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你我夫妻,不必言謝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7:02
A+ A- 關燈 聽書

第512章你我夫妻,不必言謝

夏侯襄對容離很是了解,這樣的離兒若說沒事的話,那什麼樣子的她才是有事?

一直以來,離兒雖然每每一遇事,便都自行解決了,可那時的她有足夠的自信可以應對,他除了心疼,不會太過擔心。

然而現在這般的離兒,讓他揪心。

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能讓自信如斯的她,突然變得猶豫躊躇呢?

是不是…和司玉之前提到的事情有關。

護心神…

…到底是什麼意思。

夏侯襄輕輕摸著她的發,想要安撫她,同時也是給她支持,「離兒,無論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告訴我,我是你的相公,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站在你身邊。」

下意識的,夏侯襄便覺得這事不會那麼簡單,既然如此,他更要給離兒勇氣,不然她一個人將事情埋藏在心裡,那受折磨的只能是她自己罷了。

容離身體微僵咬著下唇,雙眸微垂,倚在夏侯襄的懷中。

她知道阿襄愛她,可是…

「離兒,」夏侯襄感覺到她一瞬間的緊張,嘆息般的說道,「若是不想說,便不說。」

夏侯襄微微有些心疼,他不知是什麼事讓離兒這麼為難,若是可以,他真的很想替她分擔。

可現在看來,離兒彷彿並不願。

「阿襄,你…相信靈魂之說嗎?」容離深呼吸一口氣,緩緩開口。

「靈魂?」夏侯襄愣了一下,「是一個人死後的魂魄嗎?」

「嗯。」容離輕輕點了點頭。

夏侯襄有些不解,不知道容離為何會如此發問,不過還是按照自己心中的想法說到,「人的魂魄虛無縹緲,我沒有見過,但並不能說沒有,只是…」

說道只是,夏侯襄突然一頓,接著低頭看著懷中的容離,他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彷彿明白了些什麼。

容離本來正聽他說話,突然他不出聲了,容離眸光微閃,雖然沒有抬頭,但大概能夠想象的出他現在的表情,以及在想些什麼。

「如果,我說…」容離彷彿下定決心一般,倏而抬起頭來,眸光定定的看著夏侯襄,「我是異世的一縷魂魄,你會不會相信,會不會害怕?」

容離一瞬不瞬的盯著夏侯襄看,他無論是何種情緒,她都能瞬間捕捉到,並分析出他心中所想。

他會不會害怕?

會不會…嫌棄她?

一切的一切,在她將話說出口時,便全部有了答案。

容離緊緊盯著夏侯襄的眼眸,沒有看到一絲一毫的負面情緒,她只看到了恍然和…心疼?

夏侯襄一瞬間終於明白為何她會那麼與眾不同,她的想法,她的舉動,她的思維方式還有…與他甚是契合的軍事素養。

怪不得之前被世人所傳的容離,那般愛慕夏侯銜,而他看到的她,自始至終對於夏侯銜只有厭惡,沒有一絲一毫的愛戀。

初起時,他雖然想不通,不過當時他覺得她夏侯銜的女人和他沒有關係,所以也沒太在意。

哪承想,他會為了一個她越陷越深,她的一舉一動都那麼的牽動他的心神。

她的不同,只有他看的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曾以為,那是因為她被夏侯銜傷透了心,才會性情大變。

她不愛夏侯銜,那他也不再深究其中原因。

沒想到,竟是這般…

他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她,她剛說出口時眼眸中的擔心,他看的一清二楚,也正因為如此,夏侯襄才更加心疼她。

異世魂魄…

她到底經歷過什麼?

夏侯襄雙眸比往常任何一刻都要柔和,抬手撫了撫她的發,輕聲說道,「你是我的妻子,我為何要怕?」

一句話,將容離那顆在胸腔中跳動劇烈的心臟徹底安撫,她眸中的神色從擔憂變為錯愕,最終化為深深的柔情。

你是我的妻子,我何為要怕?

是啊…

他是她的丈夫,她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阿襄,」容離感覺鼻子一酸,眼眸中點點淚花閃現,「謝謝你。」

「傻瓜,」夏侯襄唇角微翹,勾了勾她的鼻子,「以往我便說過,你我夫妻,不必言謝。」

「嗯,」容離重重的點了點頭,「你我夫妻,不必言謝。」

容離抽了抽鼻子,傻傻的又重複了一遍。

「是在端王府花園之時嗎?」夏侯襄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形,那時的她便有意惹惱夏侯銜的側妃,更是在之後向夏侯銜索要休書。

若是他猜得沒錯,那時便應該是她了。

「嗯…」容離想了想,「準確的說,應該再早一些。」

「哦?」夏侯襄詫異的看著她。

還要更早?

「嗯,」容離歪了歪頭,「剛來的時候,夏侯銜正打我來著。」

「什麼?!」一向淡定的夏侯襄,連聲音都高了八度。

「準確的說,打的應該是容小姐。」容離覺得自己剛才說的可能有歧義,連忙糾正。

「那你…」夏侯襄猶豫的開口。

「估計是那廝下手太重,將容小姐打死了,而我,確實不知道怎麼回事就過來了。」容離如是說道。

本來在軍營好好的,醒來就跑地上被人踩了。

既然已經開了口,那後面的事情便不那麼難敘述了。

「那他還是打到你了,是不是?」夏侯襄隱隱帶著怒氣,好一個夏侯銜,膽子真是夠大!

「後來我打回去了,你放心,我也不是吃虧的主。」容離想起來夏侯銜老來她院子晃悠的時候,自己給的那一腳,那可是相當瓷實。

「那,你的名字…」夏侯襄有些猶豫,剛剛離兒說她是異世的一縷魂魄,若她還有另外的名字,他想喚她的本名,畢竟,那才是真正的她。

「挺巧,我也叫容離。」

容離倏地坐起,伸出手來,「重新認識一下,孤狼特種部隊,特種兵教官,容離。」

夏侯襄挑了挑眉,將手伸了出去,和容離的握在一起,「特種兵?」

「就是士兵的一種,和你們這兒的沒什麼兩樣,只不過負責的多一些,格鬥、潛水、狙擊、野外生存、急救、偽裝等等,所有技能我們都要會。」容離說起這些,眼睛里都是放著光的。

夏侯襄沒想,離兒在原本的世界中,和他做著一樣的事情。

「為夫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夏侯襄突然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

「什麼?」容離不解的看著他。

「離兒在異世,可有愛慕之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