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他控制住了自己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5:35
A+ A- 關燈 聽書

我全身上下毫無寸縷,在顧霆琛扯下浴袍的那一瞬間我臉色鐵青,更多的是憤怒。

我趕緊抓起被褥裹在身上,想惡狠狠的訓斥顧霆琛幾句,但卻看見他赤.裸裸的目光正落在我身上,這樣子像是要把我吃了一般。

我清楚男人對我起了邪念。

他此時此刻非常想上我。

這是他透露給我的信息。

我深深地吐了口氣躺下裝死,男人在床的另一側靜止不動,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現在特別像貓捉老鼠,我就是那隻老鼠。

我不敢閉上眼睛,手心緊緊的抓住被角,見我擔驚受怕的模樣,顧霆琛冷哼一聲不屑道:「瞧沒出息的模樣,我能把你怎麼著?」

我沒有說話,顧霆琛突然過來壓在我身上,我努力鎮定的望著他說:「下去。」

顧霆琛的身體很重,壓的我快喘不過來氣,他的大掌找到我的手十指緊扣,說道:「男歡女.愛人之常情,你會很愉悅的,反正我們之間做的也不少,要不今晚上我們再試試?」

呸,他真不要臉!

顧霆琛此刻隱忍的厲害,粗重的呼吸落在我的臉頰上。

他很難受,他想要做那檔子事。

我是一個成年女性,他透露給我了很多信息,我心裡也痒痒的,可我終歸不願意。

有生理反應是一回事,而心又是另外一回事,我的心此刻沒有向著他——沒愛。

再說這種事有一就有二,只要我後面沒有離開梧城,他總會想各種辦法跟我上.床的。

我紅著眼睛說:「我拒絕。」

顧霆琛現在急紅了眼,壓根不管我拒不拒絕,直接垂下腦袋親吻我的臉頰,耳廓。

我奮力掙扎,好不容易從他身下抽出一點身體他又給我壓回去,而在這期間身上的被子也不見了,他的真絲睡袍落在我身上涼涼的。

我全身赤.裸,顧霆琛眼眸深邃的望著我,他抬手想要摸我,可剛將手伸過來的那一瞬間他狠狠地頓住從我身下翻下去了。

「抱歉,我控制不了自己。」

頓了頓,他勉為其難的解釋說:「我是個正常男人,而你又漂亮,我忍不住很正常。」

我撿起浴袍穿上一言不發,心裡對他半途停下的事有點驚訝,似乎不像他的作風。

房間里異常的沉默,顧霆琛起身離開了,隨後我從落地窗內看見他去了泳池那邊。

這個房間剛好對著別墅門口的景色。

他坐在泳池躺椅那兒,從旁邊拿了根煙點燃,抽了幾口又掐滅,似乎沒什麼興緻。

他的背影很蕭條,與昨晚如出一轍。

我轉回身閉上眼躺在床上睡覺。

閉著眼睛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突然想起助理給我打的那個電話,他說熱搜是顧霆琛花了大價錢壓下去的,其實他完全可以不用幫我。

可是他仍舊做了。

而且費盡心思的對付時家只求我陪他一天,他做的這些從始至終不過是因為我。

失去記憶的他究竟對我什麼心思?

我翻過身子看向落地窗外,他的腳邊突然多了一隻貓,是橘色的,很胖的那種。

它似乎很黏顧霆琛,一直圍著他的腳邊打轉蹭著他的腿部,我伸手推開窗戶,外面的涼風迎面而過,我主動的問:「它打哪兒來的?」

似乎剛才的事沒有發生,顧霆琛淡淡的嗓音解釋說:「隔壁鄰居的,因為我後院養的有魚所以它經常跑我這兒偷吃,都成胖墩了。」

顧霆琛彎下腰摸了摸橘貓的背部,見他主動示好,橘貓異常興奮,一直喵喵喵的叫著。

它的聲音很粗,像一隻老貓。

「它餓了么?」我問。

我和顧霆琛中間隔著一扇窗戶,我現在都可以出去到他身邊,但我沒有那個勇氣。

我不知道自己怕什麼。

像是這一步踏出去,心會亂。

顧霆琛否認道:「後院的魚剛被它折騰一條,不餓。」

「哦,後院養的都有什麼魚?」

我問的問題很無趣,但又想跟他聊聊天,好在顧霆琛耐心的回著我說:「都是鯉魚。」

鯉魚……

他為溫如嫣養的嗎?

他經常帶溫如嫣來這裡嗎?

我沒察覺到自己失望的哦了一聲,脫口而出道:「溫如嫣跟我說過她喜歡吃鯉魚。」

顧霆琛擼貓的手頓了頓,嗓音淡漠如水的解釋說:「我沒帶她來過這兒,不是為她養的。」

我下意識問:「那你為誰?」

顧霆琛的視線突然看向我,我故作輕鬆的笑了笑道:「別說是我,我最討厭鯉魚。」

顧霆琛錯愕,「什麼?」

我雲淡風輕的解釋說:「我不喜歡吃鯉魚,腥味很重刺又多,不過我聽溫如嫣說你喜歡,跟你結婚後我為了討好你,每次做飯都會做一道鯉魚,雖然在婚姻期間你從未吃過我做的!」

想起那三年婚姻,我太過委曲求全。

那時的自己真的太窩囊了。

顧霆琛喃喃道:「原來是這樣……」

我疑惑問:「你說什麼?」

顧霆琛搖搖頭望著我道:「早點睡吧,明天我送你下山,我還要去警察局接落落。」

我哦了一聲,伸手關了窗戶。

我最近經常失眠,眼睜睜的看見朝陽升起橙光一片,光芒落在梧桐樹上斑駁不堪,也眼睜睜的看見顧霆琛又到了泳池那裡喂橘貓。

餵了橘貓的顧霆琛往我這個方向看了過來,我趕緊閉上眼裝睡,等聽到腳步聲離去我才睜開眼睛,隨後門口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我穿好衣服起身出去,顧霆琛看了眼我的臉頰,問道:「要化妝嗎?這裡有化妝品。」

我點點頭說:「謝謝。」

顧霆琛身邊只出現過一個被我視為情敵的女人,但他昨晚說他壓根沒帶她來過這裡。

顯而易見,他是特意為我準備的化妝品。

我洗了臉化了個淡妝,又吃了點抗癌藥,見我吃藥,顧霆琛的臉色似乎有些陰沉。

我們兩人出門時太陽已經升起了,這是梧城少有的好天氣,今天會是個大陽艷天。

我們剛坐上車時我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是助理打過來的,我接通問:「有什麼事嗎?」

「時總,有個不幸的消息。」

助理很少用這樣的語氣與我說話,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我好奇問:「什麼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時總,陳先生去世了。」

我任由顧霆琛彎著腰給我系安全帶,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問道:「哪個陳先生?」

「陳楚,陳先生。」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