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成交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7:19
A+ A- 關燈 聽書

第528章成交

皖月怒火中燒,連帶著臉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胸口止不住的劇烈起伏,她惡狠狠的看著夏侯銜。

「你,很好。」

一字一頓,皖月吐出這幾個字。

那表情像是要生吞活剝了夏侯銜一般,她腳步不由自主的向他近了一步。

夏侯銜已經準備好出招,然而就在他以為皖月要衝上來撕打之時,皖月突然轉身走了。

院里正在跟夏侯銜對峙的南楚士兵,看見公主轉身離開,不再跟端王爺糾纏,他們也就將刀插入刀鞘,跟著皖月走了。

夏侯銜冷哼一聲,沒事找事的女人真是敗興,本來因為得了慕離而欣喜的心情,被皖月的到來,拉低了好幾分。

不過,這女人倒是有了些自知之明,知道打不過他,不再像之前那般不知好歹。

「若她下次再來,你們攔不住,就不必在王府當值了。」夏侯銜走到院中,對跪在地上的幾個侍衛厲聲道。

「屬下遵命。」侍衛們心驚膽戰的應道,看得出王爺生氣了。

可他們實在是冤枉,之前王爺也沒說不讓王妃進,王妃身份又高,與王爺是夫妻,旁人來了他們一定攔,可王妃要進,他們一時鬧不準才將人放了進其餘,誰知道竟是這般結果。

眾侍衛暗下決心,下次,無論如何也要將王妃攔住了。

皖月沉著臉,面無表情的回到自己院子里,進了屋子還未轉身,便開口道,「你們在外面候著,沒有本宮的命令,誰都不許進來!」

似雲和畫兒知道公主生氣了,一句話都不敢多說,只道了聲,「是」便將門關上,候在門外。

兩個丫鬟在門外互相看著對方一聲沒敢出,今兒王爺太過分了,主子雖然說的話不好聽,可話還是有道理的。

誰知王爺竟拿一個妓子和主子比,尤其還如此貶低主子,她們都覺得過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怪主子生氣,她們聽了都替主子不忿。

兩人嘆了口氣,守在門外心裡想著,主子在屋裡,一定很難過吧。

屋裡的皖月一點都不難過,她現在滿心全是怒火,該死的夏侯銜,竟然拿她跟一個妓子相比,真真氣死她了。

這次,皖月沒有摔東西,而是壓了壓心頭的怒意,坐在桌案后,執筆寫起書信來。

很快,信便寫完,皖月將裝進信封里的書信塞進袖口,開門出去了。

門外的似雲和畫兒見門開了,連忙蹲身行禮,皖月沉著臉徑自走過二人,一句話都沒說。

似雲和畫兒留在院子沒敢跟過去,往日主子就不讓跟,更何況今日了,她們還是乖乖守在院中吧。

皖月輕車熟路的去往廢棄小院,順著洞口鑽了出去。

穿過小巷走上正街,皖月漫無目的的去找能幫忙送信的人,她思緒有些亂,正走著突然被一個孩子撞了個滿懷。

「對不起、對不起。」小六兒連忙道歉,他接了個急活,趕時間沒看到人。

低頭看著對面人的衣擺,那是上好的料子,小六兒心裡叫苦不已,可別碰上個不好相與的主兒,他可賠不起啊。

「是你?」皖月沒想到,又碰上了這個孩子,上次就是他幫忙給送的信。

小六兒記性相當好,一聽是熟悉的聲音,連忙抬起頭來一看,「您…您是之前讓我送信的夫人?」

這次皖月氣急,有些疏漏沒戴幕籬,上次小六兒不知如何稱呼她,現在看了她的裝扮,自然知曉讓他送信的是位夫人。

皖月點點頭,將袖口裡的信掏出來,遞過去板著臉道,「正好,這次還由你送。」

說罷,又給了他一錠銀子,比上回的還要多。

小六兒以為這位夫人是因為自己撞到她而不高興,沒想到又派了活計給他。

趕緊點頭,小六兒將信和錢接過來,「您放心,小的一定送到。」

皖月點頭,轉身走了。

她現在滿心的怒火和仇恨,其餘根本顧不得思考,整個人身上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氣場,面無表情的原路返回。

小六兒撓了撓頭,接著又跑了起來。

他得先將之前的活幹完,然後去趟寧王府。

乖乖,今天果然是個好日子,又賺了一大筆。

皖月回到府里,將身上的雜草塵土拍乾淨,出小院回自己的院子。

信已送出,若想成事,就看夏侯禹如何做了。

皖月相信,他一定有法子。

小六兒將手裡的活跑完,照舊去俞記典當行換了身行頭,一路跑去寧王府。

寧王府的門房自打上次見到懂禮貌的小六兒后,對他印象頗深,沒想到時隔幾日,今兒又見了這個小童。

門房打開門見是他,便樂呵呵的道,「又來送信的吧?」

小六兒抱拳拱手,臉上也全是笑模樣,「勞煩大哥進去通稟一聲,我家主子今兒又有急事。」

「成,進來吧,去上次那個偏廳等著。」門房將小六兒讓進來。

小六兒先去偏廳候著,不一會兒引泉前來取信。

「王爺賞你的。」引泉扔給小六兒一錠賞銀,上次就是這個小童送來端王妃的信兒,這次肯定又是一樣。

「謝王爺賞。」小六兒連忙行禮。

「起來吧,給他帶出去。」後面這話是對門房說的。

說完,引泉拿著信走了。

「王爺。」引泉回到屋內將信遞給夏侯禹,之後便站在一旁。

夏侯禹展開信便笑了,一張紙上只有兩個大字,他挑了挑眉,心情頗好的將火摺子掏出,點燃信的一角。

看著紙張緩緩燃燒殆盡,隨之一起消失的是『成交』這娟秀又帶了些許怒意的二字。

本以為要廢些周折皖月才會從了他,畢竟京中皇子眾多,能找的可不僅僅是他一個。

可沒想到不過五日,她便想通了。

夏侯禹有些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令她如此快的做出決定呢?

「去將王妃找來。」夏侯禹將還在燃燒的紙張扔進火盆,拍了拍手。

「啊?」引泉以為自己聽錯了,「王妃?」

「對啊,」夏侯禹抬起頭來,笑眯眯的看著他,「本王的王妃。」

引泉生生打了個寒戰,連忙低下頭去,「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