然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皖月看了看窗外的日頭,已經快到正午了,她得加快速度,「之前的事情不提了,本宮本就不喜夏侯銜,而後他又苛責本宮,本宮怎能忍下這口惡氣?若是不將他除了,日後,本宮想要改嫁也是一件難事。」

「是以…」皖月看著夏侯禹認真地說道,「本宮想要與你合作,你幫本宮將夏侯銜除掉,本宮助你完成心中所想,你可願意?」

夏侯禹看得出來,皖月真的著急了,她想快些除掉夏侯銜,至於為什麼…

大概是想待夏侯襄迴轉之日,好早些嫁過去吧。

夏侯禹心中嗤笑,女人吶,一遇到夏侯襄,總是不帶什麼腦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至於夏侯襄有正妃,皖月如何嫁,這事就不用他操心了。

皖月只是想讓他幫忙除掉夏侯銜而已,這點倒是與他最後想做的一致。

只是,只有皖月的口頭保證,他如何能放心?

夏侯禹沒說話,兀自喝著茶,房間里靜悄悄的。

皖月眼見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夏侯禹一點兒動靜都沒有,她都快急死了。

成不成,總該給她個話吧!

「王爺…」

「公主莫急,」夏侯禹抬頭看向皖月,面上依舊帶著笑意,只不過這樣的笑容,彷彿與之前不大一樣,多了些邪氣,「本王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說。」皖月心中突了一下,大概有些不安,確又說不上哪裡不安。

「公主只憑一張嘴,便要讓本王信你,是否太過草率?」夏侯禹挑了挑眉,「若是本王助你除掉夏侯銜,而你過後又反悔,本王該當如何?」

夏侯禹除去偽裝,臉上的神色一變,整個人氣質都不同了。

皖月心驚於他的變化,之後又聽他如此說,皖月便有些犯難。

現在的夏侯禹明顯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和憨厚,從頭髮絲兒到腳趾尖兒都透著股子精明,她知道一般的保證是糊弄不了夏侯禹的。

「本宮有個乾妹妹,自小與本宮一同長大,為表示誠意,本宮將她送與王爺,王爺意下如何?」皖月想了想,決定將畫兒賣了。

一個丫鬟而已,既然忠於她,現在就到了奴才為主子辦事的時候了。

「呵呵,公主可是覺得本王好欺?」夏侯禹搖頭笑了,自古皇家認個什麼義女、乾妹妹的,都是糊弄旁人而已。

哪怕就是皇上親口封的公主,大部分的身份都是大臣之女或者丫鬟,為的是代真正的公主和親罷了。

更何況皖月這勞什子乾妹妹,一點兒價值都沒有。

大家都是自小在皇家長起來的,誰還不知道誰,跟他玩這種文字遊戲,有意思嗎?

「既然公主沒什麼誠意,那本王就先行一步了。」夏侯禹臉色倏地便沉了下來,起身就要走。

皖月連忙站起來攔,「王爺留步,有事好商量。」

她沒想到夏侯禹說翻臉就翻臉,比翻書都快,弄得她措手不及。

「皖月之前言語有失,還請王爺恕罪。」

皖月清楚,別看她手握重兵,但現在也是她求著夏侯禹辦事,除了他,就剩夏侯杞可用,然而夏侯杞身後的貴妃她可不敢碰,一個弄不好將自己搭里,她能不能活命還是兩可。

該伏小伏小,皖月這一點還是很清楚的。

夏侯禹這才站住,回身看了皖月半晌,忽而一挑唇,「本王覺得公主剛剛的提議不錯。」

「什麼?」皖月一時間沒回過味兒來,剛剛夏侯禹還嫌她送個丫鬟,怎麼一會兒就改主意了?

「只不過,人選若能換上一換,本王便應了。」

「換誰?」皖月下意識的開口問道。

「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