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深蹲吧,小柔兒

A+ A- 關燈 聽書

第51章深蹲吧,小柔兒

「不不不,那種娘們兒唧唧的事情本妃怎麼會做,不過柔側妃若是想吃本妃做的東西也不是不可,」容離將最後一口糕點丟進嘴裡,「都吃光就行。」

容離笑的一臉高深莫測,大有慕雪柔點頭她就去做菜的架勢。

只是慕雪柔可不敢讓她去啊,先不論容離會不會做,哪怕真會做,看這架勢她也不會好好做的,到時候要她全部吃光,她這不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姐姐說笑了。」慕雪柔說的含糊其辭。

夏侯銜在一旁聽得鼻子差點兒沒氣歪,什麼叫娘們兒唧唧的事情她怎麼會做,怎麼,她還是個男人不成?

懶就是懶!

「朽木不可雕也。」夏侯銜陰陽怪氣的來了一句。

「謝謝誇獎。」容離不以為恥反以榮,反正她不生氣。

夏侯銜覺得一口氣堵在胸口,這個女人,怎麼沒皮沒臉?

慕雪柔眼珠一轉,對涼亭外的惜晴打了個眼色,惜晴從一旁端起托盤,身後的小丫頭們人手一個跟在惜晴身後進入涼亭。

托盤上擺著一小壇酒,罈子不大精緻古樸,讓人看了眼前一亮。

慕雪柔惜晴端上來的酒,放在夏侯銜的面前,笑著道,「王爺,這是柔兒做的桃花釀,您嘗嘗?」

說罷給夏侯銜斟滿一杯。

夏侯銜接過白玉杯,玲瓏剔透的酒杯中盛滿淡粉色的桃花釀,在陽光下泛著柔和的光,綿軟的口感,唇齒間的清新香味,令人回味無窮。

他細細品了一番,發現桃花釀酒勁並不大,多的是桃花與果香,正適合女子飲用。

「不錯,」夏侯銜點點頭,「這酒不上頭,你們可以適量飲一些。」

他一發話,底下的小妾們自然喜不自勝,她們一個個甜甜的說道,「是,王爺。」

容離聽的一縮,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麼甜會得糖尿病的。

慕雪柔在一旁撒嬌般的說,「王爺,柔兒可不可以也喝一點點?」

邊說還邊比劃,一點點是多少。

夏侯銜本想拒絕,但看著慕雪柔討好他的表情,轉念一想,這酒都是花果味,並不醉人,遂點了點頭,「可以,但是要適量,不可多飲,仔細自己的身子。」

言語間的關切,顯而易見。

小妾們只有嘆息的份兒,王爺眼裡只有柔側妃,什麼時候才有她們的一襲之地?

慕雪柔歡呼了一聲,坐回座位讓碧衣斟了一杯,接著舉起白玉杯道,「柔兒敬姐妹們一杯,謝謝姐妹們賞光,柔兒先干為敬。」

說罷,一飲而盡。

眾人同樣飲了杯中酒,容離沒有例外,只不過借著掩唇的姿勢,將酒吐在手帕上,小心無大錯,容離覺得慕雪柔之後應該還有什麼陰謀。

一時間,涼亭內笑語晏晏,一群女人說著互相恭維的話,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句,容離聽得只打哈欠。

這是慕雪柔嬌笑道,「咱們總是說話飲酒,怪無趣的,不如咱們玩些遊戲助助興,可好?」

這話明面上問的是涼亭里的女人們,其實就是在問夏侯銜的意見。

夏侯銜覺得不錯,「好,柔兒有什麼好主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容離也看了過去,她也想知道柔兒能有什麼餿主意。

之間慕雪柔托著下巴想了想,接著一拍手道,「咱們玩擊鼓傳花吧,被傳到的人,要抽籤決定表演的才藝,到時由王爺選出奪得頭籌的姐妹,再拿出一件寶貝作為獎賞,大家說好不好?」

夏侯銜笑著點了點慕雪柔,「我道如何,原來柔兒是惦記爺的寶貝呢?」

「柔兒哪有,」慕雪柔撅著嘴,「爺可是冤枉柔兒了呢,柔兒才疏學淺,這獎賞一定是眾位姐妹們得的,哪裡是柔兒惦記呢?」

「好好好,你最貼心,這麼為旁人著想。」夏侯銜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

「那是當然,不過若是做的不好,那便罰酒三杯。」

容離無語的看著倆人,能不能有點兒創意,還有當著一堆女人的面秀恩愛,這些女人受得了嗎?

涼亭里的其他女人,都面帶溫柔的笑意看著倆人,容離心裡豎起大拇指,果然一個個都是影后級別的。

但是,慕雪柔所謂的擊鼓傳花大概是給她預備的吧?

怕是傳到自己這裡,不是丟人就是丟人,根本沒有第二個選擇。

容離笑了笑,被動挨打向來不是她的性格,遂揚聲道,「柔側妃選的遊戲不錯,可定的規矩未免老套,沒什麼意思。」

「那依姐姐之見呢?」慕雪柔問到,她倒想聽聽容離要怎麼破了這一局。

「擊鼓傳花規矩不變,只是提前做好籤實在無趣,不如輪到誰,誰便按照擊鼓者所說的要求做,怎麼樣?」容離彈了一個響指。

「姐姐,確定?」慕雪柔不解,容離腦子沒毛病吧,這不給自己機會對付她嗎?

「當然,玩不玩?」容離一臉大無畏的表情,彷彿根本不知道她給別人多大空子可鑽。

「好。」慕雪柔趕緊答應,她還怕容離反悔呢。

「王爺玩嗎?」容離看向夏侯銜,一起拖下水自然最好。

夏侯銜覺得新奇,這麼玩確實比先定好規律要有趣的多,他也點了點頭,「好。」

老大都發話了,眾女人當然沒意見,丫鬟們上來將東西呈上。

容離開口,「你們都退下吧,這裡不用伺候。」

夏侯銜不解,「為何?」

「主子們萬一不小心失了分寸,被下人看去,王爺是覺得臉上有光嗎?」

這倒是,夏侯銜點了點,關鍵這裡面還有他呢,「你們退下吧。」

「是。」眾丫鬟福了一福,便退到涼亭外候著。

慕雪柔倒是想留下碧衣,但夏侯銜發話,自己也不能忤逆,反正容離的丫頭也下去了,自己身邊還有陳姨娘,照樣逮的到容離。

「由本妃開始,都沒問題吧?」不等別人回答,容離便先下手為強拿起紅綢,將眼睛蒙上。

『咚咚咚』的鼓點響起,女人們趕忙將自己手中的花傳給下一個人,生怕留在自己手中,當傳到慕雪柔的時候,鼓點停了。

慕雪柔呆愣愣的拿著花,這麼巧?

容離摘下紅綢,看著慕雪柔挑了挑眉,「是柔側妃?那就做十個深蹲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