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兄弟大戰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6:42
A+ A- 關燈 聽書

周三早上,安然正在辦公室里跟郝正核對各科室需求物資數量清單。

一個女員工快步從外面跑了進來,「號外號外,大號外。」

辦公室里的人都將目光落到了女員工的身上。

女員工雙手合十,各種春心無限的道:「咱們帝豪集團的二少爺,打從今兒起,在公司就職了,聽說,就在咱們樓上。」

安然心裡一緊。

一旁,郝正似是開玩笑的道:「樓上可是下屬子公司的領導人們在總公司的辦公室,這位也是高起點,有帝豪集團做靠山不說,還是個海歸,我們這種人吶,望塵莫及。」

安然點頭一笑:「沒錯,既然望塵莫及,我們不望就是了,師傅,差不多了,剩下的,咱們邊走邊核吧。」

「也行,在這裡聽八卦,容易堵心。」

安然笑了起來,兩人背著包,一起離開了公司。

上了公車,安然坐在了雙人座靠窗的位置。

她側頭看向窗外,心裡似是平靜,又似是不平靜。

喬御仁……終究還是決定來趟這灘渾水。

她想不明白,她這樣一個坐過牢的女人,到底還有什麼值得他迷戀的,值得他,跟他哥哥撕破臉。

而此刻,總裁辦公室,喬御琛將手機掛斷扔到一旁。

對面譚正楠有幾分緊張:「BOSS,真的是老爺子的命令嗎?」

喬御琛沉聲:「把喬御仁給我叫上來。」

「好的,」譚正楠立刻出去,他看的出來,喬御琛動怒了。

很快,喬御仁一身西裝革履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哥,」喬御仁恭敬的看向他。

「你還敢叫我哥,你膽子當真不小,你是真的不想要你媽活了,是嗎?」

「哥,爺爺應該已經告訴你了,我跟爺爺簽署了放棄爭取帝豪集團家產的協議書,作為能夠在帝豪集團入職的條件,我永遠都不會是你的威脅,也希望,你不要再管我了。」

「不管你,由著你來騷擾安然?」他冷笑一聲,翹起二郎腿:「喬御仁,我不妨告訴你好了,安然,現在你碰不得。」

喬御仁凝眉:「安然不愛你,你也不愛她,她是個好女孩兒,你已經害過她一次了,求你了,別再折磨她了,哥,我能給她幸福。」

「呵,你就確定她還愛你?」

喬御琛站起身,繞過桌子走到喬御仁的面前。

兄弟倆,身形相當,身高相當。

兩人對視,眼神中似是能迸發出火光。

喬御仁笑:「她愛我,我確信。」

「真是好大的口氣。」

「這世上,沒人比我更了解她,曾經……」

「閉嘴,少跟我提什麼曾經,誰年少時沒有談過一兩次戀愛?什麼初戀難忘,都是廢話,如果真的難忘,就不會分手了。」

「當年我們為什麼會分開,你心知肚明,如果當時你沒有把我逼的那麼緊,我會帶她一起離開,我答應過她,要帶她逃出安家的牢籠,可是……都是因為你……」

「你確定,當年你沒能帶她離開,不是因為你懦弱?」

「我媽和然然同時陷入危機,然然在監獄里,起碼不會死,可是我媽……會被你整死,我不能冒險。」

喬御琛冷冷的扯起嘴角:「既然當初放棄了,現在就不該回來招惹。」

喬御仁呼口氣閉目,隨即再睜開眼看向他。

「這一次,不管是任何人說什麼,我都絕對不會再放棄她,我不會再讓她一個人了,我不會……」

「她已經跟我結婚了,」喬御琛打斷他的話。

看到喬御仁的臉色,他得意的翹起嘴角:「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你,這輩子都別想再得到她了。」

「不可能……不可能……」喬御仁搖頭。

「你不是想要留在公司工作嗎?好,你留下吧,我倒要看看,在我眼皮子底下,你到底打算翻出怎樣的風雨。」

他說著往前一步,唇在他耳畔道:「你敢跟我打賭嗎,你最終,還是會拋棄她,因為你,一定會娶雷雅音。」

他說完,從喬御仁身側離開,重新回到了辦公桌前,坐下,翹起二郎腿。

喬御仁握拳:「不管……不管然然變成什麼樣子,成為了誰的妻子,我都不在意,只要她能回到我身邊,我願意放棄全世界,去等她,哥,這一點,你永遠都做不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小三兒的兒子,倒是懂愛情。」

「因為爸更愛我媽,看的多了,就一定比你懂。」

喬御琛雙眸中瞬間被憤怒點燃,抓起桌上的筆記本,毫不留情的擲到了喬御仁的身上:「滾。」

筆記本從喬御仁頭上應聲掉落在了地上,竟然沒有碎。

喬御仁捂著自己的頭,扯開嘴角:「哥,你有本事,就千萬不要對安然動情,否則……你會比我更痛,更悔,更恨自己千倍萬倍。」

他說完,將地上的筆記本撿起,放到了桌上,轉身離開。

喬御琛呼口氣。

他伸手支著額頭,喬御仁最後的話在他腦海中,不停的回蕩。

每回蕩一次,都剜心一次。

安然跟郝正一起從批發市場有說有笑的回來。

一進辦公室,裡面的氣氛有些凝重。

郝正在她耳側道:「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對勁。」

安然點頭:「同感。」

她話音才落,有人道:「安然,總裁辦有請。」

郝正看向她:「我去。」

安然努了努嘴,撓眉心:「果然是不對勁,我可能是又做錯什麼了?」

「怎麼可能,你別胡思亂想了,快先上去看看再說吧。」

安然笑:「那接下來的事情只能交給你了,師傅。」

「行,你快去吧,沒多點兒事兒,我一個人就能忙完。」

她轉身出了辦公室上樓。

來到28層,她深吸口氣,跟譚正楠打了聲招呼后,敲門進了喬御琛的辦公室。

「喬總,你找我。」

她說著,將辦公室的門關上。

見他臉上帶著幾分戾氣。

她凝眉,「又怎麼了?」

「喬御仁來公司上班了,在帝豪旗下的風險投資公司做總經理。」

安然就猜她被叫上來應該是跟這件事兒有關。

她點頭:「是嗎?那……你是要讓我說一聲恭喜,還是給點兒別的反應?」

「我要你一個態度。」

安然側頭,表情不是很好的努嘴:「好,你說吧,要什麼態度。」

「你告訴我,你還愛那個小子嗎?」

安然聳肩,攤手。

「你這是什麼表情?難不成,你真的還愛他?」

她淡定:「我只能告訴你,我不恨他了,至於不恨的理由,想必你也清楚,因為我終於知道,他當年為什麼背叛我。」

「呵,你還真是會打官腔,不恨與愛之間的距離,遠嗎?」

「我跟他沒可能了,」她轉移他的問題,「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邊了,這樣的態度,你滿意了嗎?」

「不滿意。」

安然無語,「喬御琛,你不覺得自己這樣挺無聊的嗎?我跟傅先生來往,你說我勾引傅先生,現在御仁來公司上班,你又覺得我跟喬御仁會有什麼,你老實說,你把我看的這麼嚴,可別是愛上我了吧。」

「我瘋了嗎?愛一個恨我的人?」

喬御琛想也不想,直接就反駁。

這反應,是連安然都沒有想到的。

因為有些激烈。

「不愛我,你就別總管我。」

「我是要警告你,不要給我戴綠帽子。」

她不屑一笑:「全世界,除了你跟我,你那個心愛的女人和知秋,還有誰知道我跟你結婚了?只要你別再這樣無聊的把我從樓下叫上來,即便我跟別人在一起,也沒人會把我跟你扯上關係。」

「看起來,我們的關係沒有公布,你很高興。」

「我有什麼需要傷心的理由嗎?」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喬總,大中午的,你要把這麼坦蕩蕩的員工關在屋裡拷問多久,我餓了。」

喬御琛看了一眼時間,快十二點了。

他起身:「走吧,去吃飯。」

「你跟我?」

她很快速的搖了搖頭:「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怎麼,跟我吃飯就是玩笑?」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就真的不怕公司里的員工說我們的閑話?你不是最討厭別人托關係的嗎?」她說著很堅定的搖頭:「我不要跟你一起吃午飯,喬總如果沒有什麼要訓示的,那我先這樣,我下樓去了。」

她轉身要走,喬御琛勾唇:「今天晚上,回家吃飯。」

她看了他一眼,覺得他的表情有問題。

「知道了,」她也沒說別的什麼,拉開門就離開了。

下了樓,她掏出手機給郝正打電話。

「師傅,弄完了嗎?」

「對,你呢?你那邊結束了嗎?」

郝正的聲音有些不對勁。

「對呀,我這邊也沒事兒了,我不回辦公室了,去吃飯吧,我請客。」

「我覺得……你可能得先回辦公室一趟。」

「現在?」

「對。」

安然也沒有多說什麼,掛了電話就進了電梯。

回到九樓,她老遠就看到一大堆人圍在行政一部的門口往裡看。

她走過去,有人看到她,立刻嘀咕道:「來了來了。」

眾人回頭,見是她,連忙給她讓開了地方。

安然往辦公室裡面看去,正好看到站在她辦公桌邊的喬御仁。

見到她,他露出了陽光板的笑容,搖晃了一下手中的飯盒:「我來找你一起吃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