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你就不嫌臟?!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6:51
A+ A- 關燈 聽書

第527章你就不嫌臟?!

忙叫人打掃歸置,與之前不同,管家特地吩咐了,沐芙院里用的東西,一定要是府中最好的,屋裡原來的傢具全部換新的貴的,院里的花草也都除了,將府中已然盛放的名品花卉移來栽在院里。

一個時辰后,整個沐芙院煥然一新,無論是院里還是房內,統統都透著股子典雅奢華之感。

錦瑟被管家請進院子里時都快傻眼了,她竟然有朝一日,也能住上這樣的院子…

抑制住心裡的激動,她佯裝鎮定的環顧一周,身後的管家將整個院子介紹完畢,接著說道,「側妃娘娘若還有什麼需要添置的,只管跟老奴說,老奴定當盡全力滿足側妃娘娘的要求。」

錦瑟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氣,面上得體的微笑,「辛苦管家了,木鳶。」

叫了聲木鳶,她身後的丫鬟麻利的從荷包中掏出一枚金錠,遞了過去,管家下意識的便要推脫。

錦瑟開口道,「管家拿去喝茶,莫要推辭。」

管家稍一猶豫,便接下了,「多謝側妃娘娘。」

見沒什麼事,錦瑟便讓管家下去了。

除了院子,管家還給錦瑟配齊了丫鬟、小廝、侍衛,因著錦瑟只帶了一個丫鬟過來,夏侯銜又提出要給錦瑟同王妃般的配置。

所以,管家一下就將府里各處伺候得體的下人們,全數攏到了沐芙院。

這邊鬧得動靜極大,王府內自從上回皖月大肆清理姬妾后,已經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王府熱鬧起來,自然瞞不過皖月的院子。

派人出去打聽,不一會兒似雲便將小丫鬟們打探來的消息匯了個總,報給皖月知曉。

「回主子,王爺新納了個側妃回府,管家幫著收拾院子,還將伺候的人送了過去,另外…」似雲有些為難,但還得繼續說,「王爺吩咐,慕側妃不必向您立規矩,廚房另起,若有事情直接報給王爺知曉,您…您…無權處置。」

皖月淡淡的彈了彈指甲,原來是夏侯銜的新女人,整的這些規矩不就是為了防她嗎?

之前將他後院遣空了是為了氣夏侯銜,但很顯然他並不如何生氣。

現在她才懶得動手,不在她面前晃悠正好,省的她還得費心處理。

只要不耽誤她的正事,她可不在乎府里來的是誰。

「那家的小姐?」皖月隨口一問,即是側妃,身份一定不一般吧,她倒是想看看誰家姑娘這麼倒霉,嫁給夏侯銜。

「回主子,」似雲咽了口唾沫,硬著頭皮答道,「聽人說,是…是王爺從春風閣里,接出來的姑娘。」

「春風閣?」皖月沒反應過來,「是哪家?」

「東市裡的…」似雲聲音越來越小,「勾欄院。」

「什麼?!」皖月『噌』地一下便站了起來。

勾欄院里的姑娘?

夏侯銜有毛病吧,將一個青樓女子接回府里當側妃!

是為了羞辱他自個兒,還是為了羞辱她?!

皖月氣的不清,邁步就往院外走,她得去找夏侯銜理論理論,再如何自己這堂堂一國的公主還是他的王妃呢,弄個妓子回來給她當姐妹,就是為了給她添堵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火冒三丈的皖月正好和管家走一對臉,管家剛從沐芙院忙完回來,此時見到這位正經王妃娘娘臉紅脖子粗的往這邊來,心道要壞,該不是聽到新人進門,王妃生氣了吧?

王爺可交代過了,任何人不許找新側妃的麻煩,頭一個點的就是王妃的名兒。

眼見得皖月越來越近,管家躬身行禮,「王妃安。」

別看是問安,管家很有技巧的堵住了皖月的去路,他得先攔一攔,攔不住了再去通稟王爺。

皖月被迫停了下來,點了點頭,接著繞過管家就想走。

管家連忙錯一步,還想去攔,卻見皖月自己停了下來,「夏侯銜人呢?」

她去找夏侯銜要說法,卻還不知他人在哪裡。

管家心下鬆了口氣,原來是找王爺,「王爺在書房。」

皖月領著身後的人直奔書房,沒再理會管家。

只要不是去找新側妃的麻煩就好,管家鬆了口氣,自去忙府內的事物。

夏侯襄的書房在嘯雲院內,門外的守衛遠遠的看見皖月氣勢洶洶的往這兒來,一時有些犯難。

王妃來了,他們是攔還是不攔。

正想著,皖月到了近前,邁步就要進院,守門的倆人面容糾結的阻攔道,「王妃,王爺正在處理政事。」

「讓開,」皖月瞪了二人一眼,「本宮你們也敢攔?」

一時間氣勢全開,她大小也是一國公主,身份自然不一般,兩個守衛對視一眼,最終只能將手放下,頭一低將路讓了出來。

皖月輕哼一聲,氣勢洶洶的進了院子,『咣』地一聲,將書房門推開。

「夏侯銜,你什麼意思!」二話不說,皖月見了夏侯銜就拍桌子。

「放肆!」夏侯銜也不敢示弱,『啪』地一掌拍在桌子上,「誰讓你進來的?來人!」

夏侯銜高聲大盒,守衛聽到連忙往這邊跑。

「將這個潑婦給本王拖出去!」夏侯銜不欲和皖月多說廢話,張口就讓拖人。

「誰敢?!」皖月這會可不是光桿一個人來的,出門時便將自己院里楚國的侍衛帶了來,就是因為她與夏侯銜打過不少交道,這廝連女人都打,她吃過多少虧?

夏侯銜的侍衛還沒進屋,就被皖月帶來的人攔院里了。

「你!」夏侯銜沒想到皖月還帶了人手,現下都已經拔刀了,這還是在他的王府里,當真要反了天了!

「少跟我瞎咋呼,本宮問你,你帶回來的女人是怎麼回事?」皖月眼珠子噌噌毛火光。

「本王納的側妃,還用跟你報備?」夏侯銜顯然也怒了。

「你納誰本宮管不著,可你從勾欄院里拉女人出來,你就不嫌臟?!」皖月一字一句似從牙縫裡擠出來,他不要臉面,她還要呢!

「呵,」夏侯銜不屑的一笑,繞過桌案走了出來,步步逼近皖月,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再臟,也不如你臟!」

「你!」皖月抬手指著夏侯銜的門面,微微發抖,「你、再、說、一、遍!」

「再說十遍也是如此,」夏侯銜好以整暇的看著氣的不清的皖月,「再臟,也不如你臟!」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