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綠蘿與君子蘭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4:26
A+ A- 關燈 聽書

第524章綠蘿與君子蘭

長春宮,賢妃在院中侍弄花草,夏侯禹立在一旁偶爾幫幫忙,母子倆輕聲說著話,宮娥太監站在不遠處侍候,端是母慈子孝。

「兒臣記得上次來,這株綠蘿還未長得這般高,如今看來都快要移株了。」夏侯禹笑吟吟的開口,嗓音溫潤,給人的感覺如沐春風。

「這株啊,最近長得越發好了,」賢妃看了眼夏侯禹所說的綠蘿,笑著道,「往日還未見多出彩,沒想到近日長勢越發喜人了。」

「天氣潮,想必應了綠蘿的生長環境,不然不會長這般快。」夏侯禹伸手撥弄了一下綠蘿的葉子。

「是啊,院里的這些綠植,也就這株綠蘿長的還不錯,其他都不見怎麼長,」賢妃也撥弄了一下綠蘿的葉子,「這段時日雨水大,往後大概會長的越來越好了。」

賢妃滿目慈祥,看起來很喜歡這株綠蘿的樣子。

「天氣轉涼,雨水慢慢的也就退了,」夏侯禹說著,拎起一旁的澆花壺,「雨水少了,它長的又好,往後肯定會多些人來澆水,這綠蘿的長勢便更好了。」

「可不是,我這長春宮啊,以後沒準就只賞它了。」賢妃笑著搖了搖頭。

「現在長的好,自然只能賞它了,」夏侯禹笑著放下澆花壺,「旁的綠植怕是要著急嘍,您的關注被搶走了,它們若有靈性,一定不高興。」

「不高興又能怎樣呢,母妃上歲數嘍,精力有限。」賢妃拿起一旁的修花剪子,將綠蘿上泛黃的葉子減掉。

「不過這樣也好,您先賞綠蘿,待旁的慢慢長起來再賞也不遲,」夏侯禹指了指綠蘿上另一處泛黃的葉子,賢妃順手也給剪了,「那株君子蘭,您也養了好些時日了吧。」

「可不是,好像是年前送過來的,君子蘭長的慢,不知何時才能長好。」賢妃嘆息的說道。

「兒臣近日認識了個朋友,他在養花、養草上倒有些造詣,不過最擅長的是養綠蘿,就是不知君子蘭,他懂不懂如何養,待過幾日兒臣見了他,替母妃問問。」夏侯禹笑著安慰。

賢妃轉頭看向他,笑了,「那自然好,若是精通那倒是真幫了母妃一個忙,不過,若是不精通,那還是算了,慢慢長,母妃不急。」

「兒臣省的。」夏侯禹頷首道。

「哎,站了一會子倒是累了,」賢妃將修花剪放下,「前兒皇上賞了些茶,正好你來了,嘗嘗再走。」

「好。」夏侯禹點點頭,扶著賢妃進了長春宮正殿。

母子倆在長春宮喝茶說話,沒想到夏侯贊會過來,殿外太監唱和,「皇上駕到!」

夏侯禹和賢妃忙出殿接駕。

夏侯贊進了殿,見香案上燃著香,桌上擺了兩盞香茗,一旁還放這個爐子溫著水,不禁笑道,「你們娘兒倆倒是會享受,朕好久沒喝桐兒泡的茶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桐兒是賢妃的閨名,她全名叫顧秋桐,昔日在王府時便泡的一手好茶,夏侯贊還是王爺的時候,一遇到心情不好之時,便總愛來著她。

顧秋桐一直很安靜,安靜到夏侯贊時常想不起她,可一遇到事卻總愛避到她這裡。

安靜又不爭寵的女子很少有,顧秋桐倒是入了夏侯贊的眼。

「皇上請坐,臣妾這就為您泡茶。」顧秋桐臉頰飛起兩團紅暈,雖然年過中年,可保養得宜的她,害羞起來頗為賞心悅目。

「好。」夏侯贊愉悅的笑了,走到桌案邊坐下。

夏侯禹本想開口告退,可夏侯贊先他一步開口,「禹兒也坐吧。」

對於這個老實的大兒子,夏侯贊一直淡淡的,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不喜,平日里父子兩說話都是極少的。

「是。」夏侯禹中規中矩的坐在一旁。

夏侯贊問什麼,他便答什麼,大多是關於朝堂上的事,夏侯贊一時間沒察覺出來,夏侯禹無論答什麼雖然不見得多精,但總能令他聽得舒服。

不知不覺間,父子倆便聊了半晌。

顧秋桐在一旁微笑泡茶,安安靜靜的仿若背景,唇角含笑的額看著自己的兒子與皇上對答,看的出,皇上的心情還不錯。

「不錯,」夏侯贊笑著點了點頭,「倒是長進了不少。」

「兒臣惶恐。」夏侯禹連忙低頭。

「朕誇你,你惶恐什麼,你這個性子,也該變變了。」夏侯贊搖了搖頭,自己這個大兒子就是太老實,膽子也小,真不知像誰。

夏侯贊目光轉向顧秋桐,她溫順的低下頭。

大概是隨她吧。

夏侯贊心裡嘆氣,罷了,哪兒能各個都機靈,正好夏侯禹資質平庸,往後當個閑散王爺足夠了。

對於太子之位,夏侯贊從來沒有考慮過他。

如此看來,夏侯禹老實也不是壞事。

再聊便是生活上的瑣碎之事,夏侯贊難得的放鬆下來,無論對著誰他都綳著一根線,唯有到了賢妃這兒,他能好好放鬆,因為知曉她不爭不搶的性子。

所以,夏侯贊很是放心。

——————

傍晚,華燈初上,京城裡西市閉市,東市才剛剛熱鬧起來。

歌舞昇平,酒招飄蕩。

各處酒肆小館也都熱鬧起來,晚上出行的富商居多,大都是生意上的往來,吃飯喝酒划拳,更有甚者總是要年輕貌美的姑娘相伴左右,這事情才能談成。

夏侯銜換做富家公子的裝扮,在一處勾欄院外駐足。

這院子名叫春風閣,與醉紅樓齊肩,今日夏侯銜是應邀前來,他抬頭看著那些憑欄而立的女子,心中掀不起一絲波瀾。

自他下定決心要繼承皇位,奪回容離之時,夏侯銜便起誓,自此以後只要容離一人,旁的女子他碰都不碰。

然而,今日邀他前來的兩位非要定在這兒,說是有驚喜要給他,夏侯銜自然不好推脫,入青樓又不代表一定要睡姑娘。

他今日便要當個坐懷不亂的柳下惠。

撩袍邁步進得門去,老鴇子眼睛一亮,趕忙迎了出來,「喲,公子爺,有日子沒來了!」

夏侯銜看都沒看老鴇子,只環顧廳里的眾人,既然約他前來,便應該在廳里等他才是。

「公子爺?」老鴇子見人沒理她,毫不氣餒的又叫了一聲。

忽而,夏侯銜被人拍了一下,緊接著一道聲音在身後響起,「三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