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陳楚去世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5:49
A+ A- 關燈 聽書

顧霆琛給我系安全帶的動作頓住,我也怔怔的望著他,眼神里充滿了難以置信。

助理嘆口氣解釋說:「陳先生昨晚落湖了沒救過來,陳家正準備葬禮,剛邀請了你。」

我喃喃的問:「葬禮什麼時候?」

助理說:「就今天。」

我震驚的問:「這麼倉促?」

「陳先生畢竟是剛回陳家的私生子,外面的人還壓根不知道他的存在,陳家想低調……」

我打斷他,吩咐說:「姜忱,你馬上去和陳家商量,如果他們願意把陳楚給我們,我們願意和他們陳家維持一年的商業合作。」

助理快速道:「是。」

掛了電話后我仍舊處於難以置信中,顧霆琛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臉頰,解釋說:「我看得出陳楚和陳家的那兩個兒子不一樣,他的眼眸很乾凈,對商業沒有太大的野心。我之前問過他為什麼要回陳家,他說他心底藏了一個人。」

我流著眼淚說:「那個人不是我。」

如果季暖知道陳楚去世會不會崩潰?

「我知道,他很欣喜的跟我講著他的未來,他堅定的說,他一定會娶到那個女孩。我被他感染,所以在陳家中選擇了他,即使他拿不下這個合同,我也打算用顧家的合同補償他。」

默了默,顧霆琛嘆道:「他也吸引了你,你願意拿時家的合同去幫他,其實他後面的路應該很好走,可惜人生無常,他終歸……」

顧霆琛沒有再繼續說下去,我突然想起季暖曾經對我說的,「那個男孩……在流里流氣的外表下有一個如清風朗月般的靈魂,我懂他的脆弱,敏感,自尊以及為了愛義無反顧。」

那個肯為季暖付出生命的男人真的沒了。

這次是徹徹底底的沒了。

想到這,我心痛難耐。

我和顧霆琛匆匆的趕回城裡時已經是中午了,期間助理給我打了電話,他說陳家那邊非常願意用屍體換跟時家一年的商業合作。

不過他們那邊也表示不會參加葬禮。

在下山的途中我猶豫了許久才鼓起勇氣給季暖打了電話,她接起笑問:「你給我打電話做什麼?讓我猜猜,你要請我吃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艱難的喊著她,「季暖。」

季暖察覺到異常,忙問我,「怎麼了?是不是顧霆琛又欺負你了?還是說你的病情……」

我閉著眼,不忍心的說:「我找到陳楚了,昨天早上見過他,他說他配不上你。」

季暖那邊猶豫了,頓了許久她說:「我知道,我懂他的脆弱,敏感,自尊,所以我理解他。笙兒,他真的是我在這世界上遇到的最美好的男人,我願意等著他,等他來找我。」

脆弱,敏感,自尊……

其實她一直都懂他。

所以她耐心的等著他。

結果……

這是誰也沒想到的結果。

我特別艱難的開口說:「季暖,我有個事要告訴你,你聽了之後……不難過是假的。」

我任何勸慰的話都不管用。

季暖見我這麼認真,她猜出大致情況緊張的問:「笙兒,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陳楚昨晚去世了。」

咣當,我聽見手機落地的聲音。

……

我在車裡哭的無法自拔,下車的時候強迫自己忍住,顧霆琛扶著我的手臂進了時家。

大廳中央放著陳楚的水晶棺,他此刻正安詳的躺在裡面的,而季暖就在他的身邊。

神奇般的,季暖沒有哭。

她只是眼圈微紅的陪伴在他的身邊,見到我她也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說:「謝謝你。」

見她這樣我心裡難受的要命。

我和季暖認識多年,她是比我家人還親的存在,我和她早就在高中時期親如姐妹。

她更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我們之間彼此了解彼此,她懂我對九年前那個男人的愛,所以三個月前她還問過我,「笙兒,你為什麼看起來總是那麼難過?」

她抱著我哽咽的說:「你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流淚,可他在三年前已經是你的了啊。」

那時季暖還沒有找到陳楚,而我雖然以為得到了那個男人卻無法獲得那個男人的愛情。

她懂我,我自然懂她。

她對陳楚的愛一點也不比當時的我少。

我過去輕輕的抱住季暖,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她在我懷裡哭的泣不成聲。

她一直哽咽的說:「他沒了…這次真的沒了,笙兒,你說我怎麼就這麼不幸運呢?我好不容易找到…找到他沒有三個月,他就這樣消失了,你讓我今後的日子怎麼辦?」

顧霆琛就在附近,他看見我們抱住一團紳士的轉過了身,我拍了拍季暖的肩膀,聽見她特別悲傷的說:「我的餘生沒他了呢。」

季暖現在連一點希望都沒了。

……

我陪季暖待了一會兒就出去吩咐助理,「姜忱,替我廣下帖子,以時家季暖的名義邀請梧城最尊貴的人都來參加這個葬禮,他們陳家不給辦的葬禮我們辦,一定要大葬!!」

讓陳家知道陳楚的風光!!

助理好奇的問:「給季小姐什麼身份?」

「執行董事。」我說。

助理猶豫道:「可她沒有股份。」

「這是我們時家自己的事,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這個事?再說不過是股份而已,季暖要的話我明天就可以轉給她。」

助理馬上去安排我說的事了,我回到房間看見顧霆琛在,我好奇問他,「你不忙嗎?」

「這個葬禮我想出點力。」

「嗯,你和季暖打過交道,你們之間……我不知道你們的關係,但季暖總是在我面前替你說好話,你有時間多勸導勸導她吧。」

聞言顧霆琛興趣盎然的問:「她替我說什麼好話?」

我斜了他一眼,顧霆琛揚了揚唇忽而伸手拉了拉我的手指叮囑道:「我要去接落落,待會過來陪你,你記得要吃飯,別虧待了自己。」

他的語氣很像是尋常夫妻的相處狀態,我默默的抽回手說:「我去陪陪季暖。」

我剛轉過身,顧霆琛突然喊我,「笙兒。」

笙兒……

我記得他第一次這樣喊我時說了愛我。

我僵住身體,轉回身靜默的望著他。

「生命無常,且行且珍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